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一十五章:想跑也跑不了

第一百一十五章:想跑也跑不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伯力城告急。

求援的兵馬飛快地傳到了寧古塔。

在寧古塔幹活的是李岩,他聽到這個消息以後,愣在了當地。

「伯力城被圍?怎麼會,那裡明明是剛剛打下來的大後方啊。等等,東面戰場到底怎麼樣了?陛下不是打到了下游去了嗎,伯力城隔著奴兒干都司那塊可是還有好長一段距離呀!」李岩無數個問號他吐了出來。

說出這個消息的是梁益心。

曾經的順天府小縣官而今搖身一變,成了開拓邊疆的農墾大亨,也就是大地主。

而今已經到了七月中旬,早稻已經可以收割。歡天喜地收了農獲的梁益心帶著人將糧食賣到了寧古塔軍需處。這裡高價收購糧草,更是還有額外獎勵給到梁益心。比如免稅,比如降低來年稅收。以及一塊擁軍典範的牌匾。

林林總總的大小好處剛剛收入手中,卻不料從軍中聽到了這麼一個噩耗。

寧古塔是境內的後勤轉運節點,而伯力城便是銜接前線戰場與後方的中轉支點。

這麼一個重要的地方被圍,寧古塔內頓時人心惶惶。

伯力城被圍還只是其次,鹿景逸上一回就扛住了哈巴羅夫的進攻。有了這一番鍛煉以後,又加上官方支持,伯力城自然更加防禦堅固。

只是,叫眾人揪心的是前方戰場的情況。

伯力城為什麼被圍了。

皇帝陛下在卜克勒一線的戰情現在如何了。

是勝了,還是敗了。

如果是勝了,自然不應該出現被圍的情況。

可難道是敗了?

不不……

無法想像,皇帝陛下擁兵萬餘,更有強兵伏筆在手,怎麼會輸!

不可能……

這一刻,李岩這位朱慈烺的前任對手也不由由衷地為皇帝陛下祝福起來。

「不當如此啊……」梁益心更是親身經歷著朱慈烺的一次次勝利。

在京師,無數次驚險的勝利就是在朱慈烺的手中出現。

而今,皇帝陛下御駕親征。他們的對手不過是五千左右的俄羅斯兵馬,三倍的兵力優勢,怎麼還可能輸。

無論是朱笛還是李定國,都絕非庸才。而朱慈烺,更是無數次帶給這個國家驚喜。

可是……

伯力城太重要了。

這是後勤轉運的支點,是銜接前線與後方的關鍵位置。無論前方打得怎麼樣,這個地方一旦被圍,前線都將遭受到致命影響。

兩萬左右的人馬,以及火器對後勤的重要依賴都使得伯力城通往卜克勒的水路轉運道路一日不能停歇。

而今,伯力城被圍,不管前線是否是敗了。可一旦無法破解僵局,那都將讓前線極大可能淪陷……

「速速救援伯力城啊!」寧古塔里,無數人發出這個呼籲。

哈爾濱城,陸慶衍深色肅然,對著從後方支援而來的袍澤們說:「諸君,拜託了。」

這是從盛京來的援軍。

只是,援軍指揮官看了一眼地圖,苦笑連連:「此去雖有水路,可哪怕日夜不歇,抵達伯力城已經要在七日後了。」

七天……

「我們的援軍,要七天後才能進來……」鹿景逸說著。

城外,雅庫茨克的俄羅斯督軍似乎已經聽聞過哈巴羅夫在伯力城撞了個頭破血流的故事。

故而,弗蘭茨別科夫並沒有如何在意要攻破這座城市。相反,他彷彿成了守軍,在外面開始一圈又一圈地挖著壕溝。

伯力城靠河,壕溝隨時可以與河流相連。城內兵力不多,哪怕突破壕溝,也常常因為俄羅斯人迅速挖開堤壩,灌水進入壕溝。

這樣的情況讓鹿景逸叫苦不迭。

士兵們不怕泡水,但手中的火器要是泡水了卻不好發威了。

「七天……七天……」盧澤頭皮發麻:「援軍有多少人?」

「運力受限。後方徵調了幾乎所有的船隻,也才只能運過來四千名援軍。」鹿景逸低聲說。

「城外……可是有一萬俄羅斯正規軍啊!」盧澤咬著牙。

俄羅斯人可不是東亞之前遇到的任何一個敵手。不同於朝鮮與日本,俄羅斯也有火槍也有火炮。尤其是哥薩克騎士還很犀利,野戰上大明並不特別佔優。

尤其是城內僅有兩千不到的守軍,防守尚且吃力,何況攻破敵軍。

可是,打不破敵軍的圍攻,下游御駕親征的皇帝陛下就要失去後勤補給!

「為今之計,是陛下儘快攻破眼前之地。而今看來,這些羅剎鬼子的算盤不在於陛下面對的那隻兵馬。真正能夠對陛下造成威脅的,是眼前這上萬俄羅斯大軍啊!」鹿景逸說:「盧澤!不是我信不過之前發出去的三批人馬,是我真的擔心,我們真的只有這一條路了。沒有人會願意我大明強軍落敗羅剎鬼子手中。實在不行,更要救出皇帝陛下!」

土木堡之變,可是讓大明正式步入中後期,聞到了亡國的氣息。

而今若是陛下有所閃失,這大明的中興氣象也可能隨時破滅。

這個結果,沒有人希望發現。

「我親自出發!」盧澤大步走出。他旋即喊出了身邊的募集的赫哲士兵,騎上快馬,趁著夜色突圍而去。

……

夜色茫茫,望著上萬人結成的營寨,盧澤心中焦慮萬分。

他悄然發現,這營寨之中,許多已經空掉。俄羅斯人顯然不會搞野戰。

這不是投營,而是一座準備著巷戰的墳場。哪怕俄羅斯人夜襲守軍也絲毫不怕。因為,這些俄羅斯人根本不知道到底哪個房子里埋伏著暗哨與守軍,以及可怕的地雷。

不會是夜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