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一十一章:錦衣衛的關鍵情報

第一百一十一章:錦衣衛的關鍵情報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大明二八二年七月五。

位於卜克勒的臨時營地里,軍事會議再度召開。魏雲山的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一個開場白更是惹起不少議論。

「日本人還是挺能吃苦的。」朱笛說。

李定國搖了搖頭:「就是再能吃苦,難道讓他們餓死?咱們大明官軍沒有坐看友軍陷入困境的例子。至少,從我輩開始決不會有。真是頭痛啊,從卜克勒有去……他們具體在那?如果沒記錯,土迷大溝那邊一片荒蕪。地表也十分不平,由南往北不好走。由西往東走,恐怕也不好走。」

「大約是在克默爾河附近。」魏雲山說。

「那裡……從扎嶺過去大約倒是能方便一些。但是……他們還有糧食能從打得過扎嶺的俄羅斯人么?」李定國緩了緩,似乎開心了一些,又說:「罷了,現眼下,頂著急的事兒得是這一出了。要麼讓海西州在邊上開建港口,要麼集合兵馬一處,先打通扎嶺這處交通命脈。」

「這實在算不得喜訊啊,全盤打算都亂套了。海西州那邊應該估摸著有準備,只是開建港口實在不是一朝一夕能解決的。而且,從南往北一路去,可別是日本國王彈盡糧絕了才救過來,真要如此,還是得先立刻遣人小隊運送糧食過去。魏指揮使,你該不是奔著這事來的吧?到底喜從何來?」李定國穩了穩心神,回味過來了。

魏雲山是什麼人?是錦衣衛指揮使,負責國外情報事務的特務頭子,是天子家奴,皇帝私兵。而今錦衣衛要一雪前恥,是要為軍中情報負責的,絕不可能兒戲來此。而今魏雲山身處軍營,若是要兒戲軍情,那便是視軍法如無物。便是李定國可以一笑了之,朱笛也會扛著皇帝陛下的不滿將魏雲山論罪。

更何況,皇帝陛下也在這兒呢。朱慈烺能忍魏雲山開玩笑?魏雲山不是傻瓜,實在想不出他在皇帝陛下面前信口開河的理由。

嘀嘀咕咕了好一陣,李定國穩了下來。

朱慈烺似乎早有預料,笑著將前因後果說了起來:「韓日僕從軍是我的一著閑子,不想現在有了這麼大用處。我給你們講一個皈依者效應。不知你們可見過那些信教的人,狂信徒往往不一定在加入教派時間長的信徒身上,反而在剛剛皈依教派的人身上最為明顯。都講新官上任三把火,新教徒詭異了一個教派以後,也是十分容易有這樣的心思。拚命證明自己的選擇是對的,拚命證明自己加入以後是厲害的,前途光明的。這在國與國之間也是如此,而今大明開放外國人加入漢人,列入漢家籍貫機會難得。那些韓日僕從軍表現都十分積極主動。故而,朕在讓他們種田,就是建設邊疆的同時,也抽出了兵馬,加入了這一場戰爭里。」

說著,朱慈烺便將此前崔成恩與興子的安排一一說了過來。

尤其是猜測到俄羅斯人很可能在黑龍江下游與外國勢力匯合以後,朱慈烺更是將海西邊疆直隸州的事情火速緊急地安排了下來。

也虧得這一套朝廷班子是多年與朱慈烺互相配合默契的,動員能力強。要不然朱慈烺可別想這麼簡單就能見海西邊疆直隸州運行起來。

與此同時,水師那邊也彙報回來一系列不甚樂觀的消息。從朝鮮釜山出發的水師並沒有在日本海乃至於海峽各地見到外國人的船隻。顯然,對方的手腳十分小心。

海上沒有,只能加大在陸地上的搜查。

為此,興子的韓日僕從軍便北上出馬了。

「原來如此,可是這輜重後勤的問題……」李定國鬆了一口氣。不是亂來就好,這代表著一切就在可控之中。

魏雲山正色說:「海西邊疆直隸州早有準備。因為那邊後勤轉運輕鬆,不用太接濟地方部落。故而,當地的土著部落徵集了一部分糧食,可以確保韓日僕從軍保持基本的戰鬥力。至於軍械,都是冷兵器部隊,戰鬥狀況還算良好。總之,根據目前的推測,他們還可以維持半個月的日常消耗。」

「半個月……勉勉強強撐到大戰爆發過去救援他們也是夠了。」李定國聽完,這才重重鬆了一口氣。至少,他們可以不用管這支兵馬的出現可能有的負面影響。也不用承擔見死不救的罵名:「當然,如果決定協同作戰,則另外再說。如此說來,這的確是一個好消息。」

來的援兵不是累贅,李定國放鬆了下來。

「不僅不是累贅,他們的出現,也還給了我們一個巨大的驚喜。」朱慈烺大笑,他顯然已經在軍事會議之前就得到了完整的情報彙報,這時也不弔著在會眾人的胃口朝著魏雲山點了點頭:「將這次錦衣衛的完整發現,一一說出來吧。」

「我們發現,在黑龍江下游支流克默爾河附近……」

……

卡爾-維尼瑞爾看著船隻不斷將卸下來的貨物轉運到船上,鬆開了長久以來繃緊的表情:「這些俄羅斯人,倒是不那麼真的蠢。不管怎麼說,他們還是有些本事的。」

如果沒點本事,也不可能在這土著混雜的地方尋找到這麼一處位置不錯的港口。半山環繞,將港灣攬在了平湖之內。尤其是對面就是薩哈林島,足以攔住來自太平洋的猛烈風暴。這是個平和的港灣,溫順得如同嫁為人妻的日本女子。

「也難為他們有這麼好的胃口……」想到女子,卡爾看著港口上熱熱鬧鬧的市鎮,微微皺起了眉頭。

他有些不好的預感。

轟……

一陣慌亂間,港口裡吵鬧一片。

卡爾急忙上岸,頓時臉色陰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