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二十三章:公使們的信

第一百二十三章:公使們的信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佩德羅公使最近很忙碌。千里迢迢從南京葡萄牙領事館離開,他踏上了回京的道路。

在大明二八二年十二月末的這個時間裡,剛剛回到京師的佩德羅公使美滋滋地睡了一覺,休息著,還未聽聞京師里泛起的喧囂。

他需要休息,需要精神,需要更充沛的體力來面對新的繁忙工作。

來自葡萄牙的商人大批量地抵達了京師。這些原來在澳門的傢伙已經嗅到了財富的滋味,不辭萬里,將老巢轉移到了京師。這個財富雲集,權力匯聚的地方。

果不其然,在中國,這個完全不同於西方的世界。權力與財富是如此緊密的配合又如此的高效,繁複的規則以及讓人驚嘆的默契讓商人們迅速適應了這裡。當然,也有人可以固守西方的規則。只不過,迎接他們的就將是被京師淘汰罷了。

簡單說,葡萄牙人在此前的戰隊之中獲得了不少好處。

作為少數幾個從一開始就與中國表示友善與臣服的國家,葡萄牙人最近的大賺特賺。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佩德羅公使自然頗為忙碌。

比如,他最近就十分頭疼,要如何解釋一位叫做德薩索的商人在上海港的偷稅行為。要知道,這種事情商人們已經習以為常,甚至十分熱衷。

但是,在中國這個地方,許多習以為常的事情開始漸漸變得不一樣了。

十年前還是一片戰亂,政府低下的東方中國,忽然間變了個樣。

一支高效得力的稅務組織被組建起來,相應的,德索薩這樣的商人就不得不忍痛掏出更多的稅金。

更讓他感覺可惡的是,聽聞十分好客的中國人這一回並沒有發揮好客的作風作為一個遠道而來的葡萄牙人,他竟然要承受比中國人更高的稅收比例。

為此,與佩德羅有舊的德薩索自然找上了佩德羅,希望對中國政府,哦,在佩德羅的眼中,應該稱呼明國朝廷進行遊說。

「這些傢伙,可真是會給我出難題呀……」佩德羅揉了揉腦袋。

如果說佩德羅最討厭,或者是最忌憚的明國朝廷部門,首推的是錦衣衛。這個無處不在,能量強大的傢伙讓公使館裡每一個角落似乎都沒有秘密。

而僅次於錦衣衛的,自然是明國的各個稅務部門。無論是海關總署還是新成立在戶部地下名聲不大的稅務總局,都是讓有錢人們深惡痛絕的存在。

沒錯,新成立的稅務總局全然是盯著各路富豪去的。佩德羅私底下在京師投資了幾家工坊,每年都要繳納比自己工資多十倍的稅收。

「啊,也許讓德薩索入籍中國更好一些……」佩德羅想了想自己明國朋友的建議。

在他工坊的會計師建議之下,德薩索簽了一份代持協議給了自己在中國新娶的小妾。因為小妾根紅苗正的中國人身份,他順利減少了自己三倍俸祿的稅收。

但工坊里的會計師也無奈表示,按照稅務總局的本領,他們頂多半年後就能順藤摸瓜,補上這個漏洞。

為今之計,還是最好讓佩德羅自己入籍。

入籍……德薩索不是不想,而是條件不允許。

但沒關係,佩德羅已經書信一封讓自己可愛剛剛成年的次子波爾塔斯入京求學。這個京,顯然是在說中國人的京師了。

中國人投入了巨大的資源在教育事業上,更讓所有人對學習這件事有著濃郁崇高的敬仰。同樣,在大明各級高校一旦入學,戶口邊會跟著進入京師。

這一點問題上,外國人也是如此。至少,在求學的時間裡,他們是中國人。

自然,就能享受中國人身份的正常稅收優惠。

畢竟,如果真那麼容易隨便讓人就代持減免稅收的話。也沒必要區分對待了不是。

想好了對策,佩德羅就讓僕人去喊德薩索約時間,而他,則是準備拜訪一位重量級人物。

這一位,赫然便是顧炎武閣下。

而今明國朝廷里的重量級官員,聽小道消息表示。這位顧炎武閣下未來是有可能成為中國實權宰相的存在。

這樣身份的重量級官員,其他大國時節平素想要見一面都挺難。若非是葡萄牙人是公開表示了對大明的友善與追隨,還真難以結交下這樣的大人物。

只是,剛剛走到顧府,卻就吃了一個閉門羹。

「老爺不在,佩德羅公使,實在不是小人胡謅。您出了門隨意打聽打聽就知曉了,最近這些日子呀。朝中諸公都忙得團團轉呢,私下的宴請,早就停了,推了。「說完,顧府的門人便笑著搖頭,推開了佩德羅遞過去的禮物。

「最近的時候……」佩德羅一臉迷茫,但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謝謝指點,不過這個還請收下。」

丟出了小費,佩德羅趕忙尋了個報亭。

很快,他就明白為何最近明國朝廷忙得一塌糊塗了。

他拍了拍腦門,覺得自己最近是有些過分安逸了。以至於連這樣重要的消息都沒有察覺到。

一場大勝啊!

中國人有一句古老而悠久的話,叫做國之大事,在戎在祭。也就是說,對於一個國家而言。重大的事情有兩個,一個是戰爭,一個是祭拜。

佩德羅同樣明白一場戰爭意味著什麼。

葡萄牙人能這麼安逸,還不就是因為當初在委拉斯凱茲作死的時候他們站隊到了大明一方而獲得了豐厚的回報?

沒想到,俄羅斯人這麼不經打,嚴寒即將到來,卻這麼迅速地失敗了。

等等……呸。

佩德羅可以發誓,他絕對沒有半點希望俄羅斯人獲得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