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九章:威尼斯參戰

第二十九章:威尼斯參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朱慈的態度雖然很強硬,但這不代表馬扎然在朱慈的行宮之中過得不愉快。www.pashuw.com

相反,他得到了隆重的對待。

檢閱儀仗隊,禮炮轟鳴。

精緻的國宴,衣食住行的妥帖安排。在西奈半島這個缺水,可居住面積狹小的地方。這一切待遇都堪稱奢侈。

至少,馬扎然在這裡的待遇也僅有柯普呂律曾經享受過。

面對這樣的招待,馬扎然雄心燃起。

他感覺到了大明的誠意,並沒有因為馬扎然已經失去權勢下台而冷眼相待。

這樣的待遇雖然很好,但馬扎然在鼓舞之餘,也是深感好奇。

「陛下對我的招待,讓我深感榮幸。」頓了頓,馬扎然好奇地問了起來:「只是,也讓外臣十分感興趣,陛下是如何看待,我這個曾經的敵人的。事實上,我也聽聞過有不少法蘭西政客曾經拜見過大明皇帝陛下。只是他們之中的任何一人,都未曾遭遇過我這樣隆重的待遇。」

馬扎然說的沒錯。

朱慈在歐洲是有慷慨名聲的。

比如,皇帝陛下為了邀請走那些歐洲科學家去大明,花費的代價可謂是瞠目結舌。

為了打消一些科學家的疑慮,皇帝陛下不僅單純出重金,還將衣食住行等所有工作都做到位了。擔心路上不方便?不不不,有專船運送。擔心妻子找不到工作?放心,體面的單位隨便挑。擔心孩子的教育?更不用擔心了,皇帝陛下已經批了足夠的經費單獨建一個學校。

加上大明在歐洲的宣傳費用,以至於皇帝陛下就成了一個人蔘果,人人都希望湊上來啃一口,蹭一點好處出來。

但事實上,皇帝陛下可不是真的窮大方。他是在挖空歐洲的科學人才儲備。

而今,整個歐洲都熱門著流行前往大明留學。只要考過了漢文托福考試,就有可能前往大明讀書。若是表現優異,更有機會申請到全額獎學金,衣食住行大明都能包了。

可是,對於政客。

朱慈向來是十分苛待的。

這一點,馬扎然了解得足夠清楚。

「因為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同類的氣息。」朱慈說:「一個中央集權主義者。而這,也是大明需要的。我需要一個還算強大的法國,而不是一個陷入內亂的法國。」

英國人的崛起之路,估算了一下,想要剋制並不容易。

而其中,法國人就是關鍵一環。

因為,查理二世就在敦刻爾克。如果英國人聯合了法國,就必然會解決敦刻爾克上的查理二世。

當然,這個布局還遠。

而今大明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讓法蘭西內亂上一陣子,讓他們無暇東顧,管不到奧斯曼土耳其的身上。

馬扎然對於奧斯曼帝國固然是有不少好感的。

但再是有好感,面對法蘭西的利益,面對自己的權柄,他也可以拋棄之。

死道友不死貧道,如此而已。

「法蘭西願意成為大明帝國的朋友。至於奧斯曼……她會是過去式。」斟酌稍許,馬扎然緩緩一笑:「期待我們大明與法蘭西共同為這個世界締造和平。我同樣可以承諾,我執政後的法蘭西,會將與大明帝國的友誼寫進教科書里。大明對歐洲的功績,會永遠被傳唱。而基於如此背景之下,我們期待大明的先進技術與資金投資法國,聽說……大明有一個柳如是計劃。我想,法蘭西有這個興趣,成為第一片試驗田。」

聽完馬扎然說完這些,這一回倒是朱慈感覺驚訝了。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馬扎然。

原本,他還以為馬扎然只是上道,投桃報李而已。

畢竟,孔代親王雖然是大明扶持了杜倫尼攻入法國後上台的。但孔代親王顯然是覺得自己掌握法蘭西的權利毫無問題,也並不需要依靠大明的支持。故而,其執政以後,對大明橫看豎看不順眼。大明在法蘭西的生意,做得頗為不順當。

畢竟,大明這樣一個已經先發起來的國家,依靠著先進的技術傾銷著國產商品,法蘭西很快國內產業就面臨動蕩,做一下貿易保護實在很正常。

但是,不管如何,孔代執政下的法蘭西與中國的關係不好是事實。

現在,馬扎然卻是徹底扭轉了這個趨勢。

他的許諾可是很有意思,這意味著徹底放開了對大明的經濟管制。特別是允許大明投資法國,這一招還是頗為不錯的。

大明的資本投資法國企業,那原本的貿易入侵也就變成了原地生產。大量失業人口的問題得到解決,只不過是資本金由法國人變成了中國人而言。

只不過……這可是把法國有產階級給坑了呀……

「我很期待。」朱慈笑著握手。

……

「法蘭西亂起來了……」多梅尼克公爵深深呼出一口氣「現在,是屬於我們的機會來臨了。」

威尼斯的軍事會議已經召開,場上,威尼斯的精英之輩濟濟一堂。

首先自然是促成了大明與威尼斯聯合的喬瑟普-道芬提督,那個封鎖達達尼爾海峽的分艦隊長官。因為促成了大明這個盟友的聯合,喬瑟普成了當然的海軍重將。喬瑟普一如既往地有著嚴謹的軍人作風,坐如鐘,站如松,很是引人眼球。

而這會兒威尼斯的海軍司令則是阿爾維斯.摩契尼哥。

這位老人乃是威尼斯大名鼎鼎的軍中老將,這會兒閉目養神,卻是沒有人會忽略他的存在。只是他的白頭髮最近顯然有些過多,原本還有些黑色的頭髮這會兒已經全然花白,看錶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