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章:中東新篇章

第一章:中東新篇章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有時候,朱慈烺也會忍不住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太著急了。畢竟,這個世界太大了。

繞過好望角的非洲,通過大西洋北上去歐洲的道路太漫長了。

遙遠的距離讓一切雄心都變得極易折斷,而不得不放棄。

放棄?

不,對於朱慈烺而言。這個辭彙無法接受,他不會放棄的。

這不是朱慈烺喜歡的東西。

所以,朱慈烺要解決與歐洲爭雄的困難。那麼,就要竭力縮短與歐洲的距離。

從陸路過去?

這似乎是個好問題。古代的絲綢之路就是這樣解決中西交通的。但是,中間大片大片空白地帶急需大明去填充勢力。

西域、中亞、中東。沒有一個地方是好處理的,每一個地方都需要大明用龐大而瑣屑的精力去應對。嚴格來說,一路上的任何難關都不需要太大的精力。

只要坐在皇位上的是個正常人,只要朝廷能夠發揮正常水賓士理政務。不管是西域也好,中亞也罷,亦或者中東地區,大明的旗幟遲早會飄揚上去。

但是,這些都需要時間。而這個時間可不是說一天兩天就能做到的,這是要一百年,兩百年的尺度去衡量的。

無他,朱慈烺足足要等兩百年後,這個世界的技術水平才會發展到鐵路時代。那個時候,大明才能真正達到對亞洲大陸的穩固控制。也正是要等兩百年後,漢家兒郎才能不斷完成人口爆炸,從眼瞎的一萬萬人擴張到一百億。

到那個時候,亞洲也許已經被漢家兒郎的腳步所站定。才能徹底穩固住對整個世界的統治。

所以,路上方案讓朱慈烺猶疑了很久,最終還是不得不放棄。光是一個北疆開發計劃就已經讓大明投入了一萬萬銀元,雖然分期二十年之久,卻也是個工作量浩大,無法忍受的時間尺度。

不走陸路,那顯然是更有發展前景的海路是個放心。

通過大海,大明的力量可以在本時空技術水平的支撐下完成一個日不落帝國的建立。一如西班牙一樣,位於歐洲西南部的西班牙就是依靠著海上霸權在歐洲稱霸,控制拉丁美洲,將殖民地輻射到了亞洲的菲律賓,是第一代日不落帝國。

其後,無論是海上馬車夫荷蘭還是名留青史的日不落帝國英國,都是因為有著強大的海軍力量控制了海權,這才控制了世界。

大明,一樣也需要用海權來延伸對整個世界的掌控。

不僅是為了歐洲,也是為了美洲。只有能夠將大明的控制能力與威懾能力延伸到歐洲,大明才能順暢地抵達將美洲一舉吞下。

只不過,這裡不是後世。

有些十足關鍵性戰略節點的地方還不存在。

好在,朱慈烺知曉。

既然知曉,那朱慈烺怎麼能放棄呢?

哪怕眼下這些距離大明還很遙遠,朱慈烺也一定會去博一場。他已經有了大明這個龐大國家的國力在背後作為依仗。如果有這樣好的牌不打下去,朱慈烺會一輩子都不甘心的。

這第一個支點,朱慈烺已經研究很久了。

一直以來久久沒有在朱慈烺身邊報告工作的張鎮算算時間,也該回來報告消息了。

張鎮,作為大明海外情報的負責人,被朱慈烺丟出去開拓新的業務空間了。國內的情報工作做得再好,終究也是守成的工作。再加上張鎮與魏雲山老是固定工作也不妥。

於是乎,朱慈烺調整了一番錦衣衛的人事安排。張鎮就這樣被朱慈烺丟到了奧斯曼帝國。

沒錯,聰明的你已經猜到了。

朱慈烺選的支點,就在奧斯曼帝國。

奧斯曼帝國,這可是集齊了一個強力稱號的世界性大國,但凡歷史書稍稍注意一下,就難以忘記這個國家。

這個稱號體系,便是傳說中大名鼎鼎的亞歐大帝國,亦或者亞非拉跨洲帝國了。

最早的就是羅馬,其後還有壓力山大帝國、波斯帝國、阿拉伯帝國以及而今的奧斯曼帝國。地域橫跨亞非拉,乃是中西方之間橫亘著的一個龐然大物。

當然,對於朱慈烺而言。這一個龐然大物,大有餘,強不足,就是一個外強中乾的肥肉而已。

朱慈烺的力量不能直接威懾到英國、法國以及西班牙這些國家。可對付一個奧斯曼帝國,朱慈烺還少了手段?

西域固然還沒有穩固控制,但大明的軍力卻可以碾壓過去無誤。別看前有葛丹,後有準噶爾之亂,看似清人對西域久治不愈。但以大明的軍力,對付西域卻不難。

一朝大軍碾壓,於大明而言全然不慫。其次,比起清人。大明一樣還有一個殺手鐧,那就是移民。

清人對於邊疆領地的控制手段雖然在封建王朝里算得上是巔峰之作。但是,比起漢人王朝。清人有一個致命短板,那就是本族太少了。旗人才是清人的統治力量,但旗人人口稀少,拿去監視中原地區各大城市都不夠,就別提邊疆之地的充實了。

大明不一樣,移民能解決大量邊疆不固的問題。哪怕漢人少了,朝鮮人日本人越南人這等儒家文化圈的也可以改造改造。

通過對西域的控制能力,朱慈烺全然可以建立起對中東的威懾。陸上,朱慈烺只需要越過厄魯特蒙古部就可以直抵位於後世伊朗的薩菲王朝。

薩菲王朝與奧斯曼的關係可是不一般的。

兩國之間,自然不會是關係良好這麼簡單。這就如同德國與法國,中國與日本一樣。當然,中日之間還有些不一樣。在漫長的歷史長河裡,大多數時候日本都是乖巧地溫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