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十三章:宣言

第八十三章:宣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如果陛下御駕親征,那這化整為零顯然就不成了。

皇帝陛下一旦出宮就是眾人焦點,定然會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力。加上有過盛京一次被羅剎人突襲的經歷,安保之嚴格,定然超越過往。

在這樣高規格的安保之下,進攻羅剎人的行動就很難輕便下來。

「朝中不能……再議一下嗎?」李定國說。

「這事……對我等來說,也算不得如何保密的事情。我便說了……」說著,寧威就把盛京之事的原委說了出來。

此前,朱慈烺對於進攻羅剎的理由,也只是說身在盛京,竟然被羅剎突襲,實在恥辱。

但朱慈烺如此憤怒到要御駕親征,顯然就是因為事涉皇后。

聽到朱慈烺寧願保大,在場眾人忍不住動容。

「陛下是個重情義的人。」紅娘子心中幽幽一嘆,定了定神,又說:「朝野之中,都是知曉陛下為人品性。這個關頭攔著陛下不去御駕親征,那反而是讓大家都不開心。也非是陛下不顧理智,但若是這等事情一直憋在心裡頭,誰知道往後陛下真的失控起來,會有更大的不理智?」

「都督說得是。」李定國應聲下來:「既然如此,依我來看,卻是更加不能集中兵力,必須華政為例了。」

「哦?」紅娘子知道李定國,這是軍中有名的智將,升遷得快,領悟東西也快。在陸軍學校進修的時間裡,甚至還兼職了陸軍學校的教授之職。兵法熟讀,若是開一科武進士,他亦是能幹脆利落取下武狀元。

所以,李定國說這番話,不會是為了與紅娘子硬鋼。顯然,這是真有緣由。

「以陛下的性情,不會是那等莽撞之徒。所以,末將覺得,這個時候,更應該化整為零。這一點,從陛下在盛京定下的戰略之初就可以預料了。」說著,李定國又重複起了朱慈烺那個封侯之言。

「在北疆、西疆那些中國未曾征服擴張的領域裡。朕宣布,凡事能在方圓百里的地方建立起一座棱形城堡,並且有一百戶居民生活,朕封男爵。世襲罔替。」

「能得方圓百里,千戶之地,朕封侯爵。世襲罔替……」

「能得方圓百里,萬戶之地,朕封公爵。世襲罔替……」

……

「這不僅是為了鞏固邊疆移民,更是代表著陛下的戰略思想。」李定國分析地說著:「北地遼闊,以至於在中原人口稠密之處的重兵集團作戰在這裡沒了用武之地。必須化整為零,以單個小隊逐步蠶食,溫布推進,輔助以源源不斷從後方進入的移民,吞掉這遼闊的新疆域。」

「如此一來,這不僅僅是一場戰爭,更是我大明開疆擴土的事業。軍隊的目的,更要落實於對任何敵對力量的清剿……只不過這樣一來,整個支持就要變得格外龐大了。」朱笛喃喃地說著。

「若是能佔得萬里疆域,縱然多花銷一些又如何。總好過往後每年要空耗數以千萬的軍費在這漫長邊疆之上。就如同十年前建奴一樣……有時候,進攻才是最好的防禦。只有進攻,才能讓敵人無暇侵略,疲於奔命。」李定國沉聲說道。

……

京師,甲字型大小國務會議廳里人滿為患。

這裡坐滿了整個帝國的精英核心之輩。

朱慈烺面無表情,坐在上首的位置之上。下首左右兩邊的李邦華與倪元璐對視一眼,輕咳一聲,隨後由李邦華宣布會議開場。

場上的聲音一下子沉悶了起來。

「在即將舉行的朝會之前,內閣班子,朝議擴大會議我們提前定好基調。有什麼問題,在這裡提出來。發揚集思廣益的精神,更避免無謂的內耗。在已經到來的強敵面前,我們每個人保持自信的信心之前,同樣必須保持足夠的團結,給與所有同僚互相足夠的支持。現在,就對俄羅斯宣戰問題,請表態。」李邦華說完,掃視全場。

「如何宣戰?戰爭方案可有確定,預備動用多少錢糧,戰爭預計的維持時間,我們的目的,我們的收益,我們要付出的代價,這些,李相都準備好了嗎?」黃道周說。

「對於現在的帝國而言,只有兩個選擇。戰,則必勝,無論怎樣的代價,無論多長的時間,獲取整個北方的領土。而不戰,自然不會有一切的問題。黃卿家,你只需要說出,戰,還是不戰即可。」朱慈烺的親自發言讓所有人心神凜然,皇帝陛下的堅決超出所有人的預料。

黃道周久久凝眉,一想到那份傳言,卻還是微微一嘆:「臣唯願陛下平安。此戰,微臣同意,只請陛下三思,莫要草率行動。」

「微臣同意。」

「臣附議。」

「臣附議。」

……

密密麻麻,滿場都是林立的單手。

「這一場戰爭,也許有的人已經聽說過市井流言了。諸位都是真的心腹肱骨,帝國棟樑之才。有賴諸位,這七年來,大明變了個樣。中興之象興起,教育、經濟、軍略、文化,擴張無一不是卓有成效。而這七年來,朕一直也是儘力克制朕心中那顆焦躁不安的心。剋制著,不給諸位愛卿之國的道路上添麻煩。但朕呢,的確有時候算不得一個理智的人。在這一回的對羅剎的戰爭上,的確算不得諸君宣傳上說的英明睿智。朕甚至沒想好如何開戰,就要急切發動戰爭。東北已經動員,帝國即將出征……」

「陛下……」李邦華想要安慰說些話。

朱慈烺搖搖頭:「這些不過是實話罷了。朕登基這些年,諸位卿家難道還不知曉朕是什麼為人么?只不過,朕今日,委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