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一章:江南之主【四千字大章】

第十一章:江南之主【四千字大章】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朱之瑜勒馬停轉,望著前面巍峨南京城牆,輕輕呼出了一口氣:「這下子,總算能趕上了吧。」

這樣想著,朱之瑜又是一夾馬腹,縱馬狂奔朝著前方衝去。

只不過朱之瑜趕路得急切,後面一人卻是叫苦不迭:「舜水先生,舜水先生!等等小弟罷,這一路顛簸,我的兩腿都要被磨爛了!」

只見後面這人三十上下,身材清瘦,面含憂色。

朱之瑜聞言,卻是大笑道:「太沖!你當年為父鳴冤,庭錐奸黨的狠氣去了哪裡?陛下贊你是忠臣孤子。眼下,我等一生所學終於有了施展的機會,終於有了挽起這頹唐大勢的機會!你卻是連路都耐不住嗎?」

「舜水先生,早知如此,你當初又何必放棄當年禮部第一的功名。」後面這人高呼著,卻是不再抱怨,繼續打馬前行,趕路了起來。

舜水先生就是餘姚朱之瑜。

朱之瑜家是餘姚名門,祖父朱孔孟就多有名望,父親朱正官至漕運總督。只不過朱家有一個世代相傳的祖訓:便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很是清高,不容於官場俗吏。清高的直接後果便是朱之瑜艱難的童年:父親英年早。母親拉扯著三個孩子貧寒度日。朱之瑜也早當家。小小年紀就養家糊口。不但干種地屠宰之類的農活,連城裡的幫傭雜役也曾做過。

好在,朱之瑜很上進。生活雖然艱辛,學業卻沒落下,一面打工一面自學,先後更是拜了三位名流為師:朱永佑,張肯堂,吳鍾巒。朱永佑。崇禎年間的吏部侍郎,張肯堂。崇禎年間的福建巡撫,最厲害的是吳鍾巒。雖說官職不高,但教育成果顯赫。

這三位老師先後傳授給朱之瑜的。除了傳統儒家學問外,還有明末一門新興學科:實學。

實學,源起於宋代的「事功學派」,強調經世致用。

就這樣,五年前,崇禎十一年朱之瑜被推薦到禮部,以文武全才第一的名號第一次走上歷史的舞台。那年,朱之瑜三十八歲。

三十八歲的朱之瑜已經很成熟了。他沒有被功名沖昏頭腦,他看清楚了當今世道日壞,國勢維艱。官為錢得,政以賄成,朝政紊亂,官場惡劣。此時入仕,只能陷入泥潭。

此刻,奔向南京的朱之瑜想起了自己當年對妻子說過的話:「我若第一進士,作一縣令,初年必逮系;次年三年。百姓誦德,上官稱譽,必得科道。由此建言。必獲大罪,身家不保。自揣淺衷激烈,不能隱忍含弘,故絕志於上進耳!」

當年的他看透了世道,明白自己銳意進取進入官場妄圖改變這個世界,只能給自己招禍。

所以朱之瑜說:「世俗之人以加官進祿為悅,賢人君子以得行其言為悅。言行,道自行也。蓋世俗之情,智周一身及其子孫。官高則身榮。祿厚則為子孫數世之利,其願如是止矣。大人君子包天下以為量。在天下則憂天下。在一邦則憂一邦,惟恐民生之不遂。至於一身之榮瘁。祿食之厚薄,則漠不關心,故惟以得行其道為悅。」

朱之瑜不重權欲,他只想一展胸中報復。他明白民生是國本,所以沒有入仕也在民間奔走,關心民生,希望用自己一點微末的努力將胸中的那番韜略施展多一點,將這世界多往好的地方改變一點。

顯然,朱之瑜是不甘心自己被埋沒的。

而這個時候,北國消息傳來。突然間,年輕的太子驟然崛起。肅清戶部混亂,理順財計政策,練一方強兵平定內寇,舉艱難之力鏖戰建奴,殺虜酋阿巴泰雪大明國恥。

一時間竟然讓朱之瑜有了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

當他聽聞朱慈烺正在星夜兼程南下南京監國的時候,朱之瑜坐不住了。他買了好馬,風雨兼程地從浙江餘姚拚命朝著南京趕過去。

一路上,朱之瑜還看到了很多很多的同仁志士被這樣一個驚喜所吸引。

有了朱慈烺的大明,就如同在寒冷的冬夜之中,於草原上燃起了一點火星。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朱慈烺的火種點燃了散亂如沙的這些大明志士的火種。

就如同,朱之瑜一出餘姚就看到了一同前去的黃宗羲。

同在餘姚,更年長的當然知道這個小自己十一歲的黃宗羲學識淵博,胸中有大韜略,是不弱於自己的才學之士。

而這樣的才學之士,一樣也如自己一起被朱慈烺吸引,喚起了挽救蒼生的希望,這如何不讓朱之瑜感慨難忘?

「現在再去,一樣不晚!」朱之瑜說罷,便打馬狂奔,朝著前方衝過去。

看著興沖沖的朱之瑜打馬衝去。

跟在後頭的黃宗羲卻是有些沉默。

十五年前的黃宗羲就已經揚名海外,被稱之為姚江黃孝子。對於推崇忠孝的古代而言,這無疑是一個崇高的榮譽。

有這樣的一個基礎在,黃宗羲拜名師,苦求學,師從大儒劉宗周,得蕺山之學精髓,續鈔堂於南雷,以承東林之緒。

只可惜,黃宗羲時命乖蹇,屢試不第。去年北京科舉黃宗羲又是名落孫山,只能在去年冬月初十回到餘姚。唯一可以稱得上慶幸的是黃宗羲沒有遇上兵亂。

只不過,這一回去南京投靠太子。黃宗羲卻不全然都是那般純粹的激動。

他雖然對這位戰功赫赫的太子抱有希望,卻擔心這位強勢南來的太子會讓江南格局大變。

任何變動,都是對既有利益的格局。

黃宗羲雖然只是一個落第的士子,卻是這個時代當仁不讓的參政者。也就是說,他擁有遠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