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七十章:臣請誅湯若望

第七十章:臣請誅湯若望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楊光先深呼吸了一口氣,開始了新的Щщш..lāx

他忍不住回想起了自己的過往。

楊光先早年受恩蔭為新安所千戶。崇禎十年,將千戶位讓與其弟,以布衣身份抬棺死劾大學士溫體仁和給事中陳啟新,被廷杖後流放遼西。

遼西很可怕,廷杖也很痛。

但廷杖的資本還是很雄厚的,等到溫體仁倒台,他就迅速回歸了京師。只是,遼西實在是太遠了,等他回來的時候,好位置已經被人佔了。

一氣之下,楊光先乾脆回鄉去了。

如此一來,等朱慈登基的時候,楊光先的廷杖資本已經越來越淡,沒有多少人認了。

楊光先見此,有點發懵。

他回鄉之後並沒有沉寂,聯絡士子,廣交朋友,溫養名,儼然江南才子。

只是,這世道的風氣變化得太快了。

今上不愛才子,愛腳踏實地幹活的老實人。

於是乎,楊光先回鄉所做的一切都白乾了。

見此,楊光先急了,費盡心力再度入京。這一回,任憑他怎麼騰挪,卻也只拿到了一個欽天監監副的職位。

欽天監監正紀利安病休不管事,楊光先轉正之事看起來十拿九穩。

只是,這個緊要關頭卻殺出來一個程咬金。

啊,也不能說是突然殺出來的。

近些年來,來華撈金的外國人是越來越多了。一開始,本著好客的心思,便是來幾個客人迎一迎也就罷了。

可現在,他們竟然搶起了自己的位置。

這就太可恨了。

陞官容易嗎?

本來新政之下,其他的官兒已經很難升了,現在連欽天監這樣一個無權無力只能裝神弄鬼的官兒也要來搶,真是欺人太甚!

這樣想著,楊光先更加憤怒了。

歷史上,楊光先回鄉之後並無官位,是靠著成了鰲拜黨羽這才擔任上了欽天監監正的位置,殺氣騰騰地沖向了湯若望等人。

事實上,楊光先的判斷並無差錯。

在兩任欽天監的任命之上,當朝都選擇了傳教士來擔任。一人是安多、一人是徐日升。別看他們起的名字很像中國人,卻都是不折不扣的外國友人。

只可惜,朝廷里並無多少人對這一點有介意。

畢竟,在大多數人看來,欽天監里實在沒有什麼可以值得他們關注的。

但楊光先不行啊。

他必須自保。

以他世襲軍戶軍官的身份以及學識,是既無能力也無學歷,拿到一個欽天監的官職真是不易,豈會輕易讓出?

更何況……

還有人支援了自己大把銀子呢!

想著那個奧援,楊光先忍不住感慨:「這些洋人也不是一無是處,至少有些洋人真是有錢得過分啊,真是太過分了……本來還想拿捏一番,沒想到我報的價格還是太低了……」

想到那三萬兩銀子,楊光先暫且平靜了下來。

為了保住官位,他已經開始上下活動了。

那些洋人再厲害,也不如他熟悉官場潛規則。自然,能打點活動的人也就少。

一想到那幾個大佬已經被自己送了銀子,楊光先就更加平靜了。

大明二八一年的九月十九日,他邁步走向欽天監衙門。

一到衙門,主簿就急吼吼過來。

如果是平日,楊光先說不定還會擺一擺官威,吼一聲何事驚慌。

但拿到了那三萬兩銀子以後,楊光先平靜了下來,罕見地露出了笑容:「黃主簿啊,今天怎麼驚慌失措的,什麼事讓你這麼急啊?」

「監副……實在不是我驚慌急切啊,皇命來此,我豈能慢一步?陛下召見欽天監有司,經筵講習所今日主將乃是湯若望,課題就是天學!」黃主簿臉上一副驚慌的模樣,見了楊光先驚呆慌亂的樣子,連忙低下頭,露出了一副笑容。

「看你平日人五人六的,今日見了真章,也要慌了吧?」

……

楊光先的確慌了,他沒想到被自己層層圍堵的湯若望竟然還是被推薦到了皇帝陛下的身前。而且,還是用這種格外鄭重的方式:經筵。

那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機會,能給皇帝陛下當老師,那是何等的榮耀?

換後世,那就是中央政研室的幹活,不……是給中央政研室當老師的幹活。這樣一層資歷出去,誰都要高看三眼。

「我這就去!」拿著令牌,楊光先急吼吼地去了。

現任欽天監監正早已病休,只是看在面子上,朝廷不忍在其生病的時候換人罷了。顯然,欽天監能出面的只有楊光先。

當然,楊光先也明白自己的水平,斷然是沒有真材實料干過對面的。他真要有這水平,何苦用那些見不得人的手段。

不過,這也並非就毫無還手之力。

至少,楊光先提拔起來的秋官正吳明就是有些真材實料的。

拉著吳明,楊光先到了經筵講習所。

站在楊光先對面的,赫然就是湯若望與南懷仁,此刻,他們正與陸仲玉談笑風生。

楊光先聽了,一陣陰沉。

因為,他們說的日食月食他雖然理解,卻都無法明白那些專業上的具體內容。見此,吳明只好低聲與他分說起來,將對方談的事情聽了明白。

他們竟然再說要預測下一次日食時間,甚至怎麼一個姿勢出現的都要預測出來。

荒唐!

當老天爺是你家二大爺不成?

就是二大爺,人家還能按照你的姿勢出場?

心中大罵起來,楊光先卻有些不祥的預感。

還未等他開腔,角落裡一個重重的咳嗽響起,隨後就是一聲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