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九章:搖錢樹

第九章:搖錢樹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我們想要聯合起來打擊中國人的柔佛王國……已經在一個月前,被一支五百人的軍隊消滅了。消滅了……」這句話從韋恩斯坦口中說出來的時候,有種說不出的哀怨,尤其是最後兩個詞語不斷的重複,更是增添了這種哀怨的感覺。

這樣的哀怨,讓下午花園裡的兩名東印度公司要員身體一僵。

他們談論了一下午,說的都是什麼?

是抱怨不能聯合柔佛王國對付中國人啊!

可現在,這支被他們看好的重要力量竟然就被中國人滅了。

滅了……滅了……

邁克爾與愛德華也是感覺有種餘音繞梁,三月不絕的感覺。

他們可以發誓,這絕不是什麼聽到了滿意音樂後的回味,而是一種不敢置信的震驚。

「柔佛王國,若是我記得不錯。他們足足又一個蘇格蘭那麼大的領土,治下的人民超過數百萬。他們的王可以調動至少一萬名士兵。他的士兵里,甚至還有許多裝備了來自西方的武器,火槍還有火炮!」愛德華不斷地強調著柔佛王國的強大。

同樣,邁克爾也是不敢置信。他當初就拒絕了來自本土的命令,要他去出使柔佛王國取得合作。當時,邁克爾並不願意與柔佛王國合作。

不僅是因為邁克爾知道柔佛王國可惡的大胃口,同樣,他還是一個主張消滅任何不服從敵人的強硬派。

沒錯,邁克爾連中國人都不願意低頭,怎麼會願意向一個區區柔佛王朝低頭呢?

但很快,邁克爾了解到叢林的可怕,明白了雨林里的殺機以後,又無奈地熄滅了自己試圖動武的想法。

荷蘭人本錢雄厚,又經營日久,有無數的手段可以炮製那些土著。但是,英國人還不行。他們並沒有在東南亞站穩腳跟,就是在印度,他們也只是處於一種與印度人通商友好相處的階段。

這些印度人顯然不會想到,這些看似和善的海上來客有一天會起了要統治印度的想法。

而更可怕的是,他們還做到了。

「無法相信……」邁克爾腦內回想了很久,終於吐出來這麼一句話:「如果中國人真的有這麼強大的實力。為什麼,他們一開始就沒有滅亡柔佛王國?我們之所以想要聯合柔佛王國對付新加坡的那些可惡明國人,就是因為柔佛王國與新加坡的中國勢力為敵,雙方水火不容,矛盾眾多。」

「這個問題,我想我有答案。」韋恩斯坦沒有多做疑慮就解答了疑問,事實上,他也的確有一個重要的議題希望老夥計能夠支持他的想法:「因為中國皇帝來了。此前,中國人的軍隊力量還沒有徹底穩固到東南亞的角落裡。現在,一支超過數萬人的龐大船隊已經越過南海,進入了新加坡。當他們抵達東吁王朝的時候,柔佛王國就被中國皇帝的禁衛軍給滅亡了。」

「中國皇帝的禁衛軍團?」愛德華稍稍有一些印象:「我記得。就如同土耳其的什麼耶里軍團一樣,都是強大的存在。當然,現在的土耳其那什麼軍團已經並不強大了。既然有一整個軍團,以中國人充沛的軍隊數量,倒還算理解。」

中國人的人多,是愛德華與內部反對派爭論時聽到的最多的話語。一萬萬人口的確強大,但首先他們也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能夠統一起來,團結在一起作戰。

建州一樣人口不多,鼎盛時期,他們的主要戰鬥力也只有十幾萬。但是,他們依舊將人口百倍於自己的敵人擊敗,差一點就能滅亡了明國。

這個理由,是一直以來讓愛德華鑒定自己信念的主要論點。

邁克爾聽了韋恩斯坦的解釋,心中也是好受了一些:「沒錯。但是中國人也一定很不好受吧,數萬人的軍團,軍費的開支一定非常龐大。謝天謝地,也許中國人就要因此失去繼續染指亞洲其他地方的力量了。」

「夥計們,也許……我想,有一個很重要的細節你們可能沒有注意……」韋恩斯坦幽幽地看著兩位老朋友,低聲說:「我並沒有說……中國人派出了一支軍團。事實上,中國皇帝朱慈閣下派出的只是一支小分隊,如果我的情報沒有錯誤。嗯……他們只有五百人。」

五百人滅一國……

五百人滅一國……

五百人滅一國……

……

這樣的壯舉,也只有當年西班牙人征服美洲時的故事才能比擬吧?

但是……那可是美洲的那些毫無文明的土著啊!

他們連像樣的鐵制武器都沒有,自然非常容易被裝備了火藥武器的殖民者擊敗。

但是,這可是一群讓英國人都很頭疼的柔佛王國土著。他們的軍隊戰鬥力也許不高,終歸是有的。再加上叢林的環境……就這麼拜拜了?

再怎麼不敢相信,一群人終歸是要面對現實的。

良久,韋恩斯坦才打破沉默:「兩位老夥計,我想我們更應該考慮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中國的皇帝陛下已經帶著他的龐大船隊即將啟程離開東吁王朝了。可以確信的是,在東南亞,整個土著王國已經不會有人與他們為敵。現在,我們必須考慮好……要怎樣面對這樣一位存在了。」

「真是壓力如同山一樣大呀……」愛德華首先感慨。

邁克爾有些聽不懂:「夥計,你在說什麼?」

「哦,沒什麼。一句在中國流傳的諺語而已。我只是想說,現在的感覺,彷彿讓我重回到了學生時代。面對足夠有我一整個人高的作業本那樣,這個題目,真夠難為人的……」愛德華解釋了一下,倍感苦澀。

沒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