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九章:愛國洋人湯若望

第六十九章:愛國洋人湯若望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怎麼感覺最近的曆法是越來越不準了?」朱慈烺大早起了,去了宮中的講習所。這是經筵講習之處,朱慈烺一路打著招呼,隨口地說了起來。

翰林學士呂碩聞言,心中定了定神,回味了起來。皇帝陛下雖然喜歡開玩笑,但口風很緊,從來不會無的放矢。作為當初皇帝陛下的侍讀學士,呂碩對於這一點已經深有掌握,聞言,便道:「陛下,曆書施行數百載,可能有些久了。」

「噢,朕知道了。」朱慈烺隨口說著,繼續聽起了課。

不過,課末,朱慈烺卻點了名,要下一期主講天文。

……

呂碩聽聞之後,急匆匆回到了家,拿出請帖,讓老家人去京師大學堂請湯若望。

……

京師大學堂的宿舍里,湯若望正在與南懷仁感慨著最近的過往。

「第七次了,可惜,都錯過了。」京師大學堂里,剛剛結束了第七次辯論。

辯論的主題,赫然便是日食。

這一回,湯若望都大佔上風,可謂是在京師大學堂里迅速揚名,已然成了京師聞名的學者。

但是,湯若望的運氣卻是太差了。

南懷仁安慰地說著:「也許是上帝在考驗我們的意志。這個帝國,的確需要我們倍加用心。」

「正是因為中國是如此的重要,而中國又是如此的強大,我才焦慮。不能讓他們一天成為主的羔羊,我就擔心……終有一天,那個人會不再希望看到上帝。」湯若望隱隱之中有一種預感,這讓他格外焦慮。

「神父,也許是您太著急了。中國人有一句話,叫欲速則不達,也許我們應該遵循他們的意見。」

「希望參考你的意見,也能讓我們有用一些……」

說的第七次辯論,其實就是湯若望為了頒布崇禎曆書而做出的努力。

《崇禎曆書》包括46種,137卷,全書分節次六目和基本六目,前者是關於曆法的,後者是關於天文學理論、天文數學、天文儀器的。書中大量引進了哥白尼的《天體運行論》,明確引入了「地球」的概念,在計算方法上,介紹了球面和平面三角學,在坐標系方面介紹了黃道坐標系。

如此好書,卻並沒有編撰完成以後就立刻被頒行下去。

書,是在朱慈烺穿越之前就已經編寫好的,早在1634年,也就是十五年前就寫好了。

但明末黨爭劇烈,欽天監里的本土派抱守殘缺,始終頑抗,以至於一直沒有被正式採用。再加上大明末年,戰亂頻繁,不僅朝堂沒有心思在天文曆法之上,就是湯若望,也不得不多花精力幫助大明鑄造炮火。

好在,和平終於到來了。

六年前,和平降臨,時機終於成熟。

但是,和平的到來同樣也讓反對派更加強大。在中國國勢衰微的時候,不少人救亡圖存,虛心學習。但當中國人證明了自己的力量,以更加傲然的姿態面對外國人的時候。他們對西洋學識的態度又有了微妙的想法。

沒有人不希望自己更強,中國人更加如此。

這樣的惡劣環境之下,儘管崇禎曆法已經寫出來十多年了,卻是一年比一年都更加難熬,看不到正式頒布推行的機會。

直到一個轉機到來,才讓湯若望等人的處境得以好轉。

那便是京師大學堂里,皇帝陛下推動的中西文化交流。

當西方使節來到中國時,交流過後的中方學者態度大變,變得開始漸漸認可起了西方學術。伴隨著雙方交流的密度與深度不管擴大,湯若望再度推動起了此前一直未能做到的事情。

推行《崇禎曆書》。

很顯然,他盯上了大明欽天監的位置。

這一點,東西方一樣。只有接近皇帝,接近權力,才能讓你順利地在這個國度生活,甚至做一些事情。

傳教是個大事業,沒有足夠實權人物的支持,便只能是鏡中花,水中月,可望不可即。

故而,對於湯若望而言《崇禎曆書》有進無退。

為此,他開始頻繁在京師大學堂里邀戰欽天監學者、官員。

第七次了,這樣的戰鬥已經進行第七次了。

七次戰鬥,一次次讓湯若望的名聲在京師不斷擴大。

但是,他想要的最重要的成功卻始終沒有獲取。

這一點,他無可奈何地懷念徐光啟。

如果有徐光啟在,他便可以接通大明最高權力層,將他七次學術辯論勝利的消息傳出去。但現在,他卻哭鬧著,如何才能讓中國的皇帝陛下知道他的名字。

他已經在京師大學堂守了好幾個月,卻一次次錯過皇帝陛下的秘密到來。

而最近一次的學術辯論,更是因為皇帝陛下伸手宮廷傳言的苦惱,於是直接沒有在出宮玩樂散心的興緻。

「那我們……再舉行第八次?」南懷仁說。

「不能這樣簡單,如果只是意味地挑戰中國的學者,意義不大。更可能因此激怒他們……你應該明白,讓他們不認為你是朋友的時候,會多麼可怖。我們需要足夠的朋友……」湯若望說。

「那些使節……」南懷仁開了個頭,很快又明智地選擇了閉嘴。

「如果指望他們,將帶來更多的絕望。」湯若望迅速表達了態度:「別忘了,我們之前的遭遇。也許,他們的確可以聯絡到皇帝陛下。但這樣將影響我們的立場,不能被中國人信任,傳教的事業就必不可免地被抵制。」

南懷仁撇了撇嘴,他何曾不知道這些。

只是,哪裡是湯若望自己保持態度端正就能解決呢?

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