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一章:海戰(二)

第三十一章:海戰(二)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霍山贊德失魂落魄地被侍衛攙扶著,逃離了自己的旗艦。

他顯然沒有想到,這些威尼斯人如此的瘋狂。

這讓他回憶起了此前歷次土耳其人遭遇的失敗,每一次土耳其人都準備充分,但每一次土耳其人卻又不得不頹然地面臨著失敗。

這一次也毫不例外。

儘管兩隻艦隊重新合圍,但明明佔據了兵力優勢的土耳其人卻沒有發揮出自己的優勢。

戰鬥一開打,節奏就被土耳其人掌握了去。

六艘威尼斯炮艦猶如沖入了羊群的狼,還是六人一組,形成了小團隊的小狼群。他們張開嘴,獠牙猙獰而血腥。上面,都是被啃食的鮮血。

是土耳其人的鮮血。

一艘又一艘的戰艦被土耳其人登上。

狹窄的海峽上,早已沒有了炮擊的必要性。

在這個無法用炮火擊沉戰艦的年代,顯然是用刀槍將船上的敵人殺盡更加能夠證明勝利的含金量。

而在這樣激烈的戰鬥之中,霍山贊德的旗艦被登錄上去了。

湯瑪索與拉薩羅沖了上去,兩兄弟並肩作戰,勇猛非常。

他們迅速佔領了整個旗艦,但是霍山贊德已經在經驗豐富的護衛保護之下順利轉進。

不過,這並不影響兩兄弟獲得屬於自己的戰果。

旗艦之上,屬於土耳其的軍旗被緩緩斬落。

這顯然代表著霍山贊德的旗艦被攻滅。

這樣的打擊無疑是殘酷的。威尼斯的軍人們瘋狂高喊,興奮不已。

霍山贊德這會兒換了一艘船,他咬著牙,目光死死地盯著眼前的炮手。炮手已經行動,炮口直接對準了曾經的土耳其人旗艦。

炮火轟鳴,接連的炮擊之中,旗艦之上一片倉皇。

湯瑪索一聲慘叫之中,半邊身子都爛了。威尼斯人憤怒地高喊。

阿爾維斯沒有去關注到這些小的細節,他的臉上有些按耐不住地想要笑出聲來。

左翼的主力已經成了一張巨網,以少打多地將土耳其人的海上力量悄然包圍了起來。在這樣強力的圍攻之下,失去了旗艦的土耳其人雖然沒有失去總督霍山贊德,卻依舊開始失去了有序的指揮。伴隨著旗艦失去的,還有土耳其人獲得勝利的信心與指揮的秩序。

戰局到了這一刻,霍山贊德心中苦澀之餘,也只好下令所有的艦隊朝著東南方而去。

歷史,在這一刻又有了一些分叉。

原定的時空里,霍山贊德撤退都是朝著東北方而去。

因為,那是羅德斯島的方向。只有逃回自己的島嶼上,威尼斯人才可能不會追上去,將他們一網打盡。

不過,在這個時空里,霍山贊德也許遭遇了慘痛的教訓,但土耳其人顯然還遠遠沒有承認失敗。

「監軍去了哪裡?」霍山贊德問向身邊的將領。

「監軍大人趁著回羅德斯島的船隊去了……」

那是合圍過來的另外一支艦隊。

混亂的戰鬥之中,他們並沒有跟隨霍山贊德的艦隊朝著東南方而去。

「那就讓他等待著威尼斯人的接待吧……」霍山贊德大感滿意。

沒了可惡的監軍,眼前的一切都看起來順眼了許多。

「全軍出發克里特島!我們,還有更強的底牌!」霍山贊德目光灼灼。

他等候已久了。

……

克里特島上,一片歡慶。

阿爾維斯在海峽的戰鬥獲勝的消息如同颶風一樣,迅速傳遍了能夠傳遍的地方。自然,也不會偏離開克里特島這裡孤獨的守軍。

不過,他們很快就可以不再孤獨了。

解決完了土耳其人的海軍艦隊以後,等候已久的運輸大隊也可以出發,將訓練已久的杜倫尼軍團運送上克里特島。

兩萬兵馬,這是一股可以徹底決定性地改變克里特島上局勢的力量。

只待掃平了海上可能的威脅後,他們就即將投入進戰場,徹底解決克里特島上那個困擾著威尼斯共和國的噩夢。

就在威尼斯人歡慶的時候,相距不遠的土耳其軍營里,海珊將軍良久的沉默。

「失敗了……」從巧斯島與羅德斯島出發的艦隊不出意外地被威尼斯人狙擊了。

這很正常,伊斯坦布爾固然是奧斯曼帝國榮耀的首都。但在金錢的魔力面前,很多人並不介意將有價值的消息換成金燦燦的金幣,沒錯,威尼斯人給的金幣。

好幾次威尼斯人都發現了土耳其人準備已久的艦隊,隨後將其一舉重創。

一次兩次,還可以用巧合來形容。

但這些年來每次都是的時候,顯然已經足以證明奧斯曼帝國里有著數不盡的碩鼠。

這些話題,海珊將軍自然難以改變。

不過,這並不影響他滿懷期待地等待著威尼斯人運送者軍團上路。

運輸船,多麼美妙的獵物。

在強大的炮艦面前,會被強大的土耳其兒郎一舉粉碎。

而這上面,粉碎的將不止是威尼斯人的陸地力量,還是他們解決土耳其噩夢的希望。

破碎敵人的希望,聽聽,多麼美妙。

……

船首滑破海水,揚風起航的是從南方朝著北方而去的艦隊。

一共二十艘炮艦的土耳其艦隊升起了他們綠色的旗幟。

這一支從蘇伊士城打造的中式炮艦上不僅寄託了土耳其人試圖爭取奧斯曼帝國海上霸主地位的希望,也親自坐鎮了而今土耳其人的掌權者,大維齊爾柯普呂律。

柯普呂律其實有足夠的權力遠離戰爭,選擇在宮廷里靜候著前線的戰報。

但是,柯普呂律很清楚自己的使命不是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