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七十八章:太平洋東岸的中國海盜

第七十八章:太平洋東岸的中國海盜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報紙,報道了兩件事。

一件,是以菲律賓總督為代表的迪亞戈俘虜代表團要來京師了。當然,迪亞戈已經身死,這一回能送還的,也僅僅知識迪亞戈的骨灰。作為高級官員,他終究是被留了幾分體面在。

不過,迪亞戈雖然死了,菲律賓的國土卻依舊有極多的俘虜。參與了此前屠殺之事,以及有其餘虐害華人之事的西班牙人自然是判刑的判刑,放人的放人。

一部分被抓去礦山贖罪,可也有一部分要被遣返。更有一些雖然已經得以自由,僥倖沒有任何罪行得以在菲律賓繼續生活。但這裡已經不再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加此前西班牙人不得華人好感,也少有人選擇繼續留下來。

大多數的人這樣跟著大隊伍一同到了京師。

兩國結束戰爭以後,並未宣布斷絕外交關係。大明這會兒也不吝嗇表達自己的人道主義,這樣將他們帶到了京師,讓京師的西班牙駐華公使處置。

報紙,大篇幅報道的赫然便是西班牙俘虜入京的情況。

只不過,朱慈烺去了盛京,西班牙駐華公使委拉斯凱茲也去了盛京。京師里本來有兩千餘西班牙僑民讓西班牙公使館疲於奔命,這又來了這麼多俘虜,頓時讓裡面忍受不多的留守人員忙瘋了。

他們一面急忙讓委拉斯凱茲回來處理,另一面自然也是求援到了朝廷之。

消息傳出去以後,京師百姓自然是喜聞樂見。

這是見證大明強盛的時刻。

從胡里奧手接過報紙,委拉斯凱茲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他倒不是頭疼菲律賓西班牙戰俘到京師的問題。事實,這是早已無可挽回的事情,他並不放在心,胡里奧與瑪麗亞公主也早已知道。

他皺眉的是為何胡里奧突然發難。

早不發難,晚不發難,在這個萬事大好的關頭髮難,搞什麼?

忍住不耐煩,委拉斯凱茲嘆息道:「此事,是我們被荷蘭人還有英國人坑害了。荷蘭人唯恐在香料群島的利益無法獨佔,執意要進攻國人。也許你已經聽說過,我們在台灣島是有移民據點的。但因為菲律賓殖民地顧及不到,在一次補給船延期三個月才達到後,台灣島的移民據點不得不向荷蘭人尋求幫助,在荷蘭人的庇護之下這才渡過了艱難的三個月。」

「所以,西班牙人以向國人開戰作為回報?」胡里奧冷聲說。

「自然不能簡單地這麼說。」委拉斯凱茲輕咳一聲,說:「我們的確是被國人誤傷了。」

「但是菲律賓丟了,偉大的西班牙帝國還未遭受過這樣的巨大恥辱!台灣之地,不過是一群野蠻人生活的偏僻小道。而菲律賓卻是帝國位於東半球的僅存據點,他們在荷蘭人、葡萄牙人還有各國的威脅之下都沒有動搖過帝國對菲律賓的統治。現在,因為你的過錯,我們丟失了如此龐大的領土!」胡里奧大聲斥責。

「此事,我自然會向陛下報告。」委拉斯凱茲不耐煩了:「作為受害者,難道我還能代替迪亞戈總督再來一次戰爭,從國人手奪回菲律賓嗎?」

並沒有意想之的忍讓,對於菲律賓的丟失,委拉斯凱茲早已權衡許久了。

在地球另一面這樣遙遠的距離下,腓力四世的旨意傳回來時,很可能已經要到今年夏天了。而在此之前,他的地位並不會受到動搖。畢竟,無論是瑪麗亞還是胡里奧都需要一個知根知底的人來幫助完成瑪麗亞與國皇帝的聯姻。

至於開戰?

不可能的,見識了國人的強大,又有求於國人,怎麼可能開戰。

既然如此,委拉斯凱茲害怕什麼,畏懼什麼?

他是吃定了瑪麗亞與胡里奧不會對他怎麼樣。

果不其然,見委拉斯凱茲露出了強烈反感不耐煩的表情後,胡里奧微微沉默了稍許。

見對方氣勢落下一些,委拉斯凱茲見好收:「當然,我會儘快回京師安排他們回國的。只是,人數總要控制一些。駐華使館雖然銀錢還有些,卻也架不住胡亂用。主要的銀子都要落在公主殿下的事情。」

「委拉斯凱茲,你似乎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胡里奧忽然間插話了,只是顯得有些前後不搭。

委拉斯凱茲疑惑不解:「我有些聽不懂。」

「你全然將國的皇帝當作不存在一樣,從未考慮過這位皇帝陛下會對你有怎樣的觀感。又似乎忘記了西班牙在菲律賓慘痛的教訓,覺得他會任由你在京師隨意施展你的計謀一樣。」胡里奧平靜地說著。

「你想說什麼?想說國人不可戰勝,他們是無敵的,而我們是必須放棄,承認失敗的?」委拉斯凱茲有點焦躁起來。

「爭論,沒有意義。事實更加讓眼下我們的處境顯得格外殘酷。」說完,胡里奧又拿出了第二份報紙:「遠征公司宣布了對北美大陸的征途。他們從呂宋的西班牙俘虜之徵召了擁有橫渡太平洋經驗的船員,建立了一支足足二十艘大型船隻的艦隊。而且,不得不承認,他們我們擁有更多的優勢。日本已經是國人的勢力範圍,不用從最艱難的道路之出發,他們甚至能西班牙人的船隊更快地抵達北美。」

「橫渡太平洋,在陌生的海域路做這樣的事情,不得不承認。國人是一個很有勇氣的民族,但這樣足以讓胡里奧爵士對一名西班牙貴族發出無禮的質問嗎?我本以為胡里奧爵士環繞半個地球來到這裡已經對海域的風險有足夠的了解。但現在看來,您似乎顯得有些太過健忘了。」委拉斯凱茲輕哼一聲,全然不在乎胡里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