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一章:歐洲變了

第二十一章:歐洲變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靳輔半懂不懂地點了點頭,沒有繼續細究這件事。

對於那個叫謝里夫的傢伙,他沒有再過多關注。不過,命運有時候就是這麼巧妙。靳輔顯然沒有注意到,陳必謙留下來的名帖,深刻地印象了埃及接下來幾個世紀的命運。而靳輔,也在歷史的大河之中,被捲入其中。

……

運河的修築比柯普呂律想像得還要快就開展了。

水利工程的專家大明不缺,陳必謙帶隊之下本就有不少人在船上。朱慈烺遠行來此,自然是萬事齊備。

事實上,運河的修築並不是個特別高深的技術。

對於蘇伊士運河的修築而言,管理的技術與對地方的掌控顯然比起修築運河所需的技術本身更加重要。

在柯普呂律的配合之下,蘇伊士城裡的中國城源源不斷輸送著人馬,進駐蘇伊士運河的沿途各處。

朱慈烺也在這樣的人馬出動之中,踏上了前往地中海的旅程。

柯普呂律原本是想要在蘇伊士運河等著第一天開工日的典禮出發的。但朱慈烺顯然對這些繁文縟節並不上心,他大方地甩出了初期運河開建的五百萬銀元經費後就啟程北上。

見銀子到手,柯普呂律自然再無疑慮。

中國人比他想像得更加果決。

更加讓他感覺驚喜的,顯然還有位於蘇伊士運河開建的造船廠開工。這是兩人之間約定好的一部分,也是幫助柯普呂律爭奪奧斯曼帝國權柄之位的基礎。

見此,柯普呂律轉而將全部的精神都投注在了蘇伊士運河的修築之中。

……

巴塞羅那,七月三日。

地中海氣候讓這座城市夏天也頗為宜人。不同於中國江南地區那種夏季高溫多雨冬季溫和少於的亞瑟帶季風氣候。地中海氣候的巴塞羅那的夏天炎熱乾燥,冬天卻溫和多雨。

所以杜倫尼覺得這裡頗為宜人。

「伊比利亞半島的明珠呀。」巴塞羅那,這裡距離法國很近,就位於西班牙與法國的邊境。

不過,巴塞羅那不是個尋常的地方。

這裡,可是後世大名鼎鼎的加泰羅尼亞地區首府。沒錯,就是那個鬧著要獨立的地方。

事實上,這會兒的加泰羅尼亞也的確是有理由為巴塞羅那感覺驕傲,認為這裡區別於西班牙的其他地方。

因為,這裡曾經是阿拉貢王國的王都。

西元15世紀末,加泰羅尼亞自治區及阿拉貢自治區合并成阿拉貢王國。當阿拉貢王國和卡斯提爾王國合而為一成為西班牙帝國後,巴塞羅那失去了一國之都的卓然地位,首都移至國土中央的馬德里。

不過,這裡依舊是一個繁華的城市。

在這裡,杜倫尼獲得了他想要的那隻五萬名士兵組成的西班牙軍隊。

他已經回復腓力四世,自己將用三個月的時間整訓士兵,隨後出征法國。

三個月,看似時間極少。

但是,杜倫尼有更多的依仗。

因為,大明帝國的皇帝陛下即將抵達巴塞羅那。

而伴隨著皇帝陛下到來的,還有數量眾多的中國教官。這些東方大明的精銳軍官將幫助他在最短的時間裡整訓完畢這支軍隊。

這一點,顯然也是西班牙國王所樂於見到的。

……

地中海的夏天風平浪靜,沒有風暴,沒有大浪。

繞過直布羅陀海峽抵達開羅的船隊載著從蘇伊士城來的朱慈烺一行人抵達了巴塞羅那。

在這裡,阿拉貢舊王宮裡,朱慈烺見到了腓力四世。

三年前剛剛承認荷蘭獨立的腓力四世最近的日子並不太好過。但有了大明的加入,一切似乎都有了好轉的跡象。

在神奇的中國醫學幫助之下,叫不出名字的藥草成了治病救人的神物。

而現在,最困擾西班牙的難題也開始在中國人的到來後得到了解決。

比如……

財政問題。

五萬大軍啊!

腓力四世一直希望一雪前恥,將三十年戰爭時期里的失敗在法國人身上找回場子。但是,財政問題困擾了腓力四世。

菲律賓的丟失更是讓西班牙動蕩了一陣子。

猶太人的嘴臉越來越可惡,但他們卻無法擺脫猶太人的影響。

這個時候,中國人挺身而出。他們願意出資出人出軍火幫助偉大的西班牙狠揍一頓法國。

得到這個消息,腓力四世開心得想要跳起來。

所以,出現在巴塞羅那阿拉貢王宮舊宮的腓力四世就活像是一個拿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樣,眉飛色舞,眉眼帶笑,陰雲一掃而空。

朱慈烺也在打量著眼前的腓力四世。

這位西班牙帝國的國王看起來有些像後世的扎克伯格。不過,比起那個天才的臉書創始人。腓力四世顯然才能更加平庸,本領也十分短缺。

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做出一些十分理智的行為。

「蒂雷納子爵無疑是個傑出的將領,我們的軍隊能夠在他的手中指揮,我相信一場勝利很快就能傳來。對於皇帝陛下所說的奧斯曼異教徒……」當朱慈烺說到奧斯曼的話題時,腓力四世表現了猶疑。

「我們當前的首要任務,是恢復法蘭西的和平。」宗教的狂熱早已退燒,單獨異教徒三個字已經不再能激起歐洲人的熱情。

所有人都明白,十字軍東征可不是為了宗教的榮光,而是因為可以在沿途搶到足夠多的財富。

這一點,拜占庭帝國那些東部歐洲的普通百姓一定感觸很深。

因為,他們都在席捲而來的狂熱十字軍成員下被搶掠一口,最後的口糧被奪走,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