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城門打開了。

士兵們怔怔地看著眼前這一幕,歡呼著沖了進去。

雄文剛最是開心,但開心過後他就想起了老朋友的情況。

他一把衝過去抓住阿成:「告訴我,快告訴我,榮生怎麼樣了?」

「老爺……?老爺!老爺!」阿成反應了過來,他急忙看向炮台那邊。

雄文剛明白了過來。

分兵之中,阿成被排去了城門,而李榮生則去了炮台。

原本,偷襲炮台是風險最小的事情。反而是爭奪城門最為兇險。所以阿成得到命令以後,不疑有他,立刻出發去了。

但西班牙人的愚蠢救了阿成一名。

城門這邊人手本來就緊張,被抽調去救迪亞戈以後更是緊張。

這個時候阿成偷襲,一舉得手。

但同樣的,西班牙的兵力都被集中到了炮台里。

這個時候,李榮生會是怎樣的結局……不言而喻。

「啊!」阿成急了,發狂地狂奔沖向炮台。

雄文剛心中填滿了擔憂,但士兵們都看著他,他只好收著滿腹的憂慮,帶著士兵們沈著臉沖向炮台。

全軍衝去,但距離剛剛分兵已經過去了一刻鐘。

一秒這就足以讓一人被殺死無法救火,戰爭爆發,每一刻都有上百的傷亡新增。更何況對於李榮生而言,他只有十人的隊伍。而他的對手,足足數百名西班牙士兵。

同樣,從聖地亞哥堡門口到炮台一樣要一刻鐘。

舊黨雄文剛與阿成狂奔向城堡炮台的時候,炮台這裡,也已經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

城堡門口的打開讓迪亞戈失去了全部的精神。

他看著眼前衝出來沾染著惡臭味道的中國軍隊,臉色格外蒼白:「中國人……我想知道,你們是怎麼進來的?沒錯,聖地亞哥堡已經屬於你們。我們失敗了,這群愚蠢的傢伙放棄了城門的抵禦……」

這時,阿方索卻不再忍受迪亞戈的推卸責任:「難道不是尊貴的總督大人下達了死命令,無論如何必須保護您的安全?哈哈哈,尊貴的總督大人,你一定想不到隨後的失敗竟然是因為你的膽小怕死!」

「才不是!你這是污衊!污衊!」迪亞戈憤怒地反駁。

「那告訴我,為什麼,聖地亞哥堡會失守?」

「夠了!」李榮生不耐煩地看著眼前的場景,心中冷笑。

這些西班牙人真是擅長內訌,一點團結都沒有。都什麼時候了,火燒眉頭的關鍵時候,他們竟然還忙著內訌,忙著互相爭鬥。

這樣的團結程度,真是讓人忍不住恥笑。

轉而,李榮生的心中就升起了無限的自豪。

中國人終於不再是那個屈辱不堪的民族了。

中華兒女通過自己的雙手,通過自己的反抗,成功地將這些昔日倨傲無比,高高在上的洋人大老爺踩在了腳底下。

現在,他們都已經失去了驕傲的資本。

聖地亞哥堡的失落宣告了西班牙人在菲律賓殖民的終結。毫無疑問,這裡未來將是中國人的天下。

而這一切,從來都不是依靠百人老爺的憐憫賜予的,而是依靠著他們這些反抗者不惜鮮血,奮鬥搏殺來的。

想到這裡,李榮生甩了甩身上的污物,丟到了迪亞戈的身上,讓迪亞戈一陣臭的嘔吐。

「想知道我是怎麼來的嗎?那你去嘗一嘗我丟到你身上的是什麼就知道了。哈哈哈!迪亞戈,想不到吧。曾經被西班牙人踩在腳底是,被當作一群綿陽可以隨便收割的中國人有一天,會擊敗你們,殺死你們,為祖輩復仇!」

「你們果然沒有忘……」

「才過了九年,區區九年啊,怎麼會忘?」

「……」

「不用想了,不用等了。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是在想那些土著?不不不,聖地亞哥堡已經攻佔。當你的人頭被懸掛在城堡前的時候,所有西班牙人的戰鬥意志都會挖掘。至於那些土著……?哈哈哈,沒了洋人,他們就是一團散沙。有你們在,我還會畏懼一下你們的炮火、火槍。可現在,那些土著有什麼?神兵利器嗎?哈哈哈,你很清楚。這些都擋不住火槍一槍,更擋不住火炮一炮!」

「你們……不能殺我,不能殺我!」

「當你們西班牙人在九年前屠戮我族人,在五十年前屠戮我族人,在今天更是想要屠戮我們中國人的時候,就要有覺悟。殺你,毫無問題!」

「不!我是西班牙總督,我是驕傲的西班牙帝國的貴族,我願意給贖金,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不能殺我!」迪亞戈有些瘋狂了,他腳一滑,跌倒在地,倒在了一門巨大的火炮身邊。那時被剛剛挪過來將炮口對準城內士兵的巨型火炮。

只可惜,火炮顯然太燙,迪亞戈碰了一下,猛地起了一個巨大的水泡,又急忙躲開,彷彿像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場景一樣。

「不用掙扎了。過去的罪惡,必定需要你們西班牙人血債血償!」李榮生冷著臉說。

他雖然只有九名士兵,卻成功地將炮兵營卸了武裝。因為有迪亞戈要挾,又配合城內大勢已去的背景,那些趕來的衛兵本來想大戰一場,卻很快就明白了他們的處境。

沒有人打算我為了這個腐朽的帝國殉國,他們都只想獲得一個稍稍好一些體面的結局。當看到迪亞戈毫無骨氣地求饒以後,所有人都不覺得自己還能骨氣一點戰鬥的勇氣。

迪亞戈猛烈地大口喘著粗氣,他左右看著,來回掃視著,試圖找到一點取得支持的底氣。

但是,顯然沒有人還對這位總督閣下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