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十章:一言以立法

第八十章:一言以立法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時間到了大明二八二年三月的時候,位於盛京城外的婦幼保健院里,人來人往。

朱慈烺看著院內眾人忙忙碌碌,自己卻是一點勁頭都使不上去。

孔洛靈這會兒正從馬車上來,身邊的護士給他穿上醫生服,他見了旁邊的朱慈烺,也知識微微點頭,隨後就走進了院內。

朱慈烺也顧不得禮節,重重點頭回禮,隨後就見兩家的父母都過來了。

崇禎皇帝與周皇后本來就不常在宮中,生怕作為太上皇會耽誤了朱慈烺的政務。這一次朱慈烺出京,他們也樂得過來看看兒媳婦即將生下來的第二個孩子。

而另一邊呢,自然是有些局促的趙詩瑤父母,趙廣印以及趙楊氏了。

趙廣印白白胖胖,養的很好的模樣。這位國丈一直以來表現十分低調,只是幫忙操持著商業上的事情,靠著在海外貿易,不知道掙了多少家種植園。但國內政務卻從來不碰,深得朱慈烺讚賞。

當然,相應的。趙廣印也顯得有些陌生,這會兒見了朱慈烺,拘謹地行禮之後,便是緊張地看著房內。

他也知曉,這一回是皇帝陛下有心皇后,這才特地帶出來躲避京師內那些風言風語的傳言。

反倒是趙楊氏作為女流之輩不用考慮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情感純粹,只是純粹的擔心皇后生產不利。

「放輕鬆一些,這一回呢,是皇后第二次生產了。有了經驗,總比上一回要更加輕鬆。」周皇后是過來人,安慰著趙楊氏輕聲說。

崇禎皇帝則是拉著趙廣印,安慰起來「這一回呀,我可盼著能多來個小孫女兒。兒女雙全,那才是福分。」

趙廣印笑著:「是呀,女兒是貼心小棉襖。」

他也知道這是崇禎皇帝的另類安慰。不同於民間,老百姓要搞個七郎八虎,生越多越好的男丁。那是因為內卷化的農村沒有男丁,就沒辦法在農村爭奪更多的資源活下去。

但朱慈烺需要嗎?

顯然是不需要的。

自然,這一胎是男是女便是無足輕重了。

「母子平安,就一切都好。」朱慈烺這會兒,也插話了進來:「別的,我可就不求了。」

朱慈烺說完,心中也不禁想了想,自己是不是要拿點錢出來,到市場上放個話,讓人研究出來***。

只不過,天底下事情何其多,這種事,他實在沒什麼心思去跟進的。罷了,且等有空找個人出去放話吧。等等……要找誰,又得研究一下。

要不然,被人誤解了皇帝陛下要高限制生育,那對國策又有影響。他可是對計劃生育這種東西並無好感。

真正想要解決性別問題,說到底還是社會生產效率的問題,而不是那麼點簡單的人為的行政手段就能控制得了。

腦子裡亂七八糟地想著,屋內也是一陣騷動傳來。

若有若無的驚叫聲里,大家都有點揪心。

朱由檢看出了大家的揪心,喊人換了個地方,開始談起了一些閑話。

「皇帝,我打算出海了。這一回,不是偷偷摸摸,而是正是打算出海。」朱由檢說著,拿出了一張地圖。

趙廣印白白胖胖的大臉有點驚訝,也有點緊張,他分外提醒自己,可不能亂說話。

朱慈烺有些驚訝:「父皇,這是怎麼想著要出海了。是國內不自在么?有誰說酸話,父皇儘管指出來,看我回去不收拾那些無聊之輩。」

「也不是誰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而且,這事兒,說起來也是皇帝你的本事。」說著,朱由檢不緊不慢把自己的緣由起因說了起來。

原來,是宗藩改封的問題。

從前,宗室的封藩等於是一個大囚籠,將皇室子孫囚禁在各個封地之中,既是禍國也殃民。於國,他們耗費巨大的財政開支又讓數十百萬人不能正常地參與社會勞動。於民,宗室又借著特權,橫行無忌,目無王法,難以約束。

朱慈烺登基之後,便是著力做起了宗藩改革的事情。

這一番改革之下,成績竟然還不差。

在朱慈烺的強力推動之下,原本無所事事的宗藩有了一個新的去處。

那就是……改封制。

在國內,他們雖然有特權,可以魚肉鄉里,但在其他地方上,卻是不折不扣的囚徒,更是要時時刻刻擔心自己什麼時候富貴全無。沒錯,他們魚肉鄉里朝廷不管。可要是他們一不小心被誤會成要造反,那身家性命都未必保得住。

可現在,這個死結解開了。

改封制下,國內的宗室可以海外開拓了。

「周王,你記得的。現在在那個什麼,唉,就是呂宋西南邊的那個地方,建起了周國。雖然只有方圓百十里大,卻是個正兒八經的國家。還有,他也喊了幾家封王過去。大家開始陸陸續續朝著東南亞那地方搬過去了。海闊天空啊。」朱由檢羨慕地說著。

朱慈烺砸吧砸吧了下,良久才說:「東南亞倒真是個好去處。只要沒了瘧疾,治理了瘴氣。那就是個一年三熟的好地方,就是簡單開個種植園,也能一年攢起來上千石的糧食。加上呂宋平定,東南亞也進入了大明的勢力保護範圍。現在去東南亞,的確是最成熟的時機了。」

「看來,皇帝也支持我去東南亞了?」朱由檢笑著說。

「父皇要去,孩兒豈敢不孝拒絕。只是,總得容孩兒思量明白,想清楚如何給父皇安置妥當罷。那些各地藩王……罷了,孩兒不提他們。只是父皇要去哪裡,思量明白了么?」朱慈烺問說。

「自然是明白了。」說著,朱由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