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二十九章:美人如玉

第一百二十九章:美人如玉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朱慈烺的故事講完了。

場上的氣氛也悄然一變。

這的確是個真實的故事,京師里也不乏消息靈通之人。他們也多少聽說過這件事的細枝末節。這回聽了朱慈烺又將原委講出來,紛紛都是唏噓不已。

「這些年,人間慘劇其實何曾見得少了。」徐秋這會兒也忍不住開口:「算起來,此前戰亂的時候。千里荒野,白骨一片。尤其河南之地,而今譽為中原富庶之處。實則不過十年前,那裡可是戰亂連連之處,諾大的河南,就幾處大城裡有些人煙。」

「而今太平一些。窮人家還是有許多呢。」孔洛靈怔怔地說著,似乎也想起了自己的往事:「而今的年月,總的來說比此前是好了許多了。」

「發展才是硬道理。」朱慈烺頓了頓,又說:「儒家的學問,總是想著如何治人,而不是想著如何治事。朱彝尊,你的言辭讓我感覺很熟悉。朝堂之上,原本都是你這般人。想著如何治人,想這如何弄權。但是,朝堂這些年看下來。我想你應該感受到,或者也明白,這樣的人……是越來越少了。當然,不是說他們都憑空消失了。而是說,朝堂之上,已經鮮少會由這些人存留之地了。」

說完,朱慈烺深深看了朱彝尊一眼走了。

這個小年輕雖然言辭挺沖,朝著自己齜牙了一陣。但說歸到底,也沒多大仇。

朱慈烺教訓了幾句,便轉身離去走了。

這時,徐秋猛然地想起了什麼,在河東別院里尋了好一陣子。

終於,他在一個隔間里的書報亭上尋到了一堆報紙。

柳如是感覺有些不對勁,看徐秋來回找來找去,走過去問道:「徐公子,不知可是有什麼東西想要找尋,如此匆忙?」

「是一份報紙。」徐秋一連翻閱起來,一目十行掃過去,很是焦急的樣子。

「哦?怎麼如此匆忙,可有需要幫忙之處?」說著,柳如是讓春喬又多點了幾盞燈。

河東別院的元宵晚會做的十分熱鬧,燈火闌珊,夜晚如白晝。但這年頭在晚上點燈的成本是很高的,一般而言,並不會點多少燈。

「不用不用……找到了。找到了,是景山學校的新聞。」徐秋找到了想要的那篇新聞,隨後,嘴巴長得好像能放下一個雞蛋一樣,久久愣神。

尖刺,柳如是還以為這傢伙魔怔了呢。

春喬趕忙上去掐人中。

也不知道是真的魔怔了,還是被這用力一掐弄得疼了,猛然叫出了聲:「啊!」

這一叫,反而把柳如是也給嚇到了一點,趕忙道:「徐秋公子!若有什麼事情,可趕緊說呀。我也好去尋醫生來!不,看你這情況,我看還是得趕忙送去陸軍醫院裡修養幾天。」

客人要是在河東別院里出了什麼事,柳如是還真有些擔憂。

「不是,不是。柳大家過濾了。我可真的沒什麼大事,只是驟然間發現一個難以想像的事情,有些驚訝道了。對了,剛剛那位講故事的……的……總之那一位可還在?」徐秋說著,又有些恍惚了。

「哦,那位大熊貓先生啊。應該還在吧……」柳如是皺起了眉頭,忍不住伸手去看報紙。

徐秋下意識想要阻攔,但想了想,又指著標著景山學校報道的新聞示意柳如是去看。

「景山學校,是一處為京師外來學子求學而準備的學校。本來,教育總署是沒有這筆經費的。是有人親自捐資,這才趕在去年夏日修好了這個學校,順利開學。這捐資之人……」徐秋回想起了剛剛那一位的話語。

他可不就是說,景山學校是他捐資修建的么?

這種事,沒人敢說謊的。

今日雖然是個假面聚會,但假面後的人是誰,明日隨便一打聽就能知道。

「是……是……是皇帝陛下?」柳如是杏眼圓瞪,他看著徐秋,所有的疑惑恍然大悟。

報紙被柳如是迅速丟下,他大步衝去,回了正廳。

這時,朱彝尊還有些失魂落魄。

因為,就在剛才,孔洛靈跟著朱慈烺走了。

這黑燈瞎火的大晚上……孤男寡女,竟然走了……走了……

也許是朱彝尊有些想歪,但是這個時候這個點,實在太有些讓人容易誤會了。

不過……朱彝尊也的確會有些誤會。

朱慈烺穿著大熊貓外套,到了河東別院給每一個客人準備的單間,開始換起了衣服。

「陛下,我進去幫你吧。」孔洛靈淺笑地說著。

朱慈烺有些不認路,他是喊孔洛靈幫忙帶路的。

這解脫了朱慈烺的小尷尬。這東西,穿上容易,可要是脫的時候就有些費勁了。

這年頭又沒有拉鏈那種方便的東西,穿衣服扣扣子,很是麻煩。朱慈烺平時不做這些事情,想要解開還挺麻煩頭疼。

不過,朱慈烺也有些驚訝:「孔院長認出朕了?」

「陛下這稱呼變幻,可是有些讓人很遺憾呢。這一聲院長喊出來,可真是生分。就是喊小青也比這個好。」孔洛靈癟著嘴,白了朱慈烺一言。

雖然嘴上說著這些不情願的話,但孔洛靈還是進了單間里,給朱慈烺拆開了這間宮廷大匠製作的大熊貓外套。

果不其然,穿著一身青色長袍的朱慈烺大汗淋漓地又驚訝地看著孔洛靈。

果然,是貨真價實的朱慈烺。

皇帝陛下長什麼樣,雖然見的次數不算多,孔洛靈早已記了下來。

事實上,哪怕見陛下次數不多。但以朱慈烺的身份,自然是畫像眾多。平素里,各類報紙有的是關於陛下附帶畫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