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七十四章:朕不慣她

第七十四章:朕不慣她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

「前不久,外臣收到國中主教一封書信。信中提及,天下諸國國王,都是上帝之子。於中國皇帝而言,自然便是天子。因此,敝國公主瑪麗亞聞之,心生愛慕,而今敝國國王亦是有意撮合此間姻緣。已成西班牙與中國之美事。」委拉斯凱茲惋惜地說著:「可惜,玩玩沒想到,而今竟有如此意外。此等消息傳回去以後,恐怕便要生出諸多意外了。」

這時,楊光先跟著補刀說。

「聽聞歐羅巴諸國,若是國王並無子嗣,王位亦是能夠傳於王女。那瑪麗亞公主而今就是西班牙國王腓力四世長女,乃是西班牙國王第一順位繼承人。若是陛下與那西班牙公主生下子女,即可繼承西班牙王國。不費吹灰之力便得萬里疆域啊!」楊光先說完,目光若有若無地瞥向湯若望,意思不言而喻。

瞧瞧,你們猜中了又如何?

壞了大明的正事,區區天文曆法又是如何?

李邦華聽完,果然是面目一變。

沒多久,倪元璐就遣人抬著一個巨大的世界地圖來了。

西班牙不愧是日不落帝國。

雖然地圖上呂宋的板塊已經悄然間變成了大明統御的紅色,但遠在大洋彼岸的每周領土依舊是讓人不住地垂涎。

那可是南北貫穿,比擬大明九州之土的領域啊。

更別提西班牙本身就是一大強國。

這樣的強國,不用戰爭,不用金錢,不菲一兵一卒,只要皇帝陛下多收個女子就能拿下……

試問,誰能不心動呢?

儘管這方式聽起來有些不靠譜,但只要一想到這麼龐大的領土,驚人的利益,無論是誰都剋制不住自己躍躍欲試的心。

「萬里疆域,橫跨天涯……這等大國強國,卻是如此輕易就能拿下么?」李邦華喃喃地說著,他有些不敢置信,卻又有些想要相信。

「李相國,這時的確是有的。」自從大明與西班牙三國打了一仗以後,朝中對於歐洲各國的情況就被迅速科普了一邊。李邦華了解的還不算確切,但拿到全面軍事情報的倪元璐可就清晰許多了。

尤其是在許多駐華公使的聊天之下,倪元璐對歐洲貴族的通婚情況了解頗為清楚。比如瑪麗亞特雷絲的母親就是法國國王亨利大帝和瑪麗·德·美第奇的女兒伊麗莎白·德·波旁。

腓力四世的姐姐安娜·奧地利是法國國王路易十三的妻子,路易十四的母親。

原定歷史上,瑪麗亞特雷絲因為有王位繼承權的關係,最終被當作一個重要砝碼用來緩和與法國的關係,又因為此前的姻親重新嫁到了法國去。

當然,現在西班牙還未完全疲倦。在見識了中國人強大的力量後,腓力四世將拜託與法國差距的希望落在了中國的身上。

而朱慈烺呢,也是對此有些聽聞。

因為,歐洲貴族各國是經常跨國通婚的,各國王室都有姻親關係。這不同於中國的那種政治聯姻,名大於實,很難說有什麼用。在歐洲,血緣關係是非常重要的紐帶,而且具有極強的現實意義。

在中國,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頗得不少人的認同。

但在歐洲,這幾乎就是一個神話。

階級的固化遠比人們想的更加殘酷。

故而,各國王室之間的通婚不僅是為了維繫關係,也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在政治上有更多的依靠與選擇。

在這樣的基礎之下,想要明白歐洲的歷史,就得去了解歐洲各國的聯姻。

比如英國的維多利亞女王在後世就被稱呼為歐洲的祖母。這當然並非空口白話,只要細細數一下他的子女就知道了。

長公主維多利亞嫁給了德意志第二帝國皇帝腓特烈三世,生了德皇威廉二世。

威爾士王子娶了丹麥公主亞利山德拉,子女包括聯合王國國王喬治五世,挪威國王哈康七世的王后摩德;艾麗斯公主嫁給了黑森大公路德維希四世;阿爾弗雷德王子薩克森-哥達-阿爾滕堡大公娶了俄羅斯女大公瑪麗亞·亞歷山大羅夫娜,這是沙皇亞歷山大二世的女兒,子女包括羅馬尼亞國王斐迪南一世德王后瑪麗;阿瑟王子是康諾特和斯特拉森公爵,娶了路易斯·瑪格列公主,這位是德皇威廉一世侄孫女,子女包括瑞典國王古斯塔夫六世的太子妃瑪格麗特。

貝翠絲公主嫁給了巴騰堡的海因里希·莫里茨王子,子女包括西班牙國王阿方索十三世的王后維多利亞尤金妮亞。

雖然看起來十分複雜燒腦,但只要明白歐洲各國之間複雜的姻親關係就能對歐洲歷史多一層了解。

同樣,因為女性同樣也有繼承權。故而,朱慈烺若是笑納瑪麗亞-特雷絲又剩下幾個兒女,自然就有了入主西班牙的權力。

到時候,哪怕是朱慈烺沒有這個想法,也會有數不盡的聰明人圍繞在幾個幌子皇女的身邊,試圖做出一番從龍之功。

還別說,這實際上已經成了大明的一個新風潮。

各級貴族都重新恢復了往昔的養門客之風。

因為,各級藩王、世襲貴族都已經將目光從國內一隅之地調到了邊疆之外的茫茫天涯。

別的不說,東南亞上不知道多少家殖民公司實際上就是各個藩王、公侯伯們的產業。分封制雖然沒有在國內興起,卻在國外蔓延開。

在皇帝陛下的新政策之下,藩王們紛紛將國內的封地該封到海外去。在國內,他們已經失去了政治、經濟上的特權。靠著種田那點利潤已經越來越難以維持盛世之時的各種開銷。與此同時,去海外冒險發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