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五章:馬德里的中國人

第十五章:馬德里的中國人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喬瑟普的話讓多梅尼克公爵稍稍恢復了冷靜。

的確,中國人的特使從遙遠的東方趕過來,顯然會比他更加沉著冷靜。如果他是中國人的特使,也不會在還不知曉威尼斯情況的時候就貿然趕了過來。

「等等,獲知大明帝國特使要來見我的這個消息,是從哪裡傳過來的?」多梅尼哥低聲說。

他可不希望自己最終期盼了好些天以後,突然發現來的不是中國人的特使,而是土耳其人的刺客。

「請公爵閣下放心,這個消息是直接傳達自位於馬德里中國大使。」喬瑟普明白多梅尼克公爵的擔憂。

「那些西班牙人……倒是難得行動了起來。」多梅尼克的雙眼在發光,他顯得有些激動:「這個消息,是什麼時候傳給你的?那位中國大使,是什麼時候說的這番見我的話?」

「中國大使是兩周前前傳來的信號,而我是七天前收到的消息。收到以後,就立刻過來了。」喬瑟普回過味來。

西班牙人也參與進來了呀。

中國人雖然很神奇,但要說能夠聯絡到喬瑟普的過程里沒有西班牙人的參與那是絕無可能。

畢竟,沒有控制著義大利的西班牙人相助,是難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迅速將消息傳過來的。

……

大明二八三年,西元一六五一年。六月到了。

西班牙。大明駐馬德里大使館,一個儒雅的中年男子正在捧著一本書讀得津津有味。

房間里燃起香,屋外亭台樓閣,畫廊怪石。格外的雅緻。

而這個中年儒雅男子就在一處池心亭里坐著,雙目十分有神。更加難得的是,這一本書,可不是印著方塊字的漢字,而是一溜煙的拉丁文。

「阮大使這個時候還能有心讀得下書,還是異域外邦的書。真叫人敬佩呀。」這時候,腳步聲響起,來了個背著藥箱的醫生,笑語吟吟地打趣著。

阮大使就是這大明駐馬德里大使館的大使了。

沒錯,這一位乃是赫赫有名的阮大鋮。

阮大鋮可是名人,明末的歷史裡,繞不開這一位人物。南明的興衰,更是與其息息相關。

這一位大能,朱慈烺顯然是不喜歡的。阮大鋮幾次運作想要在京師尋個好位置都紛紛無果,無奈,他也知道了京師權力中心對其不喜。

最終,外交部布局歐洲諸國大使的時候,來了一招新潮的用人法子,公開選招。

也就是說,對全國各地的官員進行選拔招聘。

沒辦法,強行指派尋不到好的。外交部作為一個新的部門,也沒有什麼油水,實在是逼急了來了個創新。

這一舉倒是引來了不少人。

年輕的少壯派有,老的沉得住氣,鎮得住場子的卻是幾乎找不到。

這時候,阮大鋮來了。

陳貞慧請示了皇帝陛下以後,便派起去了西班牙擔任大使。

至於那個背著藥箱的,卻是被阮大鋮請來的一個江南名醫:方國梁。

阮大鋮名聲是不咋地,但他人卻不蠢。

如同那些來中國傳教的傳教士一樣,空口白牙是沒有人信你的宗教的,得給人好處。

好處是什麼呢?

教育、醫學,都是見效很快的法子。

阮大鋮依葫蘆畫瓢,很快就把這個弄了個齊全。甚至,比起那些傳教士還要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比起教育,有什麼能比得過儒家么?

這些秉持著有教無類原則的儒家子弟,論起教育,那可是在公元前的東周時期就已經有數的存在。

這樣文化傳統下的中國人,對教育的重視可想而知。

在中國人的種族天賦上,有兩樣是傳揚天下的。一個是種菜,上了大海有鄭和下西洋時期在海上種菜。上了天,在太空實驗站里種菜。去了南極北極,也能繼續種菜。

種植業上中國人的天賦,真可謂是天下聞名。

而另一項自然就是教育了。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教育。對於中國人而言,教育二字,乃是人人爭先重視的存在。

而相應的歐洲這邊呢,除了在後世被狠狠吹了一波的猶太人,似乎就很難再找到一個可以與之相提並論的存在了。

至於醫學,同樣也是如此。

中國人的醫學源遠流長。到了朱慈烺的手中,更是被引入了現代醫學的因子。

經過朱慈烺這麼一個作弊的存在,又有軍隊在戰爭時期提供大量練手機會,再加上朱慈烺傾斜的海量資源。可以說,基於朱慈烺這個BUG式的存在,而今大明兒郎的醫學水平已然達到了二十世紀初的理念,只要科技樹漫漫將醫學中所需要的藥品、器材補全。大明的醫學在眼下這個時代看來,就是天頂星的水平。

方國梁就是其中的代表。他原本習儒,因科舉失意,遂棄儒習醫,自研《醫宗金鑒》、《外科正宗》等醫籍,專事外科實踐,名播欲、績溪、昌化、淳安等地,求醫者甚眾。其子緒寶、孫以祝、曾孫成春均承其業,以醫名世。

原本,方國梁在歷史上的水平已經不錯了。

到了而今朱慈烺革新了不少醫學理念以後,更是水平精進。

依靠著教育與醫學兩張大牌的打入,阮大鋮在西班牙的日子真可謂滋潤得緊。

「方醫正今日不去普度眾生,怎麼還有空來打去我這個孤寡老頭子了?」阮大鋮笑著招呼著方國梁,隨後讓僕人奉上了茶果點心之類的。

有了客人,手中的書也不能繼續讀下去了。阮大鋮不得不留戀地放下了手中那個拉丁文寫的書。

「孤寡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