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一十七章:你對力量一無所知

第一百一十七章:你對力量一無所知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巴什科夫成功地衝出了在扎嶺堡東面路上的壕溝陷阱。

水面上的鐵鎖實在是太難搞了,浮橋還容易,毀掉上面的橋面就行。可將一個個浮橋鏈接起來的鐵鎖卻十分堅固,任憑巴什科夫派出去的士兵怎麼劈砍都沒法將京師鋼鐵廠出品的鐵鎖砍斷。甚至,城堡上的火炮也試圖解決這些小麻煩。一炮轟過去,雖然僥倖打中了浮橋,卻依舊只能嘆息地看著上面依舊連接著的鐵鎖。

水面上的突圍無法達成,陸地上的突圍便成了唯一的指望。

巴什科夫本來會以為路上的突圍會是格外的慘烈辛苦。

以至於他親自上陣之後更是足足準備了兩隊督戰隊。

第一隊督戰隊是為了督促士兵們衝鋒殺敵。

第二隊督戰隊卻是緊緊盯著前面的督戰隊,唯恐這些督戰隊的人也見了戰況心中沒了奮戰的勇氣。

結果,讓人驚奇的事情發生了。

當扎嶺堡的士兵們全軍衝過去的時候,除了幾隊赫哲士兵縱馬放著吊射的長箭騷擾以外,全程竟然沒有絲毫阻攔的情況。

壕溝固然難以翻閱,赫哲人的箭雨也十分討厭。

可扎嶺堡內的俄羅斯人就是這麼輕鬆地逃了出來。

他們的動作很快,一衝出來,便填平了壕溝,留出了一條可供通行的道路。甚至,他們還朝著浮橋那邊跑了過去。

若非江上來了幾艘明軍戰艦,一陣槍聲響起,這些人還能將浮橋也給拆了。

這可了不得了。

見了這番模樣,巴什科夫酣暢大笑:「看來,明軍恐怕已經被後方殺來的弗蘭茨別科夫搞得焦頭爛額,已經走上絕路了!」

聽到此番話,巴什科夫身邊的俄羅斯士兵們紛紛歡暢大笑。

勝利的曙光已經顯露,俄羅斯的榮耀即將歸於他們身上。

此情此景,如何能不讓這些邁過萬里之遙,來到遠東地區的俄羅斯人感覺興奮難耐,自豪萬分?

反倒是彼得羅看著一路上沒有明軍阻隔,卻有赫哲人的騎士遙遙盯著,心中十分不安。不同於那些從歐洲地圖來的袍澤,傑日涅夫對遠東的情況更加了解。

他並沒有草率地做出過於樂觀的決定,而是心中猶疑著,想著要不要在巴什科夫耳邊勸說幾句。忠言逆耳,雖然利於行,卻也可能因為不被接受而備受責難。尤其是眾人正高興的時候,這會兒在巴什科夫的身邊說這些話,搞不好反而要收到猛烈的訓斥。

彼得羅糾結了稍許,便決定不說了。

只是,心中那一抹不妙的預感卻是越來越快地在心中升騰起來,不斷擴大。

就當彼得羅揪心不已的時候,忽而,他驚叫地問出了聲:「傑日涅夫去了哪裡?這麼重要的時刻,傑日涅夫可不要當了逃兵啊!」

「他當然不是去當了逃兵。傑日涅夫受了我的命令,就要去接應從荷蘭人手中帶來豐厚物資的普羅科菲耶夫。很快,我們就將獲得充沛的物資,支撐我們打贏明國人,獲得這場必將屬於俄羅斯的勝利!」巴什科夫情緒激揚。

「我去尋傑日涅夫……他不應該出去。尤其是不應該這麼冒險地出去啊!在明國人的心中,傑日涅夫恐怕比起巴什科夫將軍,比起弗蘭茨別科夫督軍還要更加重要……」彼得羅心中升騰起了濃郁的不安。

對於明軍而言,傑日涅夫的重要可不是普通意義上的。而是……極端重要,重要得恨不得千刀萬剮。

傑日涅夫在盛京闖下的大禍,才是這一場戰爭的導火索。

可以說,如果真的會打敗仗。那明軍也一定會是殺死傑日涅夫以後再逃跑。

也就是說,如果明軍真的意識到戰場出現了麻煩。那也肯定不是拋下扎嶺戰場,而去阻擊弗蘭茨別科夫。

「比我還重要?傑日涅夫?一個區區無名之輩而已!哼,如果他連去接應後勤的事情都做不好,俄羅斯很大,也不會再有人收留他!」對於自己被傑日涅夫比下去,巴什科夫心中很不爽。傑日涅夫也許有些名氣,是個在哈巴羅夫之後新崛起的新秀。可再怎麼了厲害,怎麼能比得過自己這個從莫斯科來的實權將領?

傑日涅夫沒有哈巴羅夫厲害,哈巴羅夫更是弗蘭茨別科夫手底下的人。至於弗蘭茨別科夫,見了巴什科夫也要恭恭敬敬。因為,巴什科夫乃是皇帝的親信。

在這樣一層層竄接下來的關係下,自己竟然被比下去了。

巴什科夫對彼得羅這個僥倖跑出來的哥薩克心中打了個叉。

不過,他好歹有些容人之量,沒有著急著發作。

「我們來這裡……不就是為了接應後勤的糧草么……可為什麼,到現在還是這麼靜悄悄。就連那些赫哲人,也只是遠遠圍觀?」彼得羅說這話的聲音很小。但正因為這會兒很安靜,反倒是讓人聽得很清楚。

巴什科夫稍稍楞了一下,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明白了這事情有多嚴重。

他看向軍需官米哈伊爾。

米哈伊爾在他的身邊已經站了很久了,久到他頭上大汗淋漓,焦慮萬分。

這不是熱得,最近的天氣已經轉涼了。

這是冷的,急的。

「傑日涅夫……還有那個,那個,那個普羅科菲耶夫都沒有消息……」米哈伊爾囁嚅著,說出這句話以後,彷彿身上的骨頭都被抽離了出去,一下子沒了精氣神。

米哈伊爾用普通音量對巴什科夫說話,

但在這安靜的環境里,這聲音卻在所有人耳朵里清晰地顯露著。

一時間,彷彿一顆炸彈在所有人心中炸開,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