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九章:大手筆

第十九章:大手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但現在,我決定與中國合作。但我希望能夠在皇帝陛下的指揮下,完成一切。」杜倫尼剛剛說完的時候,瞿式耜是打算許諾的。他自然是準備了眾多籌碼。

大明不缺錢,不缺人,更不缺先進的武器。

人力物力財力具備,缺的,就是打開歐洲時局的突破口。而杜倫尼就是這麼一個突破口,為了拿下杜倫尼,瞿式耜申請到的預算高達百萬銀元。而這,還只是首批第一筆費用。後續戰爭開打起來,自然是還有源源不斷的後續預算加入。

但是,瞿式耜顯然不會料到,自己還沒許諾呢,杜倫尼就答應了下來。

「將軍就不再細聽大明的合作誠意?」瞿式耜先是大喜,隨後又好奇了來。好奇完了,職業素養又讓瞿式耜更加專心注意了起來。如果是個普通人,也許這會兒早已開心的忘我,一不小心就路出馬腳來了。

但是,瞿式耜顯然不是普通人。

他也許沒有聽說過「免費的是最貴的」但他一定懂得這個道理。貪小便宜沒好處。哪怕杜倫尼胃口真的很小,他也一定會將足夠的資源投入進去,不做那等看碟下菜的勾當。

對於這等高等人才而言,有的時候並不在乎你開的價碼是多少。人家傲嬌起來,眼見你耍了人家,那轉身爽約,瞿式耜難道還能揍人家去?

「我相信,重塑了明國軍人精神的皇帝陛下不會讓我失望。事實上,我對西班牙人的擔憂就是他們的軍隊……實在不是一支可靠的軍隊。雖然目前看來,大明在歐洲並沒有軍隊。但是,我更願意等大明派軍過來,亦或者重新打造一支鋼鐵一般的強軍,哪怕時間再等一些。」杜倫尼感慨地說著。

瞿式耜瞬間明白了。

果然,杜倫尼看得更長遠,所圖也是不小。

這與他的遭遇是很相似的。

1644年,杜倫尼受命危難之際,獨立指揮法國萊茵戰場。但是,讓杜倫尼沮喪的是,他這次接手的這支軍隊,新敗不久,士氣低落,而且法國本土拒絕增援。杜倫尼花了四個月的時間整頓部隊,然後從洛林出擊,小勝一支帝國方面巴伐利亞選帝侯的軍隊,提高了士氣。於是他率領這支軍隊出發麵臨一次真正的考驗,以5千步兵,5千騎兵,20門大炮的實力,試圖解邊境重鎮弗賴堡之圍。他的對手是帝國方面巴伐利亞軍主力Mercey元帥。但是他的軍團素質仍然太差,打不起硬仗。

不過,也正是這個機會,孔代親王與他結下了友誼。是孔代親王率領一萬士兵增援解決了杜倫尼的險境。也是在孔代親王的幫助下,一支真正可以打硬仗的軍隊被鍛鍊出來。其後的歲月里,孔代親王與杜倫尼成了法國軍隊中的雙雄。

對於杜倫尼而言,他並不在乎西班牙人開出來的待遇與許諾的條件。

作為一個軍人,他更在乎與誰一同作戰。

同樣,中國皇帝重塑的軍人精神也感染了他。他感受到了真正軍人的意義,而不是捲入一場可恥的政變之中。

畢竟,比起圖謀不軌的西班牙人,明國人似乎更加純良一下。

當然,也不是全然都是優點。

比如說,杜倫尼雖然相信中國人是有實力的。但他們的實力似乎太遙遠了一點,過於遙遠的距離,會讓他們的實力無法發揮。

西班牙人眼下立刻就能組織起一支軍隊給杜倫尼指揮,而在歐洲沒有什麼根底的中國人顯然就難以辦到。

「杜倫尼將軍的品德與對大明的信賴,讓我感動萬分。請放心,中國同樣能夠彙報杜倫尼閣下足夠的合作誠意。無論如何,都是不可能比西班牙人提出來的條件更低的。」瞿式耜放聲大笑,將原委一一道來。

……

與此同時,大使館宴會廳的另一處小圓桌上,幾個男子無語地坐著,一陣沉默。

「中國人不會得逞的!」馬里亞諾·魯伊斯·加利亞東咬著牙,用力地說。

「馬里亞諾。放輕鬆一些,畢竟只是工作而已。何必那麼緊張呢,來嘗嘗看。聽說,這是一等美妙的東方茶葉,叫做大紅袍,限定數量的極品好茶。還有瞧瞧這個,燕京牌的咖啡豆,來自東方茶藝師與咖啡師的精妙飲料。這些讓我覺得,之前享用過的彷彿都是餿水一樣。」看著馬里亞諾咬牙切齒,另一人就顯得很輕鬆了。

這位馬里亞諾是西班牙王國派來勾搭杜倫尼的使者,乃是西班牙男爵,地位不可謂不高,至少誠意的表達無論如何是足夠的了。

雖然杜倫尼表現得不卑不亢,不冷不熱,不是很上鉤。但眼下遍尋歐洲,也就西班牙人對於杜倫尼而言是最合適去抱的大腿了。

換別人,難道可能給杜倫尼一支超過五萬人的軍隊去進攻法國?

想都別想,好多國家就是搜刮盡了國內的人口,也湊不出這麼多兵馬呢。

有誠意,有實力。

按說勾搭杜倫尼的事情是手到擒來的,可是,萬萬沒想到啊,半路殺出來個程咬金。

明國的瞿式耜突然跳了出來,截胡了杜倫尼。

這可真是讓馬里亞諾有苦說不出了。

他倒是想朝著瞿式耜齜牙咧嘴,威脅一番讓他把守。但是……

「多納爾,你別安慰我。你這幅表情,總是讓我認為你的安慰並不真心。相反,給人一種充滿了揶揄看戲的感覺。」馬里亞諾低沉地說著,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

多納爾就是剛剛那個安慰人的傢伙,聽了馬里亞諾這麼說,乾咳著,有些被嗆住的感覺。

他是荷蘭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