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二十八章:我講個故事

第一百二十八章:我講個故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朱慈笑,是覺得自己這種不上進的念頭有些好笑。爬書網身為大明皇帝,朱慈的權勢與財富已經到了天下之中無人能及的地步。

如果要弄一個全世界權勢人物排行榜與全世界財富排行榜的榜單來,哪怕朱慈每天睡大覺也依舊能夠排名第一,一直到朱慈死去。

但是呢,每當朱慈想起一些見聞里所見過的故事時,又覺得人世間苦難何其多。身為天下萬民之君,帝國之元首。大明的皇帝,朱慈哪裡能有半分懈怠?

「不知兩位姑娘,可有聽說過保險之事?」朱慈說。

孔洛靈稍稍迷茫,表示自己沒有聽說過這東西。柳如是顯然是見多識廣的:「保險之事,我聽說過。是個挺流行的東西。」

聽說過保險的人顯然不少,朱彝尊也聽說過,更是有過一番不堪回首的過往。朱彝尊前年進了家族裡南洋的海上生意的公司,在裡面歷練做事。做事之時,有個朋友便介紹他去買海上交通安全搶盜險。可是,這海上交通安全險一問,卻開出了一個足足六千銀元的價格。雖然足可以保五年之久,也證明了朱彝尊家族的事業龐大。

但是……六千銀元啊。那是朱慈一擲千金的雙倍了,而且,在這年頭。六千銀元的價格,拿出去都能在南京城裡置辦出一個舒適宜人,風景秀逸的宅院了。

沒錯,朱彝尊想著省點錢下來。年終結算的時候,遵照太爺的承諾,他能拿著公司一年的收益自己去花銷。

就這樣,朱彝尊便忘了這事,再也沒提買保險的事情。

可是,世上的事情有時候就是太巧合,太巧合了。

平平安安過去了半年,當朱氏海外貿易的船隊遠航南洋新加坡的時候,路上竟然遇到了海盜!這可真是一道驚天霹靂傳來,讓朱彝尊感覺天要塌了一般。

碰上了海盜,足足十三條船全都被俘虜走了。

如果說是碰上了風暴這種不可抗力,朱彝尊也還好接受一些。

可是,這一回碰上的卻是海盜。

這可真是個稀奇事了,而且還是非常低概率的事情。

因為,原來在海面上主要的海盜就是鄭氏集團。現在,鄭氏集團變成了希望公司。由大明控制的遠征公司也成了聲名赫赫的殖民集團。這都使得在大明沿海周圍能遇到的海盜都變得十分稀少,至少再也沒有成組織的海盜了。

當然,西洋海盜終歸也是有可能的。

原來就發生過這種事情,到了南洋之上,被歐洲殖民者的船隊給洗劫了。

但自從大明在台灣一戰勝了荷蘭人,又俘虜了西班牙、英國以及荷蘭人三國的船隊以後。在亞洲範圍內的歐洲殖民者船隊都乖巧得和小綿羊似的,鮮少還有敢搶劫的。

這也是朱彝尊不願意花冤枉錢的想法,他也打聽過,許多人都覺得而今大明水陸兩軍十分強大,有定期巡航的水師艦隊在,不用花這冤枉錢。

再加上這也是一條成熟的航道,都是熟人熟路,碰上風暴的可能性也很小。

只可惜,世事難料。

十三條船都被搶了,朱氏幾乎破產。雖然隨後水師給力,一番找尋後在爪哇國全殲了海盜巢穴,也救出了十三條船上的人員。

可是,上面的貨物自然是都已經轉手被賣光。

朱氏損失慘重,雖然人和船救回來以後終歸還能繼續做生意緩過氣來。但當初沒買保險的事情被傳出來以後,朱彝尊好一陣灰頭土臉,人人都覺得朱彝尊眼界太小,沒有格局,讓他氣得不行。

尤其是那叫什麼華夏保險公司的人聽聞以後,竟然還主動上門來推銷保險,氣的朱彝尊直接甩手不幹這商賈之事了。

自此以後,朱彝尊也更加對商賈之事不喜起來。

而今,朱彝尊聽朱慈提起保險,當即便冷嘲熱諷地說了起來:「我當這位兄台是個什麼來路,原來卻是個賣保險的。保險保險,一紙文書,巧言令色取人家財萬金。閣下的職司很有前途嘛!」

說完,朱彝尊便哈哈大笑了起來,更是繪聲繪色地說那些賣保險之人的故事。說著這些賣保險之人如何如狗皮膏藥一樣,黏上了就甩不掉,自己愣是實在甩不掉,才施捨地買了一些。

朱慈臉上表情微微一抽。

賣保險和狗皮膏藥一樣,那是後世常見的情況。但也不都是如此,至少公司主體買保險的時候,很多都是必要的。

比如後世天津大爆炸,許多企業被爆炸損毀十分嚴重。但是,這些企業卻並沒有因此就紛紛倒閉。許多都是按慣例會買一大堆保險,這種爆炸原因造成的損毀也是理賠範圍內的。

故而,朱慈對此記憶尤深。

當時天津大爆炸事情發生之後,竟然有人花了大篇幅說起天津保險行業會因此利潤被抽干。因為都得賠進去。「」

朱慈當時的第一反應是這些保險公司真肥……這麼大的爆炸,這麼高的損失,這麼巨大的理賠額。這些人竟然只是把利潤丟進去……

撇去這些題外話不論,朱彝尊這一歪樓,氣氛頓時變了起來。

大家看向朱慈,似乎都有些擔心。

賣保險的人真這麼恐怖如騙子一樣,是不是自己得離遠一點?

柳如是輕哼一聲,看了看孔洛靈,她想提醒一下自己那個糊塗的小妹妹。不過,一看孔洛靈笑吟吟又專註地聽著大熊貓先生說話,柳如是頓時失去了勸說的興緻。她沒興趣繼續做無用功了。一年與此,柳如是覺得有些挫敗,又狠狠瞪了一眼大熊貓先生。

被柳如是瞪眼了,朱慈有些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