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十九章:公主的懷疑

第八十九章:公主的懷疑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瑪麗亞今天的笑容給了朱慈烺頗為明媚的感覺,不帶著原來因為委拉斯凱茲而有的算計,而是頗為真誠。

沖著這份真誠,朱慈烺允許了瑪麗亞公主的入內。

「很期待你的答案。」朱慈烺笑著頷首,遣人端上了茶水:「也很好奇你為何而來。」

瑪麗亞行禮謝過,便說:「整個東亞都在歌頌皇帝陛下的偉大,我又如何能錯過這一場遠征呢。」

「太過場面的話,可不是每個人都很喜歡呀。」朱慈烺搖了搖頭,笑容淺淺。

「如果要更加真誠一些,卻也是有。只是很想知道皇帝陛下又將對此付出怎樣的獎賞。」瑪麗亞凝望著朱慈烺,倒是多了幾分跳脫的促狹。

朱笛與李定國原本還以為會是什麼軍國要務,是以都留了下來。但這呆了不到五分鐘,兩人便都明白了瑪麗亞公主到來的目的。

這位公主殿下竟然是奔著調戲皇帝陛下來的。

李定國眼觀鼻,鼻觀心,最終還是忍不住說:「陛下,臣先下去布置軍務。」

朱笛倒是想八卦一下,但也感覺到眼下氣氛有些不對,開腔說:「陛下,臣」

「不必,旁聽好了。」朱慈烺笑容溫和:「朕又不是什麼吃人的老虎。至於獎賞,恕朕直言,恐怕給不了瑪麗亞公主想要的。但朕卻又覺得,哪怕是給不了,公主殿下卻依舊會想說。」

「陛下很自信,更讓人好奇這樣的自信來源於哪裡呢。」瑪麗亞公主說著還有些生澀的漢話,展示著驚人的學習能力。在剛剛下船後的不久時間裡,瑪麗亞還只能說一些粗淺的不怎麼高深的漢話。

但是,進了帝國理工大學,又在大明境內呆了一段時間以後。瑪麗亞公主的漢話熟練程度卻是要用突飛猛進來形容了。

「實在很難相信,瑪麗亞公主會拋棄舒適的城市環境,就為了來朕的面前,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朱慈烺頓了頓:「固然,有人很希望俄羅斯人大明不爽。但朕也很明白,同樣也有人希望朕能帶給歐洲的秩序一次新的變革。瑪麗亞公主,其實,讓人很遺憾,你變得越來越聰明了。」

環境對人的改變是巨大的,朱慈烺忍不住感慨了些許。

被強迫留下來的朱笛與李定國對視一眼,有些不明白。

李定國是真的一頭霧水。

倒是朱笛,深深地看了一眼瑪麗亞公主。

她並非是第一回見到瑪麗亞公主了。這位西班牙的王室來到盛京以後,首先拜見的就是她這位東北地區最高權力的執掌者。自然,當時的朱笛也是對這位西班牙王室記憶深刻,十分關注。

對比初始的印象,眼前的瑪麗亞的確有了許多的不一樣。

沒了當初一舉一動都被人規劃著強迫著的迷茫以後,眼前的瑪麗亞目光清澈,思維敏捷,與過往那個對政治迷迷糊糊,全然不知的形象幾乎有了顛覆。

顯然,這就是皇帝陛下所說的,變得越來越聰明。

只不過,這樣的改變,頗為讓朱慈烺有些遺憾。

坦陳地說,他並不喜歡一個太過聰明的公主殿下。特別是這位公主殿下很積極地靠攏自己時。

如果在後世,一個身份貴重,聰慧美貌的女子主動倒貼,他會驚喜得暈過去。

但在這個時空里,搭配上皇后最近的遭遇,朱慈烺很難生出其他亂七八糟的心思。

也許在世俗的壓力以及生理心理的需求上,朱慈烺以後會改變。但並非是現在。

「不得不承認,皇帝陛下對於人心的掌握,比所有人都預料得還要厲害。」瑪麗亞公主說:「沒錯。駐華公使已經建立了一條與歐洲大陸更為穩固的通信渠道。這一點,其實要更慶幸皇帝陛下在中國的強大統治能力。」

說著,瑪麗亞公主緩緩地講解了起來。

一聽,朱慈烺忍不住微微有些愕然。

因為,這的確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是他並未考慮到的情況。

那就是西北的邊境。

或者說,絲綢之路的復活。

絲綢之路一般來說是兩種,一個是海上絲綢之路,一個是路上絲綢之路。而今還算是有點絲綢之路樣子的,自然只能是海上的那一條。路上的,早已荒廢千年之久。

但是,伴隨著大明統治的穩固。內陸邊疆,特別是西北內陸也漸漸平靜下來。在幾次孫傳庭的橫掃之下,大明已經漸漸開始朝著西域之地恢復影響力。

而這樣的結果,就是內陸交通要道的恢復。

傳統的絲綢之路,起自中國古代都城長安,經中亞國家、阿富汗、伊朗、伊拉克、敘利亞等而達地中海,以羅馬為終點,全長6440公里。這條路被認為是連結亞歐大陸的古代東西方文明的交匯之路,而絲綢則是最具代表性的貨物。

只不過,在而今時代,絲綢之路出了中亞以後,有了兩個方向。一個是經過奧斯曼土耳其帝國進入歐洲,另一個則是進入俄羅斯,通過聖彼得堡轉運歐洲各國。

因為大明秩序的恢復,對西北邊疆的逐步掌控,這一條道路已經漸漸恢復。

至少,駐華公使們已經開始通過這一條路線朝著聖彼得堡的俄羅斯人傳信,表達了他們對於俄羅斯人向遠東方向拓展的支持。

這時候的俄羅斯僅僅只是一個三流小國,並沒有冷戰時期亦或者後世那等強大的影響力。

這時候的俄羅斯距離擺脫蒙古人的影響也僅僅只是剛剛過去一百年的時間。

1547年,莫斯科大公伊凡四世加冕稱沙皇,建造克里姆林宮,莫斯科大公國逐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