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章:揮斥方遒

第六章:揮斥方遒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李邦華對日本與朝鮮的情況摸得頗為清楚。

這年頭,投資渠道是相當狹窄的。

投資土地,被視為是多數人僅知道的增值手段。雖然,開辦工坊已經是一個發財的不二法門。但是,有膽子創業的人依舊是稀少的。

也有的人,寧願把銀子都存到各家錢莊里。

只不過,也許是賺到錢的人越來越多。錢莊現在收儲竟然不給利息了。這時候,大明的國債就成了一個新的投資渠道。

也許對於普通人而言,政府借錢,那豈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可對於此時的日本朝鮮而言,大明就是後世的美帝。就算美國人沒有信用,日本也得表現得出一副美國人一定會很有信用的樣子。

再者,對於日本與朝鮮兩國而言。他們每年進口龐大的大明貨物,早已經是貿易逆差巨大。日本與朝鮮人的貴金屬貨幣,那些金子銀子,都在購買大明貨物里花了很多。市面上,漸漸都只剩下大明的寶鈔。

「朝鮮與東瀛國想借錢,恐怕會有些心不甘情不願。但是,有一個,不對,三個國家一定很願意買大明的國債。」倪元璐也出聲建言。

朱慈一聽三個國家,頓時猜到了:「越南那片地方,最近情況怎麼樣了?」

「大明各處軍工工坊都賺了個盆銀缽滿,初步估算,出口了大概一千六百萬銀元的軍火。」倪元璐笑著說。

「越南人現在還有錢?」

「現錢,真金白銀的。估計是很難,但是……越南卻也是有好東西的。」倪元璐笑著說:「首先是糧食,不過這個量不多。三國都要打出狗腦子了,糧食是越來越少了。但越南願意給人,賣給咱們當契約奴。而今東南亞各處殖民地都需要人手,這個放到市面上會很受歡迎。」

「都是戰俘?還有什麼值錢的沒?

「沒錯,都是戰俘。但也不排除會由些是抓的。此外,最應當關注的就是銅礦了。老街生權發現了一個大銅礦。另外,煤鐵礦山越南也有不少。這可真是解了燃眉之急了。大明南方各處百業待興,眼下興修房屋都需要大量的鋼筋水泥。兩廣、兩湖還有廣西雲南,都想要修幾個大的煉鐵廠。可是,鐵礦與煤礦都都是稀缺。」倪元璐說。

「那也去越南多發發國債。國債這事兒,到期了自然是能還出來的。畢竟,今年發一萬萬五年期的國債。到了三年後,咱們可以發三萬萬銀元的國債嘛。再到十年後……」朱慈看著李邦華與倪元璐都有些尷尬地笑。

朱慈也笑了幾聲,緩緩說:「諸君。未來之世界,不再單單是孔老夫子幾本書里能說透治國道理的世界了。世界都是發展的,變化的。一代更比一代強。治國之道,更是會推陳出新。比如這國債的事情,不用想著是借的錢一定要還。沒錯,弱國借了大明的錢。那是一定要還的。可我大明,要做的就是讓全世界各國都想借錢給咱們,必須借錢給咱們。但是,還不還,大明說了算。」

「到時候,一睜眼就是幾萬萬銀元的債。大家都睡不著覺了……」李邦華約莫有些猜到了朱慈的意思,可還是不太安生。

「到那時候,擔心大明還不起的。應該是世界各國,卻唯獨不應該是大明。」朱慈忍不住想起來後世美國人的國債。

好傢夥,美國僅僅是欠了外國人的國債數目就達到了六萬億美元。

美國人一年2015年總稅收收入才三萬億多點,這還是收入,實際上財政赤字下還存不下錢還債。

但真正擔心還不起的,肯定不是美國政府,而是買了國債之人。

比如日本,美國國債存量過萬億。

「還記得,朕當時定下的,全國百姓退休工資的事兒么?」朱慈說的是只要簽了勞務契約的,收取一筆費用,退休後就給錢。實際上是社會保險。

「記得。陛下此舉仁義,萬民無不感恩戴德。」李邦華徹底明白了過來。

「沒錯。實際上都是一個道理。大明不能做獨夫,在沒有真的統一寰宇之前,也做不了獨夫。」朱慈說:「所以大明要與各國利益捆綁。退休的錢是一種利益捆綁,借錢也是一種利益捆綁。讓各國離開了大明,損失遠超過收益,這比任何盟約都更有意義。」

「臣明白了。三月之內,臣會解決一萬萬銀元的國債售賣之事。」李邦華瞭然。

「看來,兩位愛卿應該也明白了。」朱慈抿了抿嘴,說:「這開疆擴土之事,還是要繼續做下去,擴大下去。東亞寥寥數個國家,就滿足兩位愛卿了么?東南亞,南亞,西亞中東數百個國家。朕,也要一一收入囊中啊。這開疆擴土,可並不意味著是純粹的投入。其實,很多時候收益回來時非常快的。」

比如國債放出去,實際上就是把朝鮮、日本以及越南三國割了一輪韭菜。

而這,還是頗為簡單粗暴的手段。

等大明的新一代官僚們成長起來,摸索熟練了。到時候再簽訂幾個什麼《廣場協議》,那割韭菜的手法就能更加隱秘,更加高明了。

「陛下……打算從何處擴張?」李邦華回味過勁兒了。

沒成想,朱慈繞了一大圈子。原來都是為了這對外擴張的戰略呀。

只是,他有些不確定朱慈是打算去哪兒。

「從前,唐朝的時候。有唐森去西天取經,說是取回正統的佛法來。眼下,大明經世致用的文章當然是不用西人經書的。可朕呢,卻想要從東土大明而來,去往西天送經一場。」朱慈沉吟說:「這西天,天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