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五章:重回軍旅

第六十五章:重回軍旅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朱慈烺耽誤了一天的時間回到了宮裡,那是因為逐鹿運動會的開場耽誤了一下。運動會這樣一個新鮮的產物引起了各方視線的追逐,一來是娛樂運動的缺乏讓百姓們天然就有基礎,二來,也是因為逐鹿這一個辭彙透露著昂揚向上的氣質。

「現在的蹴鞠可是比起過往越發有趣了,一個球踢進去,全場那熱鬧的勁兒,可真是讓人感覺魂兒都要被勾去一樣。」皇后在回宮的車架上,叨叨絮絮地與朱慈烺說著。

朱慈烺也挺享受這樣的氣氛,笑道:「可不是,不過呀,要說這一回參會的健兒也真是精氣神一流呢。人人爭先,那股子利落向上的勁兒,看著就讓人喜歡。」

「陛下,這再說著呀,是不是就要到這國民精神、民族氣質之上啦?」皇后撇著嘴,嬌俏可愛,雖已成人婦,但帝後之間關係挺好。拌嘴的俏皮話從未少過,倒是讓這深宮裡頭,比往些年多了好幾倍的歡聲笑語呢。

朱慈烺大笑:「不管怎麼說呀,這些可都是大好事。」

「是,是,大好事。一會兒回宮了呀,可又不知道有多少急事了。」皇后又說著,馬車停了下來。

兩人扶著手下了車,內宮到了。

一旁走來一個小文書,赫然便是張張,他捧著一個小硬紙板書冊,輕輕地遞了過來。

這是朱慈烺今日的行程。

時間排的滿滿當當,朱慈烺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搖頭:「刪改些吧,罷了,我親自來。」

朱慈烺有個壞習慣,會自行刪改行程。張張低著頭,有點緊張,還以為是自己做壞了事,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要是他刪改的行程,還不知道外頭怎麼說呢。

又忙碌了些許,朱慈烺摸了摸有些硬扎的胡茬,自嘲了一聲:才二十齣頭的年歲,再嘆氣,朕可就要變成小老頭了。

朱慈烺已經不需要刻意留胡茬了。

從前,是擔心有人覺得嘴上沒毛辦事不牢。但現在的朱慈烺早已脫離了辦事的層面,都是她吩咐別人辦事的。

朱慈烺把下午的時間留了下來,他想多陪陪皇后。

原因無他,皇后有喜了。這是個好事,但宮內宮外卻有些不自在的流言蜚語傳了出去。

「皇后好妒……」

若非妒忌,怎會陛下登基數年,卻後宮依舊只有一人呢?

朱慈烺當然沒有問題,那顯然只有皇后有問題了。

秉持著後世思維的朱慈烺真是沒有感覺一夫一妻有什麼問題,但這年頭的閑人太多,閑話也太多,落到朱慈烺久久不納妾的問題上,很有些讓人煩惱。

朱慈烺明白這些苦楚,卻一時間沒想好如何處置,只是簡單打發了幾人懲戒了那些好事者,隨後就用行動表明態度。

推卻行程陪伴髮妻便成了一個不錯的理由。

……

李岩回國了,他最近顯得有些不是很開心。

整個人都顯得意志消沉,一直到下了港口,整個人站在碼頭上都是精神恍惚的模樣。

這裡是上海港,最近大明新興的港口。

伴隨著往來於朝鮮、日本、台灣、南洋各地的船隻不斷增多,東南各個港口都得以興盛。尤其上海港這裡興建諸多工坊,大名鼎鼎的松江布作為扛鼎品牌後,上海縣湧起了無數工坊。這些,都讓上海港聚集了大量的人氣。

這會兒的外灘上更是林立起了帶著日本、朝鮮、琉球以及歐式風格的各類建築。黃浦江這兒顯然還沒有成為旅遊景點,而是一個熱鬧喧囂的港口。

手中捏著一封辭退書,李岩懷揣著全部的存款,一陣苦笑。

曾經大名鼎鼎的李岩將軍又一次感受人生的起落了。

遠征公司位於日本的分部換了人,新上任的是新一代勛貴陳永福之孫,陳逸飛。可不巧,陳永福當年守開封的時候,李岩與他結仇不少。

原本,這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兒也沒人計較。

但陳逸飛卻對此記得很清楚,一紙文書,幹得正順利的李岩便驟然失業。

深呼吸一口氣,李岩尋了一間客棧,暫時住了下來。

雖然職司沒了,但李岩的故友都在。只是,他們幫忙打探消息,安置下生活都可以。想讓李岩重新找一份與之前相當的工作可是難了。

希望公司身份特殊,遠征公司不要的人,他們去收下,自然是有些不當。

為此,李岩也沒自討沒趣。

他到了一家名作雲生客棧的地方要了間上房隨後去了上海縣郵局。

手持著身份牌,李岩領到了一份包裹。

裡面,是遠在河南的老母親寫過來的書信。

河南老家一切安好,李岩每月寄回去的銀錢也都按時收到,話里話外,都是追問著李岩何時能夠娶妻。

李岩本是有親的,只是一場戰敗,一切煙消雲散。

原本的妻妾被遣散,有的被流放到了邊疆配給有功將士為妻妾,有的被發回原籍。他們自然也是沒幾人有那等情義追著李岩一起過活。

後來李岩雖然成了遠征公司的中層管理幹部,算得上事業有成。

只是,天下何其之大,故人想要尋到,顯然是不成了。

至於李岩自己,一直忙碌著遠征公司的生意,竟是真的半分都空閑都無。

現在老母親的信讀罷,李岩不由感覺一陣苦澀。

「難不成,要回中原做個地主翁么?亦或者尋常開個場子,卻也罷了,了卻殘生。」李岩念叨著。

遠征公司的事業蒸蒸日上,只是忙起來所有人都是腳不沾地。但要是回了老家,靠著以往的繼續買幾十畝薄田,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