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章:李愛卿學壞了

第五章:李愛卿學壞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一晃眼,過去五年了把。www.pashuw.com」朱慈在西苑的昭和殿招待了李邦華與倪元璐。

「陛下,有五年了。再多算算當初遇到陛下的時光,七八年的時間,就這樣一晃而過了。」李邦華與倪元璐說著,紛紛都是回憶起了往事,唏噓不已。

朱慈與兩人是在京師一次講學裡認識的。

那時起,李邦華與倪元璐就是朝中大臣了。

兩人並不是有些邊緣化的大臣,而是朝中正兒八經的大員。倪元璐稍遜一些,李邦華可是真正的重臣。

但是,在那一次講學裡,兩人看到了大明新的希望。

一晃眼,朱慈掌權也過去了五年了。

從朱慈穿越起算呢,也是八年有餘了。

三人都覺得有些唏噓。

「八年時光,朕出宮以後。內戰叛逆,外揚國威。好多事情,在做之前,幾乎沒有想到過能夠順利做出。現在做到這一番事業了,回想起來,真覺得恍然如夢。」朱慈年紀輕輕,這一番老成的話說出來,李邦華與倪元璐都感覺有些汗顏。

「陛下所成功業,足以彪炳春秋。中興大明之事業,已然可以傳唱千古了。隸屬前朝各代的先賢,也少有今日之成就。」倪元璐安慰地說著,心中猜著朱慈的想法。

倪元璐左想右想,始終沒想明白朱慈意在所指。

反倒是李邦華想起了最近的一些布局,試探著說:「陛下春秋鼎盛。江山大業,還長遠得很呢。」

「李愛卿。你覺得,大明而今成就。如何了?這天下布武,可有想法?」朱慈目光灼灼。

李邦華對上朱慈的眼光,卻是久久沉吟了起來。

當今聖上,無論是與崇禎皇帝比還是天啟皇帝比,都是截然不同的存在。如果真要比,那是超過成祖皇帝,比肩太祖皇帝的存在。

崇禎與洪武皇帝比,不僅是功業上的巨大差距,其權柄實際上也是相差巨大的。

看似,兩人都是皇帝,都是大明的皇帝。

但實際上,其中的差距可真是海了去了。

作為創建大明的朱元璋,那真是大明體制想怎麼改就能怎麼改。其統御九州的能力固然被後世有些鄙夷,但朕計較起來,真真是大明曆代皇帝里,最頂尖的存在。

能力出眾,又是大明的創建者。朱元璋自然是權柄無限。

但是崇禎皇帝便不行了,從祖宗里繼承的家業固然合法性無憂。但權柄與能力都是欠缺。

這就好比公司創始人與職業經理的區別一樣。雖然都是公司老大,但細究起來,兩種人對公司的掌控都是全然不一樣的。

如果早些年,對上朱慈的一些任性舉動。李邦華還會本著首相的權責去管束一二。

畢竟,朱慈年幼。年輕氣盛的年輕人做事總是有不周到之處。

可是,就是在那幾乎所有人都不看好的一次次險境里,朱慈拿到了一次次戰爭的勝利。完成了常人所不敢想像的任務。

就是在那一次次似乎全然不能理解的錯誤決定之後,再過一兩年去看,便證明了朱慈的高瞻遠矚。

也有一些極其複雜的問題,有些人到了最近,才能恍然發覺皇帝陛下的謀劃,感覺到了這一個個皇帝陛下堅持推行政策背後的真正用意與作用。

比如教育。

每一個儒生都十分歡迎朝廷加大對教育的投入,他們渴望有教無類,歡呼大明境內多出來的每一個讀書人。

但是,在朱慈的教育體系之下,儒生們驚訝地發現……這些讀書人與他們這些讀書人,可真有些不一樣啊。

初級小學,中級學校,高等學堂,軍事學堂,工業高等學堂。

一個個全然不同於過去私塾書院教育模式的教育體系在朱慈耗費萬萬兩白銀之後全面鋪開。

據傳一一被朱慈審定過的教科書教導學子的內容,讓那些讀書人已經不再是簡單的儒生。

從前的讀書人,是未來的特權階層預備役。但現在,在朱慈調教下的讀書人,則是回歸成了最普通的那種學生。

而結果,似乎還不壞。

每一年科舉考試過後錄取的學生越來越堪用了。

數學、財務、地理、天文乃至於小說戲曲這些從來不被儒生們看在眼裡的歪門邪道成了新一代學生們熟稔的事物。

而這些學生歷練政務之後,表現的本領甚至讓許多已經工作許多年的前輩也驚嘆不已。

到這個時候,所有人才恍然大悟。

朱慈巨額投入之下,並不是壯大了儒家讀書人這一個特權階層。而是重構了專業的事務性公務員,更讓讀書成了百業匯通的源泉。而不是只成了官僚後備軍。

比如在恆信商行、軍工工坊這些地方,就多了越來越多讀書人的加入。

……

如此重重,都說明了朱慈的不一樣。

李邦華而今已經掌權五年了。掌權越久,李邦華越是能感覺到朱慈對時局的把握。

看似,李邦華重新代表著文臣登頂,名副其實地獲得了宰相的權力,完善了大明兩百多年來政府機構頂層設計的缺失,權柄滔天。

但實際上,朱慈言出法隨。新年一出,朝廷立刻多出來了十多個部級官員的空位。

雖然,那一個個空位都全然是新的官職,新的權力劃分,新的很多人陌生的政治架構。但是,權力瓜分盛宴的背後。證明著朱慈對時局的強大把握。

果不其然,教育部部長朱之瑜、文化部長陳子龍、關稅總署常志朗、公安部長司琦、中央銀行行長徐煥武等等原來有些陌生的名字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