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十九章:北征廣場

第八十九章:北征廣場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鹿景逸不願意多說自己的事情,盧澤也是在酒里沉浸到了過去的回憶之中。反應過來以後,三人都是歡暢舉杯。

翌日一早,那吉林的大漢留下了自己的名字,隨後踏上了率先啟程的步伐。

他們是去尋礦的,在北地,夏日是最方便幹活的。白天夠長,在沒有照明設備的古代,就要抓緊時間,絕不能賴床睡懶覺。

「周鄺。」盧澤記下了那健談礦山漢子的名字,默默地道出了一聲祝福。

兩人繼續前行,有了鹿景逸tígòng的快馬,盧澤鳥槍換炮,不再需要一個腳步一個腳步前行,疾馳而去,在大明五月二十七的這一天,哈爾濱城到了。

「好大一座新城!」往前眼前的城市,鹿景逸目光灼灼:「陸慶衍好運氣呀。京師里誰都說他之前也不知是惡了誰,被發配來了這裡。這才不過半年不到的光景吧,這北疆之地,就成了所有冒險家的樂園。這裡,可真就要發達了。」

才到哈爾濱,就見附近人來人往,摩肩接踵,人流十分充沛。

相較於沿途各個城鎮的景象,哈爾濱多了一些軍旅的味道。隨處可見有看到穿著大紅戰襖的士兵,以及三五成群,走在路上,身板挺直隊伍嚴整的小隊軍人。

「陛下的大軍,約莫也是這個時候到了。」盧澤望著這些熟悉的景象,心中波動了一會兒,又重新恢復了平靜。

兩人閑說了幾句話,尋了處客棧,隨後鹿景逸便打發了身邊的管家去忙活。

只不過,阿桂才走了幾步,就驚訝地回報過來,說:「東家,這附近的房產卻是都只租不賣了。」

「只租不賣?陸慶衍倒是清醒,也算有腦筋。也罷,就租個院子罷了。」鹿景逸訝然地說著。

「這是怎麼說?」盧澤打聽了下價格與租金,也是被嚇到了。

原來,眼下這裡一個能住十來人的三進小院竟是要一月十個銀元的租金,光是安頓下鹿景逸的隊伍,就要花銷百來銀元去。就是鹿景逸開支大方,竟然也發現想要尋個能將大傢伙一塊住到一起的地方也無。

哈爾濱城建城時間太短,修築的防務太少。雖然許多人來這裡求生活,當了建築工人,卻還是解決不了短時間裡驟然冒出來的住宿問題。

以至於城外,無盡的都是紮起來的帳篷。

這年頭,野營不是趣味,是艱難的現實。

明白了這一點,盧澤也不由問起了買的價格。哈爾濱這地方,竟是有了盛京的價格。要買一處三進的四合院,得開支出兩百銀元的價格。

而今京師,一處城內的三進四合院,卻也不過五百銀元。雖然,這價格比起當初五年前高漲了至少五倍。

但要想,這哈爾濱在五年前,卻是一片不毛之地呢。

該開完了,兩人也就去干正事了。

他們要去的,是整個哈爾濱的中心地帶。

那裡,並沒有被開闢成一個繁華的商貿廣場,而是被陸慶衍頗有魄力地開成了一個佔地遼闊,約莫有數百畝大的廣場。

有人說這是哈爾濱建成太大,幾個圍樓圈不進去,以至於只好空出來。也有人說,這是陸慶衍高瞻遠矚,並沒有貪戀一點小錢,留出這麼大地方,供四方來客在此聚集。

「既然曉得陛下定然要北征,甚至親自出馬。那陸慶衍要是不留出一塊校場的地方,那可才真是沒腦子了。不在城內留個地方,難道要陛下出城去不成?」盧澤看了一眼,就不由認出了這地方的作用。

「不過眼下,倒是成了最大的信息集散地。嗯,還有……招募人手的好地方啊。」說完,鹿景逸走向整個廣場的中心。

身後,阿桂帶著十來個家丁扛起一面旗幟。

「逐鹿殖民公司招募令!」

一行斗大的大字寫在旗幟之上,隨後立在了廣場的正中央。

「逐鹿?這夥人口氣很大啊,要在五年前,這可都夠得上謀逆造反了。」

「要是那麼簡單就成了謀逆分子,那些去了海外的,還不早就被扒皮了?嘿,在海外島上,哪個不是拿著刀槍,領著人馬,和那些土著干過?到了路上,捧著那些羅剎鬼和女真番子就不成了?」

「看人馬,卻是不少。也不妨過去看看。」

「你要去看,便去看了。我卻不覺得,還有什麼值當看的。真有本事,如何不在來北大荒的時候便招募齊了人手。」

……

雖然議論紛紛,也有人不信。卻還是聚集過去了不少人。

這時,人群之中,卻有一人滿頭大汗。

李岩與梁益心也都是緊張不已,梁益心止不住地問:「消息當真?」

「陛下應該是來了……我認得紅娘子麾下親衛隊的裝束。而且,應該還是直接入城,可能……陛下老作風來了。不喜歡迎來往送,也可能直接出城北上。只是當這裡為轉運基地……」李岩苦笑地說著。

一個時辰前,李岩巡視城防的時候,突然發現了紅娘子的親衛隊悄然入城。只不過,紅娘子作風樸實,身邊的親衛隊也並無什麼特殊的裝束。以至於城門的守衛對了關防以後便放入城中。

民間北上開拓疆土,官軍亦是要為皇后報復,擒下傑日涅夫。

自然,哈爾濱也是軍事重鎮。

先是後方的糧草軍資迅速轉運入內,隨後便是不斷有兵馬進入城內。

陸慶衍自然猜到,皇帝陛下也會到來。只不過,萬萬沒想到,消息會是如此的突然。

「只是,陛下去了哪裡?」陸慶衍頭痛萬分。

「如果要說城內有哪些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