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一十九章:羅剎兵敗

第一百一十九章:羅剎兵敗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位於遠東的原野上,下午的陽光正是一天里最熱烈的時候。

漫長的白天已經迅速開始所斷,伴隨著秋天的即將到來屬於北半球漫長白天的時光漸漸流逝。而現在,一場慘烈的廝殺正在札嶺地區蔓延擴散。

寧威,這個曾經大明帝國的高官穿著與普通士兵一樣的衣服,除了帽子有些不同一樣,站在人群里的他並不顯眼。

曾經榮耀而光鮮燦爛的近衛軍最高長官眼下形狀容貌十分普通,沒了伴隨皇帝左右的權勢,沒了趨炎附勢之徒的阿諛。

寧威現在就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軍人。

也正是這樣的經歷讓寧威重新變得像是一名純粹的軍人了。在他帶領是百來人說服林中百姓部落打下雅克薩以後,寧威恢復了精氣神。

眼下的寧威一身普通的軍裝,甚至有些打著補丁,沾著泥漿,走在戰場上,身邊護衛也沒有幾個。

但他就是站在那裡,卻天然間讓這些驕兵悍將的近衛團士兵們心中崇敬,格外馴服。

這是一個貼近人心的士兵,他站在士兵們中間,同吃飯同作息,沒有半點特殊待遇。就這樣,他為皇帝陛下收服了林中百姓,打下了雅克薩等一系列俄羅斯人南下後建立的堡壘。

現在,這位一直沒有找到上場機會的禁衛軍士將領迎來了自己光輝燦爛的一刻。

「同胞士兵們。今天,我站在這裡。帶領你們即將開始一場戰鬥。」寧威嗓音有些沙啞,但熟悉的聲音聽在近衛們眼裡,卻有著額外的親切與期盼。

他們很明白,這位老將不僅是為了一場驅逐異族的戰爭而戰鬥。更是為了近衛軍的榮譽與尊嚴去戰鬥。

近衛,那是皇帝陛下貼身近衛的簡稱。

是全天下所有士兵里待遇最好,水平最高,晉陞最快的地方。為將士們提供了如此優渥的條件,但皇帝陛下卻在盛京遭受了羅剎人恥辱的偷襲。

這樣的偷襲不僅是寧威試仕途折戟之處,更是所有近衛們心中耿耿於懷,引以為恥的時刻。

「回味著在盛京里的一幕幕,每一個頭頂著近衛榮耀的男兒都深感恥辱。君視我等為國士,我等自以國士報之,無論生死艱險,無論勝負。而今,我們為君報國,更為洗刷一場榮辱之分。」寧威看向台下的士兵。

「出擊!」

「殺啊!」

……

盧澤忽然間發現自己沒事做了。他本來就是從伯力城報信而來的民間人士,雖然曾經從軍入伍過,卻並不是軍中將士。

最近一次讓那個他跟隨大軍行動,也是因為盧澤他從西面而來,曾經偵查過弗蘭茨別科夫的大軍,這才讓他跟著上了戰場。

只是,而今眼見要發生大戰的時候。盧澤忽然間發現,自己閑的沒事幹了。

西去進攻弗蘭茨別科夫的朱迪意氣風發,豪氣干雲。誓言三個小時解決戰鬥,彷彿眼前不是七千俄羅斯大軍,而是七千頭豬。

敵人已經明晃晃就在眼前,顯然用不到盧澤跟著過去偵查。

東面之敵和盧澤就更沒關係了。

這一回,出動的可是近衛團呢。

別看來的只是一個團,但皇帝陛下位於京師的禁衛軍兵力雄厚,不僅是拱衛京畿的雄師,也是皇帝紫禁城內護衛皇帝陛下的一等強兵。

一個團卻足足有六千人,還是全國軍中精選出來的強兵。但凡知曉一點明軍而今的情況就不會對他們的戰鬥力有所懷疑。

就這樣,盧澤竟然悠閑地找到了一處可以方便觀察雙方大軍的地方。他從背包里掏出了一支筆,開始在自己的日記本里簡單地繪了一副戰況激烈的戰場實況畫。花完了以後,卻忽然間動了個念頭。他……想寫日記了。

這是個良好的習慣,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習慣,盧澤一定會後悔一世。不單單是一部即將誕生的傳世之作。更重要的是……一場引起全國媒體出版社爭搶的報道即將出現。

……

大明二八二年八月三,晴、札嶺地區。

今天陽光明媚,但人的心情與注意力絕不會落在天氣這種無聊的事情上。

戰鬥打響了,一場為了恢復榮譽的戰鬥出現在了近衛團的將士們身上。

這是個光榮的使命,送去死亡。

倒下的不僅有同胞,更多的還是敵人的屍首。

戰鬥進展得比意想的更加順利。我仔細打量了一下敵人的情況,發現了他們每個人似乎都是沮喪著面孔,臉上殘留著震驚與不敢置信。

是呀,他們已經拼盡全力了。甚至,為此還犧牲了哈巴羅夫。那個可憐的傢伙,也是個狂妄的傢伙,甚至要想將伯力城據為己有,然後取一個叫哈巴羅夫斯克的名字。

狂妄的傢伙已經死了,但他的死亡毫無價值。

用盡了哈巴羅夫所有的價值,俄羅斯人悲哀地發現,他們依舊沒有探明白明軍的實力。

他們以為朱笛將軍麾下的四個團就是此番明軍的主力。

如果就這麼點兵馬,後勤轉運何至於如此困難。哪怕俄羅斯人絞盡腦汁包圍了伯力城,斷了大軍的後路,以大明而今一向闊綽的手筆,也足以再支撐一個月的耗費。

他們不會想到的是,還有一支部隊被皇帝陛下捏在手中,是最後的預備隊。

近衛團,這個守護陛下左右的大內高手們眼下終於等到了他們可以大展身手的好時機。

他們迅速發動進攻,眼前的敵人彷彿是紙片人一樣,成片成片地在兇猛的火力下倒下。

他們迅速發起重發,眼前的敵人又彷彿是尿崩了一般,一瀉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