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九十四章:目標阿爾巴津城

第九十四章:目標阿爾巴津城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六月的時候,在廣東大約已經天氣惹得可以脫下外套,換上輕薄的單衣。但是,在黑龍江流域的域外國土上,卻還是有些冷。

寧威走在前往沙姆沙汗的城堡路上,身邊,是叨叨絮絮的通古斯人昌卡夏。

常卡夏是個會漢語的,作為一個曾經闖蕩過盛京的通古斯人,學會漢語是他賴以為生的技能。也正是靠著能夠為組內帶來足夠的漢人貨物,他才得以成為拉夫凱的女婿,從一個普通的獵戶走上了逆襲人生的改變。

「前面再走大概半個時辰我們就能到沙漠沙汗的地盤了。他的城堡建造在半山腰上,就是羅剎人對他們也暫時沒有去招惹,他們的地理位置很好,山上有足夠多的糧食和水源,還能開闢一些根底。加上複雜的道路,不熟悉的人很容易被數之不盡的陷阱殺死在路上。當然,他一樣對阿爾巴津城束手無策。」昌卡夏說。

汗,是草原部落對於首領的尊稱。如果在有清朝皇帝的時代,也許會漸漸少有人膽敢稱呼自己的首領為汗。但這是大明,朱慈烺並不喜歡自己身上多一個博格達汗之類的稱呼,天可汗美則美矣,卻不符合朱慈烺的審美。他對語言的統一有著別樣的固執,對朱慈烺而言,寧願奪花三倍的代價,朱慈烺也希望這些深山裡的蠻子學會說皇帝這個漢語辭彙,而不是讓一萬萬漢家兒郎去學汗這個外族的辭彙。

也許,短時間上看這並不是一個優異的選項。但當十年百年過後,會有無數人感激朱慈烺的先見之明。

「沙姆沙有多少人?」寧威在距離還約莫有一刻鐘多一些的時候,下令全軍停下來歇息。雖然他很清楚這些生女真少有但挑釁中原帝國的野心,但也不排除自己遇上什麼亂七八糟的神經病。

「全寨老小大約有萬把人,但不都在接下來我們要去的山寨上。在這處大山寨里的,約莫有個四五千人。」昌卡夏。

「按照十丁抽一的水平,能夠組建的最大規模常備軍只有五百人。當然,按照生女真全民皆兵的人來算,約莫一千多有殺傷能力的士兵是可以組織起來的。來,昌卡夏你說說,他們的戰鬥力怎麼樣。」寧威說到這裡,卻是讓昌卡夏有些捏了一把汗。

常卡夏有些擔心,寧威這是要打仗的架勢么?

雖然說,這些中國人是有些依仗的本錢。跟隨寧威來的都是此前的親衛隊,因為護衛朱慈烺失利的影響,誓言要揪出那個讓他們數年榮譽毀於一旦的兇手。能夠選出來成為朱慈烺的親衛隊,自然是各方面都出挑。

不僅戰術素養一流,各個能識字,就是外表上粗看下來,也都是身材高挑,面容俊朗。是那等穿上軍禮服就能當儀仗隊,換上迷彩服就能千里奔襲的多面強兵。

這樣的兵馬放出來,頓時便讓常卡夏感覺不凡,很有些威懾力。

只是,人數畢竟太少了呀。

「這裡是屬於林中百姓。」昌卡夏緩緩說起來,有些生怕對方不明就裡,竟然開始說起古時候的事情,一一說來:「無市井城郭,逐水草為居,以射獵為業。按照大明的說法,這些人是鄂倫春部,有別於索倫之別部,其族皆散處內興安嶺山中,以捕獵為業,也有說法是叫使鹿部。這些人最是野蠻兇悍,不識禮法,不通文字。只認得拳頭,也最會拳頭。在這林海里,使其長弓利箭來,就是那些羅剎人也不敢去欺。只能想辦法騙他們下山後玩陰的。」

越是野蠻,越是不好對付。

這個概念,在東北這個地方特別盛行。

不同於東南亞那群土人,除了瘴氣橫行的氣候與傳言威力很大實際上早已可以忽略的吹針毒箭以外,根本無法阻攔大明殖民大軍的進攻。在東北這地方,那些生女真依舊是一個十分有威脅能力的存在。

就是當年建奴兵源下降,也是將解決辦法寄托在帶領兵馬去抓生女真人。

鄂倫春人這等漁獵民族,顯然是與建州女真一樣難纏的對手。

「昌卡夏,你很擔心我們與他們交戰。而且,看起來並不相信我們能夠勝過他們。」寧威看向昌卡夏。

「寧威將軍……我不是這個意思……在山上,火器不好用。我們處在陌生的地方,又很容易被伏擊,實在危險。」

「那就是覺得,面對敵人,我們只有火器稱得上優勢?」寧威放緩口氣說「你既然投靠了大明,很快也能獲得漢家籍貫,就放輕鬆一些。既然成了我大明兒郎,就是自己人。」

「我聽說過很多女真人打敗仗的事情。但我想說,在平原上是一回事,在山地林海里是另一回事。」昌卡夏猶疑了一下,說道。

「小滑頭,還是迴避了那一點。但我可以告訴你,火器是體現我們實力的一點,但遠不是這一點。實話和你說,我不是戰爭狂人,並不想用沙姆沙的人頭做我的軍功章。但考慮這一點,只是為了讓他們明白,讓他們理解,大明軍人的真正戰鬥力。」說著,不等昌卡夏回復,寧威重新下令:「出發!」

昌卡夏口中所說的山寨很快就到了,出人意料的,見到沙姆沙的時候比想像的快。

「你就是明國來的官?」沙姆沙是個粗壯漢子,坐在白虎皮的椅子上,大馬金刀地看著寧威。

沒有所謂的不卑不亢,寧威就那麼站直了身子,挺直了腰桿,直視著沙姆沙:「你就是所謂的沙姆沙汗?」

「沒錯,就是我。你是個有膽色的,帶著百來號人就敢上來。也不怕我剝光了你們的衣裳,搶光了你們的兵甲?」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