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七十九章:金山銀海(四千大章)

第七十九章:金山銀海(四千大章)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復興報報館裡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為何朱慈烺忽然想起了這些復社士子,更是要邀請他們這些人去看什麼星辰號的回歸大典。

對於航海,這些人知曉不多。對於船舶航運,更是只有內河的概念。但朱慈烺既然開腔了,眾人哪裡又有不應之禮?

只不過,這裡畢竟是復興報的地盤,是復社的地方,只認還是復社士子的當然不會冒昧開口。已經打算抽身離開的其他人也沒有喧賓奪主,都看向張溥,紛紛用眼神示意張溥過去。

張溥見此,心中卻油然升起了格外不妙的感覺。

但此刻他有哪裡有什麼理由拒絕眾人?

一念及此,張溥只能沉聲道:「便去看看,這星辰號是個什麼東西!」

一路上,張溥在心中暗暗給自己打氣,心道:「畢竟自己還有這個大招,只要發動天下士紳堅決抵抗暴政,朱慈烺總歸也是需要低頭的。別的不說,這些天來宜興張氏,平湖陸氏,還有那松江徐氏都是應允了。這些人都是有進士功名,至少官居二品之位致仕回鄉的,都是江南一地士林領袖。最難得的都是格外反抗保證的,到時候,只需要聯絡他們起頭,倡議天下士紳一體,如何不能逼得朱慈烺用自己?」

「朱慈烺畢竟年少寡謀……」張溥暗暗想著,越發堅定了起來:「當初立下了那百萬兩的額外稅賦是年少衝動……哼,就不信了,他能再尋出一百萬兩的財源?不不……至少要兩百萬兩罷……」

想到這裡,張溥便眼前的道路似乎已經明朗。

沒多久,復社一行人乘坐著四****馬車便趕到了碼頭裡。

碼頭上人來人往,熙熙攘攘,竟是比起尋常時候還要多了一倍之多。想到這裡,眾人都感覺有些不一樣。

「僅僅只是因為朱慈烺的聲勢嗎?」陳子龍可沒覺得這麼簡單。。

但很快陳子龍就沒工夫感嘆了。

他看到了很多熟人,很快黃宗羲就朝他打起了招呼:「卧子,你們來得好快。哈哈。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會來!怎麼樣,這碼頭比起尋常可要繁華許多了罷?」

「不止是碼頭啊,這南京的道路比起尋常也是好走多了。方才沒注意到,眼下才發現距離我從報館出來。這才不到半個時辰。足足比平時快了一倍啊。」陳子龍說著閑話。

黃宗羲聞言,卻頓時感覺一股傲然,道:「看來卧子你還不知道,這些天我正在督辦城中公共交通呢。這些天不僅忙著幫襯師範學校的事情,更是每天都在招收工人。帶隊交通警維持市面呢。不試著做永遠不知道,原來這管理城市還真是一門大大的學問。這些天,光是為了將城中的分界線立起來就費勁了力氣,靠著城中那三百來個退伍士兵的交通警這才將十字大道的靠右行駛的規矩立了起來。至於殿下說的人行道與車行道的分界線,也只有少數路段靠著棍棒這才維持了起來。」

「太沖,往日你可是奉行聖人之言,看不過這棍棒之舉的呀。」陳子龍笑道。

黃宗羲聞言,卻是面色一正,道:「今時不同往日。從前書生意氣之舉休要再提了,總之交通警大隊內新進來那些話多的。我都統統讓他們掃街去了!」

「真掃大街?」

「當然不是,是跟著咱們的志同道合的袍澤們一起先幹活,干夠了,再說那些坐著說不腰疼的事兒。」

「哈哈……倒也是。話說,咦,是宜興那家?」這時,陳子龍眼光一瞥看到了一個老者笑呵呵地與李邦華說這話。

這個老者,便是宜興宜興張氏張俊,是十年前從南京禮部尚書任上致仕。

「不僅他呢,看那邊。楚王殿下正在和誰笑呵呵說這話?」黃宗羲看到這裡,笑容不禁有些奇怪了起來。

陳子龍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了。

那邊,正是平湖陸氏的當代家主,陸豐。比起張俊。陸豐可是下了血本投了許多錢在這次糧價操作上。

而朱斐然是誰?

正是朱慈烺馴化了的在宗室里格外聽話的一人啊,這次正是朱斐然帶隊,加上麻城劉侗以及新田駱江倫,聚合了湖廣一地全部糧米趁著糧票一出,一舉拋灑了三十萬石的巨額投入平定了市場。

也正是由此一舉,將十二兩一石的糧食價格砸到了三兩一石。足足讓入場之人莫不是折損了三分之二的身家,而且這個數字還在不斷的擴大。

這其中,損失最慘重的除了福王朱由菘、阮大鋮以外,便是這些江南地主之輩了。

可是,眼下的陸豐卻是不斷地討好著朱斐然,話語之中流露著充沛的敬意。

就當陳子龍若有所思的時候,這是,有一人入場了。

這一人一來,陳子龍還沒驚訝,張溥卻感覺了心中一盆涼水潑進來,忙不迭地沖了過去,攔住那人道:「徐翁,你這次怎麼也來了?」

此人,自然便是松江徐氏的當代家主徐谷了。

他也正式江南諸多豪紳之中最為支持張溥的人,只是今日的徐谷見了張溥卻是表情有些尷尬。

只不過大家都是修行千年的老狐狸了,這養氣的功夫自然是足夠的。此刻徐谷見了張溥,亦是笑呵呵道:「天如都來了,難道我還能不來嗎?」

張溥一聽,頓時感覺被噎住了:「可……」

「可什麼可……天如啊……」徐谷話剛說一半,忽然感覺場上氣氛有些奇怪,眾人好像被什麼鎮住了一樣,紛紛安靜了下來。

徐谷立刻扭頭看過去,頓時明白髮生了什麼。

「殿下來了!」也不知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