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三章:北極熊的威脅

第六十三章:北極熊的威脅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京師、委拉斯凱茲一個人品味著孤獨。。

最近是很孤獨呢。

曾經人來人往,『門』庭若市的西班牙公使館一下子早到了冷遇。不僅是同為歐洲人的歐洲各國使節,就是曾經頻繁送禮的朝鮮使節也徹底消失,彷彿從未來過。

曾經三國同盟的核心,現在變成了人人嗤笑的笑柄。

甚至,前陣子還愁眉苦臉,『陰』雲凝聚的荷蘭公使米希爾也『露』出了如釋重負的表情。

同為失敗者,有的時候卻會莫名地強調自己不是倒數第一。原本,荷蘭人作為組織著,擁有台灣殖民地,故而投入極大,試圖打擊到中國人。而那一戰結束,荷蘭人損失了台灣的殖民地,更損失了香料群島無數個貿易特權,用不了幾年,荷蘭人就不得不在東亞的世界低頭,只能謹小慎微做些小生意。

但有了西班牙人這個例子就截然不同,完全不一樣了。

因為,西班牙人竟然丟了整個呂宋。

不管是計算整個台灣島與菲律賓的面積還是計算雙方已經開拓控制的殖民地領域,西班牙人的損失都遠遠超過菲律賓。

有了西班牙人墊底,荷蘭人的處境一下子便顯得容易接受起來。

只是,這樣的處境對於維拉斯凱子而言,又難免顯得過於苦澀。

這時一杯苦酒,委拉斯凱茲卻只能肚子品嘗,一人承受,將全部的重壓一肩扛住。

「西班牙人還沒有輸。也許我們只是暫時丟棄了菲律賓,但上帝可以見證,這一切僅僅只是暫時的事情。我們還有非常非常多的機會,我們有充沛的時間可以彌補這一切。日不落的西班牙不是中國人可以比擬的……陛下,請相信我的忠誠,相信西班牙可以……」就當委拉斯凱茲寫得正開心的時候,忽然間外面闖進來一人。

那是委拉斯凱茲的助手,一個『精』明貪婪又還算勤快的小貴族。

今天,助手一臉慌張:「公使閣下,來自歐洲國王陛下的信件。」

「國王陛下?是來給我們援助的嗎?還是說,往東方可以派出更多的資源?」委拉斯凱茲原本還有些緊張,擔憂自己主持的一場戰爭把呂宋丟掉的事情傳到了腓力四世的口中。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過來,這裡不是歐洲這裡是距離南歐遙遠的東方,相距著極其遙遠的距離。縱然是用最快的船隻,也常常需要耗時半年的時間才能夠從歐洲抵達到亞洲。這還不算上有可能出現的海南,一旦中間有所耽擱,一來一回消息的煙霧就能長達一年。

「不……首都附近發生了瘟疫,已經死亡十萬人了,鄉下的村莊成片成片地變成無人區。就是王宮區域現在也恐慌得不得安寧。」助手嘆氣地說。

「又是瘟疫……該死,這時魔鬼對西班牙的詛咒嗎?瘟疫,瘟疫,已經不知道聽了多少次他的威名。每隔幾年就席捲歐洲,特別是西班牙,啊,偉大的西班牙。多災多難的西班牙……一個剛剛遭遇失敗的西班牙。托尼,我的助手,我真不希望這是一個真實的消息。」委拉斯凱茲沉聲說。

「同樣,公使閣下,我也不希望。」托尼鞠躬欠身。

「還有什麼事情,一併說完吧。也許我剛剛情緒的確有些『波』動,但這不能成為我們耽誤國家公務的理由。」委拉斯凱茲恢復了理智,冷靜了下來。

「國王陛下對中國人非常歡迎……他們成了整個歐洲最為神奇的存在……」托尼輕聲說:「他們治癒了超過五百六十人,西班牙貴族將他們當作天使。我猜測,公使閣下應該開始向國王陛下致信了。但無論如何,您在這個時候的信件,都必須考慮中國人在歐洲的影響力。不要忘記,中國人雖然距離歐洲很遠,但一樣在歐洲各個主要大國的首都設立了公使館。」托尼誠摯地說。

委拉斯凱茲擰著眉頭,陷入了沉思。

這是一個無論如何都必須考慮的問題。

他萬萬沒想到,中國人竟然會好像有了木筏一樣,將困擾了西方數百年的瘟疫解決。當然,托尼不知道的是,這只是救活的人數,中國人不是神仙,同樣也有許多人無論如何搶救都無法救活。

但在這個還沒有醫鬧,同樣又背景雄厚的世界裡。沒有人質疑中國人的神奇成果,至少,如果還想讓西班牙不至於陷入猛烈的衰退,但凡有一些理智的人都會格外重視珍惜與中國的關係。

這個時候,委拉斯凱茲想要復仇是絕對不會被通過的。

「難道,這優勢那個中國皇帝還沒有開始就猜測預言到的事情嗎?這裡距離歐洲,至少需要半年的時光。哪怕是最快的馬匹,想要跨越整個大陸,也無法在極端的時間裡將信件穿越過去……」委拉斯凱茲忍不住抱怨了起來。

在這件事上,他的確忍受了有些眾多的不甘。

「也許,還有另一個理由。公使閣下……」托尼輕聲說:「中國人比我們想像的更加強大。醫學,並非他們針對我們進行的手段。但他們手中可以打出去的牌太多,只是隨便打了一張小牌,我們就接不住了。」

「難道……我們就沒有其他辦法遏制這個龐然大物了嗎?」委拉斯凱茲問出了這個貫穿著未來歐洲數百年的疑問。

他騰地站起了身子,掙扎著走到了一副世界地圖面前。那是中國繪製的世界地圖,全然以中國為中心,每一片領土都照耀在大明的光芒之下,與其說這是一種可以讓人不被『迷』失的地圖,不如說是宣揚著中國強大的宣傳畫。

畢竟,沒有人能夠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