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零七章:特林城的巴什科夫(

第一百零七章:特林城的巴什科夫(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等等……那就留下他。」何雨生原本是想賣個面子給興子,畢竟這麼晚了,人家也累了。早點忙活完,早點大家回去歇息。

不過,一聽還有異常他也顧不得賣面子了。至於到時候這圖客坦是不是為了求生而說謊……何雨生自然有辦法讓他後悔說謊。

「都移交給知州大人處置。」興子打起精神,將人交給知州。

一邊,這個赫哲部落的族長焦慮地看著興子與何雨生,好幾次開口想說話,又擔心害怕地閉上嘴。

見此,何雨生聞言說:「失里溫族長不必擔憂,既然族長已經率領部落投誠,那我們清掃匪徒以後,自然會善待我們的新同胞。來人,將種子、耕牛帶上。還有,先期募集一百名武士的三月俸祿,也直接發下去!」

沒多久,就有人將耕牛種子送了上來,隨後開始收集名冊,編訂戶口,以及白花花的米、雪白的鹽巴以及一匹又一匹的棉布。何雨生做得很仔細,並沒有選擇需要花大力氣解釋的紙幣,而是將軍餉改成了實物發放。比起薄薄的一張大明寶鈔,顯然是白花花的米與鹽、布更加讓人動心。

當然,編戶齊民以後,州內的所有人無論身份都要繳稅。不過邊疆直隸州的稅不高,也有單獨的稅收優惠政策,收取的名義性質的人頭稅。倒是兵役,在這裡施行得很嚴格。

失里溫的部落只有千把號壯丁,十丁抽一的比例已經是很高了。

不過,何雨生僱傭人是給俸祿的。管飽,還給實物俸祿。這活兒在失里溫眼裡已經很好了。至於參軍可能有的傷亡他是不怕,明軍厲害,打仗火力兇猛,武器裝備精良他早有知曉。眼下抱上了大腿,自然也能鳥槍換炮有精良的裝備。有了裝備,附近的部落,再是強橫的他也不怕。再說,平素打獵也可能死亡。但跟著大明官軍做事,哪怕死了,也有撫恤。這是個無論如何都蠻夷的職司。

收了好處,失里溫放心了下來,也就不管圖客坦的死活了。他雖然見識不多,卻不傻。圖客坦平素在各個部落里遊走,海西地界一直到烏蘇里江、黑龍江流域等地都有跑過。接下來說不定就是什麼機密。五十來歲的失里溫早已沒了好奇心,迅速遛了。

這時,何雨生已經從嚇得渾身是汗的圖客坦聽完了他的供述。

興子聽完,有些驚喜。

何雨生也露出了笑容:「不是假的消息呀……你叫圖客坦?恭喜你,暫時活下來了。」

……

共青城。

哈巴羅夫將一封公文收入懷中,對一旁的傑日涅夫說:「上帝見證,這一回來的是個好消息。荷蘭人與法國人沒有說謊,他們在位於阿穆爾河下游的特林城放下了首批軍需,並且已經與抵達到那裡的巴什科夫完成了交接。接下來,會有足夠五千人食用三個月的糧食,還有足夠一萬名射擊聲打一場大型戰爭的火藥。這些奸詐的歐洲商人,真是難以置信,會對偉大的俄羅斯釋放如此足夠的善意。」

荷蘭,法國。無論是哪一個,都是勝過俄羅斯的強國。他們富庶,強大。但這一回,卻統統選擇了扶持俄羅斯人對抗中國人。並且,送來了超過五千人使用三個月的糧食。而且,那還是按照歐洲人胃口的標準。如果擠一擠,說不定足夠俄羅斯人吃四個月。

「巴什科夫?」傑日涅夫有些陌生地聞著這個名字。

「你也許沒有聽聞,但我很理解。畢竟,皇帝陛下信任的青年軍官並不是誰都會聽說過。很顯然,這一回陛下對於我們的戰爭十分重視。這三千名士兵絕對是來自莫斯科一流的強兵。不出意外,他們已經在特林穩固了據點。」哈巴羅夫說。

聽到這裡,傑日涅夫理解了。

原來,巴什科夫就是從歐洲本土來的那支援兵。

很出人意料,他們並沒有選擇跟隨哈巴羅夫當初的腳步從大興安嶺的方向,順著黑龍江的上游到下游。而是繞路,從雅庫茨克出發以後,順著恨古河一路東去,在黑龍江下游的特林站站穩了腳跟。

這顯然是巴什科夫不耐煩下做出的選擇。

這位從莫斯科來的青年顯貴受夠了西伯利亞的蠻荒,已經無法再忍受大興安嶺的荒野。更何況,打通與荷蘭、法國等歐洲強國的交往通道也是阿列克謝一世陛下格外重視的一點。

自然,巴什科夫就到了特林城。

三千兵馬的進駐,一片兵荒馬亂以後,俄羅斯人成功地樹立了自己的權威。開始號令附近的土著部落修築城堡,交納稅賦。

隨後,巴什科法發布了讓哈巴羅夫或傑日涅夫前往特林城的命令。

三日後,順流直下的哈巴羅夫在特林城見到了巴什科夫。

傑日涅夫選擇了留守,共青城是個不錯的地方,兩人並不打算倉促撤離。更何況,這還涉及到接下來的作戰計劃。

巴什科夫的營地修築得頗為簡陋,但已經比周圍的寨子要高級許多。

至少,來自歐洲的紅酒、波斯的地毯,中國的瓷器以及日本的女奴出現在屋內就代表了巴什科夫的品味與享受的標準。

哈巴羅夫暗自鬆了一口氣,好在自己出門之前已經徹底給自己洗刷刷了一下,沒有了那股子連日戰爭下積攢的油膩與臭味,又換了一套還算乾淨的衣服。

只不過,哪怕哈巴羅夫如此準備,卻依舊讓巴什科夫皺眉了一下。

只看了一眼,哈巴羅夫就忍不住有些訕訕。

巴什科夫坐在鋪著波斯地毯與中國絲巾的室內,手中端著紅酒杯,姿態輕鬆而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