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九十八章:裸城伏擊

第九十八章:裸城伏擊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content

哥薩克普羅科菲耶夫走在了戰場,暢想著這一回戰爭後的結局。

當然不是期盼和平萬歲,對於哥薩克而言,那毫無意義。

他在回想村子裡的景象,這一場戰爭結束後,他可以回到村子裡安排家業了。找個木匠蓋起房子,圍個可以養牲口的院子,買一把好鐵犁以及最重要的,從東方帶一個老婆回去。

娶,是不可能的。

他沒有錢。

但普羅科菲耶夫是一個哥薩克,哥薩克沒有錢很怪么?

太正常了,對於哥薩克而言,帶個老婆回去不需要錢娶。有馬刀夠了。

只可惜,這裡不是土耳其。

相於那些近東面孔,遠東的那些黃種人有些讓普羅科菲耶夫審美不。

當普羅科菲耶夫走神的時候,身邊傳來了戰友的呼叫之聲。

這時,普羅科菲耶夫也已經反應過來。戰爭開始了,接下來,是收穫的時刻。

馬蹄急切,落在普羅科菲耶夫的身卻彷彿是走著細碎小步一樣。他身體自如地起伏著,手的長矛卻彷彿有了雞頭穩定器一樣,平穩地握在手,不見一點顫動。

遠方,哈巴羅夫斯克很快要到來了。

這座以首領的名義命名的城市罕見的愚蠢。他竟然連最基本的城牆都沒有修築,雖然窩在了河流交匯的東南方,卻並不能躲避來自北方的強敵。

別忘了,哈巴羅夫與傑日涅夫可是打造了數十艘戰船南下的。

只不過多開行一段時間臨時建了個碼頭便完成了渡河。

阿穆爾河,富饒的阿穆爾河。

一過了阿穆爾河,便見識到了國人的富裕。

對於哈巴羅夫斯克,傑日涅夫與哈巴羅夫自然早有調查。他們一回的調查時,這裡僅僅只是一處荒地罷了。除了漁民們時常交匯間歇性地帶來人流而有一些建築物外,這裡荒涼得如同貝加爾湖裡的荒島一樣。

但是,現在過來看的時候。哈巴羅夫斯克卻已經富饒得可以擬西伯利亞最大的城市,督軍的駐地還要繁華。

繁華的城市面流轉的財富是無窮的,只要隨便抽稅一點足以支撐一名督軍的權柄。更何況,對於國人的財富,俄羅斯人不需要半點猶疑,直接搶夠了。

普羅科菲耶夫沒有想那麼多。當他看到這麼讓人垂涎的繁華城市時,身後已經傳來了督促的進攻命令。

戰馬嘶鳴起來。那是被身邊狂熱氣氛所感染的結果。

輕輕撫摸著戰馬,普羅科菲耶夫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全軍開始朝著眼前的這座繁華城市衝殺了過去。

他們衝鋒的時候,已經是距離哈巴羅夫斯克不到兩里路的距離。兩里路,也不到一千米。這個距離,儘管沒有城牆讓人登高,卻足以讓附近活動的居民通風報信,早早發現來敵。

來者不善。

更是沒有絲毫廢話發起了進攻。

伴隨著轟隆的馬蹄聲,普羅科菲耶夫看到的是一片慌亂的景象。

面對哥薩克騎士威武的衝殺,眼前的國人亂糟糟極了,竟然沒有一支兵馬出來抵抗。按照普羅科菲耶夫的理解,這樣繁華的城市,裡面至少有一千名全副武裝久經訓練的強大軍隊。

如果有這樣一支裝備了火器的軍隊,不說在衝鋒之擊敗哥薩克騎兵,至少也能夠讓城內的人們收拾好,可以安心退後。沒有斷後部隊,只有全軍崩潰的結局。

前面的哥薩克騎士已經拔得頭籌,殺進哈巴羅夫斯克城內,一陣嚎叫之,幾顆人頭飛起,鮮血濺滿大地。

普羅科菲耶夫疾馳而去,馬蹄落在溢滿地面的泥土之。而他身邊的哥薩克騎士們一樣沖在流淌著鮮血的地面,飛濺起鮮血。普羅科菲耶夫不甚走運,還未開戰,身已經有了鮮血沾身。

這樣的待遇似乎並未讓普羅科菲耶夫感覺受挫,他猙獰地伸出舌頭舔了舔落在嘴唇旁邊的鮮血,大吼起來:「烏拉!」

進了城內,一切看到的地方都讓普羅科菲耶夫激動了起來。

巨大的磚石房子,隨處堆積著散落被拋棄的貨物。大米、小麥、各色蔬菜、散賣被屠宰出來沿街叫賣的肉類。以及沿途隨處可見的商鋪。

俄羅斯人來的太快了,快到商鋪里的人除了收拾好細軟貨款以後,根本來不及搬運。

這樣,無數的商鋪,那些賣蘇州絲綢,杭州茶葉,京師鋼鐵,景德鎮瓷器以及林林種種,琳琅滿目商品的商鋪這樣敞開著店面,讓沿途的哥薩克騎士們看了個遍。

這如何不讓普羅科菲耶夫激動。

他發誓,自己一輩子也沒有見過這麼多財富。

沒錯,這些是財富。

即將被自己搶掠,自己可以搶到的財富!

發現這一點,想到這一點,普羅科菲耶夫覺得激動。

他的馬刀已經飢渴難耐。

他遍尋四處,想要尋找那些會阻攔自己搶掠的人們。

可是,四處一看,卻發現已經人去樓空。除了堆積滿屋,隨處灑落的貨物,裡面空無一人。

除了一開始沖得急切沒跑掉的那些人,越是往前進去,越是會發現……已經很少能夠看到鮮血,很少能夠看到橫屍當地的屍首。

「烏拉!衝進去,殺光裡面的國人。這座城市,所有的財富都屬於我們!我哈巴羅夫承諾,人人都能分到這裡的財貨!」普羅科菲耶夫的身後,哈巴羅夫的聲音響了起來。

原本因為沒有看到人而有些停止的腳步聲一下子快了起來,無數人沖入城內,他們嗷嗷叫著,速度一下子快了起來。

聽到哈巴羅夫的話,普羅科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