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二十四章:百年暢想

第一百二十四章:百年暢想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克里斯蒂娜一定想不到,自己派出去遠赴千里的使節跑去東方中國的首都以後,想的最重要的事情竟然是賣女王。

沒錯,比起公主女天皇什麼的,遠在歐洲的瑞典也有一個女王啊。

克里斯蒂娜女王生於1626年12月8日。162年因為父王戰死,而繼承王位,成為瑞典女王。雖然榮登王位,但克里斯蒂娜這個從小被母親嫌棄而被父王寵愛的小姑娘固執地宣布自己是瑞典國王,而不是什麼女王。

可以預見,瑞典使節文斯特普這一回恐怕免不了一輪申飭。

後世,不知道多少人把克里斯緹娜當做是女**的代表人物。至於克里斯蒂娜到底是怎樣的性格,自然是眾說紛紜。

但至少目前可以確信的是,出生於26年的克里斯蒂娜現在24歲,依舊未婚。

當然,文斯特普想要撮合,難度巨大。

不僅是朱慈烺的態度全然未知,更重要的是,克里斯蒂娜可是信仰天主教的。當然不是說宗教信仰與世俗權力的衝突,而是說……天主教是信封一夫一妻的。讓一個國王當情婦,似乎有些異想天開。

……

撇去文斯特普的狂想,這一場戰爭的勝利也開始越發發酵。

比如,朝鮮人、日本、琉球以及越南三國開始紛紛上表表示忠誠,進獻貢品。

而此前一直以來沒有入境進貢稱臣的大城王朝巴薩通國王也迅速派出了自己的次子進京求學,並且搭配上了龐大的使節隊伍,從海路北上,進發天津衛,通過陸路抵達京師。光是提起大城王朝一般人不怎麼有印象,但要說起另一個稱呼,眾人表瞭然了。沒錯,這就是泰國。大城王朝而今還叫暹羅,就是後世的泰國。

大城王朝有了動作,隔壁的緬甸人自然不甘落後。

這個時候的緬甸有些撲街。

百年前,緬甸二度統一,百年王朝再續輝煌。但是,二十年前的緬甸內憂之外,又起了外患。這個外患,來自遙遠的西方。

荷蘭人與英國人相繼來到亞洲,並且都在緬甸建立了分公司,東印度公司的分公司。

東印度公司自然不是過來搞投資送關懷的,而是過來搶錢搶娘搶地盤的。

總而言之,是過來侵略的。

緬甸人對此十分苦惱,在荷蘭人以及英國人到來之前,他們早就深受葡萄牙人的侵略。廢了老鼻子勁才把葡萄牙人趕出去,結果荷蘭人以及英國人有來了。

還好,上兩任國王給力。阿那畢隆驅逐了葡萄牙人以後,繼任的他隆執政時(國富民強。他擯棄了勞民傷財的對外擴張戰爭,致力於國內經濟的恢復和發展,分配土地給無地農民。168年他還進行一次全國性普查,編製了各地戶口、耕地面積、產量和稅賦情況的調查統計,作為徵稅和徵調勞役的依據。

但是,崽賣爺田不心疼。現任國王平達力執政的時候,國力開始衰弱。

面對荷蘭人以及英國人的入侵,平達力漸漸不支。

老對頭泰國人北上抱大腿去了,緬甸人一聽,哪裡敢怠慢,連忙迅速朝著雲南的沐府示好,希望緊緊抱住大明這根大腿。

尤其是聽聞了中國人拳打荷蘭,腳踢英吉利以後,緬甸人頓時如同找到了救星一般。

大明雖然這些年有些落寞,不再如同過往一樣強大。

但天朝儒家文化圈以及朝貢體系的維持依舊讓大明在亞洲有著極高的地位,誰都知曉北面這個國家有著怎樣龐大的地位。

經營了數千年的天朝上國地位在合適的時機里得到了釋放。

大明的影響能力迅速開始擴散到原本限於一隅的東亞,開始朝著東南亞以及南亞擴散。

而這,便是朱慈烺這些天需要忙碌的事情了。

東南亞並不需要朱慈烺再單獨跑一趟就能攻略。

當朱慈烺在遠東地區抓到了東印度公司的總督卡爾以後,東南亞的歸屬就已經成了定局。

東南亞此處,有數的強大勢力除了越南三國就是暹羅的大城王朝、以及位於緬甸的若開王朝。

在兩國之上的,自然就是西方殖民者建立的殖民據點。

其中尤其以荷蘭人的東印度公司最為強大。其次,便是英國人的東印度公司,以及葡萄牙人、西班牙人的殖民據點。

後兩者一個已經臣服,已經被打怕以後也跟著臣服。

前者呢,也都是手下敗將。

有了這兩個手下敗將的例證在,加上大明千年來經營的天朝上國地位,暹羅以及緬甸迅速認清了形勢。

如此一來,整個東南亞便沒費多大功夫就淪入了大明的掌控之中。

而這,歸根到底又要說到大明在遠東地區的勝利之上。

一戰得勝,功勛卓著,收穫之豐富有些超出朱慈烺的醫療。

「真是個贏家通吃的時代啊。」朱慈烺站在紫禁城的望台之上,看向四周。宮中地基本來就高,在這裡置一個望台更是可以登高望遠,看到很遠的地方。

朱慈烺看向京師各處生民,有些羨慕他們。

羨慕他們處在了一個帝國的上升期。

而不是如同大明的對手一樣,許多都處在帝國的沒落時期上。

「陛下。東南亞各國的回禮已經備下了。還有,有三個國家請求內附。其中,有一個國家頗為特殊,還請陛下細查。」說話是外交大臣陳貞慧。

朱慈烺接過一張報告,掃了一眼,放在瞭望台的桌子之上隨後坐了下來。

身邊的宮人往來忙碌,講四周的炭盆燒的通紅。幾個宮女輕手輕腳地將玻璃斜台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