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零二章:一往無前

第一百零二章:一往無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盧澤一樣看到了這一幕,俄羅斯人的行動完全突破了底線。

「他們是在要挾我們……不能走!」盧澤咬牙切齒,俄羅斯人的動作分明是沖著他們來的。為的,就是要讓盧澤必須正面作戰。

也唯有如此,才能讓俄羅斯人停住毒手,殺戮那些無辜的可憐人。

「回去!」盧澤下了命令,百餘人重新勒轉馬頭,回到了戰場。原本,他們可以繼續依仗複雜的巷戰環境,眾多的陷阱讓俄羅斯人吃一個大大的苦頭。

但是,敵人的卑鄙超出了他們的意料。

哈巴羅夫與傑日涅夫顯然捏准了明軍的命脈,那就是這些被俘虜而來的老弱婦孺。

在沒有國際法的當今,禮義廉恥,只是大明內部的講究。對於這些羅剎人而言,一些土著,就如同是禽獸一樣,需要講究嗎?

經過這麼一個小插曲,俄羅斯人的陣形緩了過來。但是,盧澤的這支小部隊卻遇上了大麻煩。

只有百來人的騎兵部隊被哥薩克騎兵們盯上了。

騎槍里的子彈已經打光,震天雷也在初次的進攻之中毫無保留的傾斜了出去。這會兒面對哥薩克騎士,只有**的刀槍,冷兵器的交鋒。

盧澤毫無畏懼地頂了上去,百來人的衝鋒,面對至少五百名哥薩克騎士卻是顯得單薄無比。

這時,鹿景逸也指揮著將士們發起進攻。

他們的彈藥還算充沛,迅猛的火力之下,俄羅斯人的陣形不斷動搖,成排倒下的士兵讓俄羅斯人迅速改變了戰爭的節奏。

眼見火器上占不到便宜,越來越多的後備部隊騎上戰馬,選擇了強硬的衝鋒。只是,盧澤這一邊僅有百來人。雖然他們勇敢而堅強,一輪衝鋒之下,無一人退卻。

但當這一輪衝殺回來以後,盧澤雙目通紅地發現自己身邊的戰友已經只剩下了七八十人。

一次戰鬥,就丟下了兩成左右的折損。如果這是國內普通烈度的戰爭,已經足以讓一支軍隊失去戰鬥的意志。

但在邊疆,在你死我活的異族侵略之下,沒有人會後退。他們對摺損比的忍耐是全軍覆沒為止。

「羅剎鬼子,以為馬刀就可以讓我們屈服嗎?告訴你,大明爺們還沒死絕!兄弟們,我們絕不是孤軍奮戰。伯力城,是皇帝陛下親自命名的城市。當我們出發之時,寧古塔也早已囤積了糧草軍械。東北戰區的強兵就在我們身後,只要撐下去,勝利必定屬於我們!」盧澤沙啞的聲音大喊著,試圖激起戰士們的戰意。

「勝利必將屬於我們!」

「勝利必將屬於我們!」

……

吼聲相繼響起,將士們未曾屈服。

與此同時,普羅科菲耶夫卻是磨刀霍霍。

眼見排槍進攻的辦法奏效不多以後,哈巴羅夫改變了戰術。約莫五百多人用大炮與火槍糾纏著明軍的主力,餘下一千人則是從各個方向開始聚集起兵馬。

普羅科菲耶夫已經陞官,之前的冷槍擊斃了他的老上司。現在普羅科菲耶夫不再孤單,他手下還有八名哥薩克騎士待命。

一陣呼喝之中,普羅科菲耶夫撫摸著胯下坐騎的情緒。黑草嘶鳴著,尾巴猛摔,似乎為即將到來的戰鬥感覺到十分驚喜。

不過這次戰鬥的結局似乎已經註定,在超過十倍的兵力面前,普羅科菲耶夫為眼前可憐的明軍騎兵軍官默哀了一陣。

「烏拉!」

各式各樣的怪叫聲相繼響起,俄羅斯人發起了進攻。

鹿景逸騎著馬,環顧身後。

他們的進攻已經有了一段距離,早已走出了身後大圍樓的策應範圍。也就是說,如果此戰失敗,他們連撤退進圍樓的時間都夠嗆。

但是,他們已經別無選擇。

「將士們,此戰。我們沒有後路。」鹿景逸的聲音平靜而堅定:「我們輸不起。不是因為我們恐懼失敗,而是在我們的身前,有我們必須拯救的同胞!哪怕只是不支後退,也註定會在接下來的攻城戰中面對這些婦孺。那些該死的羅剎鬼子會驅趕婦孺填充壕溝,充當人肉盾牌,直到所有圍樓被他們攻破。」

「這一戰,我們將一往無前。直至勝利!」

「為了同胞!」

「為了同胞!」

「為了同胞!」

……

三軍齊呼,身後的屋舍里,無數彈出腦袋的人聽著這些話,禁不住熱淚盈眶。這是一支為了他們戰鬥的部隊。

普羅科菲耶夫領到了關鍵的任務。繞開敵人的主力,饒後切斷敵人的退路。

伯力城的守軍兵力稀少,又在進攻之中過於靠前,使得他們已經無法順利撤退至圍樓之中。

這個破綻被俄羅斯人敏銳地察覺到了。

而現在,普羅科菲耶夫的任務就是切斷他們的後路,從後方發起進攻。

盧澤也發現了這一點,他死死地盯著普羅科菲耶夫的行徑。

但是,他的兵力太少了。

還未等盧澤想好怎麼破解俄羅斯人的辦法,他們已經發起了進攻。

哥薩克的聲勢很大,威脅更是十足。不一會的時間,俄羅斯人已經壓了上來。來勢洶洶,盧澤只能應對。

這一回,他們不再倉促衝鋒。

俄羅斯人沒有發起第二回合的衝鋒,盧澤也有了一點時間填裝彈藥。後方同樣運送來了震天雷。

明軍的進攻還在繼續。但從天空之中從上往下看,卻是讓人不禁為他們捏了一把汗。

俄羅斯人看似在後退,但充沛的兵力讓他們實際上已經開始形成了包圍之勢。

正面的俄羅斯火槍手雖然在緩緩後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