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章:帝國的友誼

第二章:帝國的友誼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有的時候,柯普呂律是很佩服眼前這個異教徒的。

不信教的明國人張鎮來到奧斯曼帝國的時間僅僅只過去了不到一個月。就是這一個月的時間,張鎮在奧斯曼帝國混的風生水起。

與柯普呂律想像之中應該低調謹慎,彷彿隱形人一樣的密探不一樣。張鎮光明正大,誰都知道他是遙遠東方帝國皇帝的親信,是秘密機構錦衣衛的負責人,是兇悍明國人的頭領,剛剛在埃及開羅給一個不長眼土豪丟進了十多顆腦袋進了他的宅院。那是當初挑釁過張鎮的馬穆魯克五十。

強大的戰鬥力,豪富的身價以及背後強大的帝國。

最近兩年里,柯普呂律越發聽說了來自東方中國的無數傳聞。當然,歷史書上的東方中國已經從唐演變到了宋,度過了可怕的蒙古人時期以後,迎來了重新為漢族人主導的明。

這就如同,中東地區已經不再是阿拉伯帝國,而是奧斯曼土耳其帝國一樣。

時光滄桑變化,但唯一不變的,似乎是東方的中國依舊強大。

這讓被薩菲王超壓過一頭的奧斯曼帝國感覺有些沮喪。

西方的那些小國自從在西面大西洋里找到了新大陸以後,就越來越遠離奧斯曼帝國了。往來的貿易開始變得稀少,歐洲人依舊是那麼可惡。

奧斯曼的國勢已經頹唐了很久,用一句內憂外患來總結也不為過。

新皇帝剛剛登基只有四年,也許,對於一個正常的皇帝來說。四年的時間已經足以掌握權柄,大刀闊斧地改革振興國家。

但是,默罕默德四世可真不是個正常的皇帝。

因為,而今默罕默德四世才十歲呢。1642年出生的默罕默德是在父親被廢黜的背景下登上黃偉。而今,朝政由其祖母與母后主持。

這樣的背景,足以證明奧斯曼帝國所處的危機。

上層的爭鬥重創了奧斯曼帝國的統治能力,貪污的官員與潰散的士氣讓讓柯普呂律對奧斯曼帝國未來的國勢感覺到了濃重的擔憂。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柯普呂律哪裡會認為奧斯曼帝國有這樣的底氣對國事蒸蒸日上,政治一片清明的中國表達不屑?

至於那些伸手敲剝的地方土豪,柯普呂律只有不屑一顧的冷笑。

有些人自以為身處地主位置,強龍不壓地頭蛇,總要分潤一些好處給他們。但是……明國顯然?這樣一個村子呀。

也許,他們可以找一些小得不能再小,軟得不能再軟的柿子捏一捏,敲詐一點好處。

但是,毫無疑問。錦衣衛統領身份的張震不是一個軟柿子。

沒有任何軟柿子有這樣的本事,隨口就能談論著一支在波斯灣閑逛的明國艦隊。

能夠讓薩菲王朝吃癟的艦隊。

這一句形容,足以讓伊斯坦布爾人知道這個張鎮的分量。

柯普呂律第一時間來了,他的態度十分親切友好,甚至稱得上急切。

他很清楚,這是自己最佳的時刻。

再早一點,來到張鎮身前的都是伊斯坦布爾的蠢貨,只想著從明國人手中敲詐一點好處出來。再晚一點呢,那些真正的大人物知道張鎮的分量以後,就會迅速趕過來。

比起那些蠢貨,柯普呂律更聰明,更謙卑友好。

同樣,比起那些伊斯坦布爾里的大人物呂律又顯得更加誠意萬分,更加謙卑了。

沒辦法,眼瞎的柯普呂律不會想到自己會在四年後執掌這個帝國。

眼下,他迫切需要給自己一個足夠重要的幫助,讓他來鞏固國內的權柄。他甚至還沒有想過,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夠成為帝國的高官。他只是需要足夠的權力改革帝國。

「對國民的尊重與庇護,真是文明之光國家才會由的存在呀。大明,自由的燈塔,閃耀著光芒的世界。張先生,你的到來讓伊斯坦布爾沐浴了東方文明的光輝。在這樣美妙的開場之上,廢黜期待強國能夠為我們帶來怎樣的驚喜。」柯普呂律笑著請張鎮進入自己的宴會廳。

裡面,妖嬈的舞娘,喜慶的音樂以及豐盛的菜品一一在列。讓張鎮有些驚訝的是,上面竟然還有許多中國菜。以他的眼光,可以認得出來,那是粵菜的菜式。

中國人已經遠抵奧斯曼,這讓人驚訝。

顯然,更加值得人驚訝的也有奧斯曼人的鄭重。

「大明的到來,從來都是本著互利共贏的心態來到陌生的世界。我們懷揣著最誠摯的心情對待自己的朋友,為他們帶來我們的文明。東方的文明,中華的文明不同於西方那些基督徒喊打喊殺的粗鄙文明。在我們看來,真正的文明,是讓人世間的一切變得美好。擺脫貧窮枷鎖的自由,穿舒適美麗的衣服,**致的中華料理,坐高速行駛的車輛,住典雅壯麗的房子。一切時尚、舒適、奢華的生活方式,我們都能提供。」張鎮拍拍手。

「衣食住行,各國自有自己的喜好。中華料理讓人驚訝,其中可以貿易的財富當然是有的。但是,我更期待張鎮先生再提供一些高級貨。」

不得不說,中國人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讓人驚訝。

柯普呂律第一次吃到中華料理,第一次見到中華時裝,第一次看到拔地而起的中式高樓、第一次乘坐舒適的東風牌馬車時,柯普呂律都難以掩飾自己的震驚。更別提,伴隨著張鎮來的船隊里,還有無數來自東方的經典與新奇貨物。

絲綢、瓷器、茶葉、紙張自然不必提。可是,那些標價昂貴,卻製作精美的廣式涼茶是什麼鬼?一小罐,竟然標價一個銀元,都可以買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