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七十三章:預言

第七十三章:預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要知道,他們面對的並非無可匹敵的中**隊,而是一個柔弱的皇后罷了。

不同於歐洲那種王室之間互相聯姻的格局。中國皇帝竟然喜歡從普通人家裡娶皇后,就是趙詩瑤,也是成為皇后之後,兄弟叔伯都被榮養起來,接觸不到權利。

這就讓中國的皇后顯得十分孱弱,想起擁有龐大勢力的西班公主,委拉斯凱茲對此充滿信心。

就當委拉斯凱茲暢想著如何讓中國這個古老帝國被自己的手段控制時,他的助手匆匆趕來,傳來了一個糟糕的消息。

「公使閣下,您的第一步動作,欽天監監副楊光先有大麻煩了。」助手低聲地說著,竭力不讓自己引起委拉斯凱茲的注意力,說完就閃到了一邊去。

委拉斯凱茲的笑容果然停了下來。

這個時候的他,就好似一盆冰涼的水澆透了他的心底,讓他的野心一下子被熄滅。

楊光先是個相當重要的人物,更是他謀劃著動搖皇帝陛下後宮的第一步棋子。

但現在,這步棋遭遇到了大麻煩。

湯若望,這個來自西方的傳教士竟然開始為難起了同樣來自歐洲的同胞。哦不,也許湯若望並不知道楊光先的背後就是委拉斯凱茲。

撇去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委拉斯凱茲必須開始面對眼前糟糕的處境。

他意識到,這是中國皇帝的第一步反擊。

委拉斯凱茲神色鄭重了起來,無論如何,他都必須開始行動了。

這樣想著,委拉斯凱茲換了裝,在助手的安排之下,見到了楊光先。

見到委拉斯凱茲,楊光先先是激動了一下,但很快就有些抑鬱了。

「那些傳教士都被皇帝陛下嚴加看管了起來,現在誰也接近不了他們。」楊光先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

委拉斯凱茲雖然不是很懂,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那是他身邊吳明烜介紹後的功勞。

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

別人有沒有實力,委拉斯凱茲的確不知道,但他自己有沒有實力,卻是一清二楚。的那個人,他也試圖指望吳明烜能夠挑起大梁。但當吳明烜解釋了一下以後,委拉斯凱茲更加頭大了。

撇去那些亂七八糟讓人聽不懂的專業術語,楊光先很快就明白了過來。在天文這上頭,的確是這些洋人更厲害一下。

更重要的是,就算是中國人里那些頂尖厲害的,也都跑去了洋人那兒。

說到這兒,委拉斯凱茲也鬱悶了起來。

《崇禎曆書》嚴格來說並不是湯若望編纂的。這是徐光啟主持的大作,他湯若望跟著一幫子中國學者後頭幫忙編撰罷了。

而徐光啟便是中西方文化交流的關鍵人物,而今挑頭的陸仲玉等人都對徐光啟十分敬仰。

哪怕是陸仲玉突然之間民族情緒爆發,他們也不會選擇支持楊光先。

誰要楊光先一力反對《崇禎曆書》的推行呢?

「這麼說,宮廷之中,你的辯論完全輸掉了呀。」委拉斯凱茲擰起了眉頭。

這不是一個好的徵兆,皇帝陛下的態度實在讓人疑惑,也讓他不住地猜想了起來。

的確,很難想像有哪位皇帝會支持臣子動搖自己的權位。如果說這是一個昏君也就罷了,朱慈烺並沒有表現出這一點的跡象。哪怕有,也僅僅知識在對政務的懶惰之上,頗為讓人有些詬病。

當然,皇帝陛下對權力的穩固掌握是沒有人懷疑的。

樞密院這套體系的建立讓皇帝陛下對軍隊時鐘保持著強大有力的掌控,有了軍權的支撐,政務之上的改動無論如何都不會讓皇帝陛下失去權力。

更何況,皇帝陛下的懶惰反而讓他的地位出於一種超然的身份上。

這樣一來,做錯事的只是內閣,而不會是皇帝陛下。久而久之,皇帝陛下就透過這一套嚴密有效的制度掌握著龐大的權力。

在這樣完全並不愚蠢的判斷之下,朱慈烺會做出這種選擇就更加讓人驚訝了。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目前看來,的確對我們很不利。公使閣下,如果你的到來只是說這些沒有用又讓人苦惱的話,我想你可以考慮多喝點茶了。」楊光先生怕對方聽不懂中國人的含蓄,擺出了一副送客的表情。

委拉斯凱茲不為所動,光是楊光先接下來還要找他要錢他就一點都不慫這個貪婪的中國官員。

事實上,若非是因為楊光先是京師里少見還很貪婪又愚蠢的中國官員,他也不會找到這麼一個突破口,來打擊皇帝陛下的後宮安穩。

「不不不,天文學上的東西,我的確是很難幫你。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對你眼下的困境就真的毫無辦法。」委拉斯凱茲鎮靜了下來。

「什麼辦法?」

「你聽我這般說……」

……

位於紫禁城的深宮之中,朱慈烺背對著雙手,看著夜色。

古代的星空可真清澈啊,抬頭看過去,便可以看到真正的夜色。沒有光學污染,沒有霧霾,天空一片清澈,讓人毫無阻攔地可以看到天空之中璀璨的銀河。

再加上,朱慈烺前生的時候,或多或少還真有一些近視。帶著眼睛還想要觀察天文,基本上是沒有多大希望了。

但在這個時代里,健康的體魄與良好的視力讓朱慈烺每每仰望星空到時候,就忍不住有一些竊喜與喜悅。

當朱慈烺收回思緒,回到一團小火堆的時候,旁邊,魏雲山的表情忽明忽暗,靜靜地將烤好的羊肉串遞了過去。

就這樣,君臣兩人就這麼在燒烤架上聊了起來。

「那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