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四章:東亞風雲已變色

第四章:東亞風雲已變色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江戶城內。

德川家光端莊地坐在席上,看著眼前的來時,笑道:「明使遠道而來,我日本國上下非常歡迎。對於大明國皇太子殿下的國書,我們深感榮幸,非常熱切地歡迎通商。當然,對於具體細務,我們還會商討,一時間不會給出決定。我國上下,還是期盼能夠多開朝貢之船……」

他的身前是一位儀錶堂堂,氣勢不凡的中年人,正是大明朝前任南京都察院僉都御史謝洪運。

自從在南京左良玉案中選擇正確以後,謝洪運便官運通達了起來,從都察院僉都御史調任內閣擔任侍讀學士,負責為朱慈烺起草詔書,陪伴讀書,當然也是大明傳統的智囊官員。雖然相比而言調任內閣侍讀學士官階上升遷不多,但能夠從都察院第三把手調任內閣作為朱慈烺的親信官員,這卻是一個官場上的巨大飛躍。

更不用提,這一次朱慈烺還將他帶在了身上,又出使日本國。

面對德川家光的增加朝貢之船的提議,謝洪運當然不會念在對方恭謹的態度就貿然讓步,這一個讓步可就是巨大的利益了。

要知道,朱慈烺對於傳統的朝貢體系就是格外不喜。畢竟,所謂傳統就是本著厚彼薄此,變相賞賜的方式來籠絡外邦,乾的都是沒好處只一個名頭的事,這如何讓朱慈烺這骨子裡驕傲的民族主義者喜歡?

故而,謝洪運當即否決:「朝貢之事還需多加商榷,然則通商貿易亦是有大利之事。彼此互利互惠更能長久。」

「嗯。」德川家光緩緩頷首。不時,又招了招手。喊來了一個小女孩。

這是一個乖巧可愛的小姑娘,一雙大眼睛眨巴眨巴。透著不解與好奇,此刻被德川家光喊來,見了陌生人,顯得有些害羞害怕,揪著德川家光的袖子,過了好久才漸漸放鬆了下來。

她很快就知道來了一件大好事。

「我大明皇太子殿下已然奏請皇帝陛下,冊封貴千金德川千代子為江原郡主。並且,皇太子殿下對於日本的友誼十分重視,∧∧,希望能夠邀請一批日本的有為之士進入大明學習。其中。殿下願意教導千代子郡主進行皇室教育。」謝洪運笑著,彷彿一隻黃鼠狼一樣。

德川家光聽著,也是嘿嘿地笑著,只是分辨不出是老實的綿羊還是披著羊皮的餓狼:「這是大好事啊,事不宜遲,我這就吩咐人去準備。千代子與日本國有為之士入大明國進修之事,亦是歡迎。只是……」

「但請直言無妨。」謝洪運端正了身子。

德川家光遲疑了一下,道:「不知這江原為大明國何處?」

「大明國藩屬,朝鮮境內。我國制度。冊封郡主每月所得均有定製,不與封號之處有干係。」謝洪運嚴肅道。

「只是……眼下朝鮮國已然為清國藩屬,這……」德川家光盯著謝洪運,彷彿在看騙子一樣。

聽此。謝洪運道:「如此,便是另外一樁事情了。」

「哦?」德川家光好奇了。

「皇太子殿下而今正在濟州島轉運軍資,此刻。想必大軍已經出發,討伐不臣了。」謝洪運目光淡淡地盯著德川家光。看得他好一陣做得格外不舒服。

良久,德川家光翻出了國書。看著上面一條關於恆信商團招手流浪武士作為護衛的事情,道:「關於大明國商團招收流浪武士的事情,幕府之中,可以提前應允。」

顯然,這個關頭招收的流浪武士不會跑去其他地方作戰。這些朱慈烺嫡系的商團招收了流浪武士更不會如尋常海商,如同倭寇侵略大明。

他們的區向只有一個地方。

朝鮮!

漢城裡最近新熱鬧起了一處地方。

這個地方便是大明使館。

這一段時間的倪元璐是十分暢快的,他手握重金大肆收購,在漢城最繁華的街道里買了整整三處大宅互相打通建成了名為大明駐朝使館的地方。

不僅如此,這個看似原本只是民間機構的地方還很快就得到了禮曹參判的認可,其後迅速報上了議政府。

因為,這裡以後便是大明使節常駐的地方了。更是倪元璐國書之中的重要條款。

在大明交付給李倧的國書之中,首先譴責了李倧十數年前的反叛,其後嚴正詢問了朝鮮是否還是大明的藩屬,最後,便是林林總總涉及政商學民等等一些似乎並不那麼重要的條款。

雖然看起來並不重要,但既然上了國書,那就是兩國交往的大事。

至於大明駐朝使館這種小事,似乎也沒必要得罪使節,一時間,大明駐朝使館就成了漢城裡格外熱鬧的一處所在。

這不僅是因為倪元璐十分慷慨,大肆採買糧米軍資,更是倪元璐放出來的一條消息惹起了朝鮮內無數儒士的熱議。

「留學大明?」安五倫站在大明駐朝使館門前讚歎道:「這是遣唐使的翻版呀!看來倪大人十分有信心了!」

李綣道:「朝鮮與大明畢竟跨海遠隔,彼此並不清楚。雖然都知曉大明地大物博,但到底如何強盛,到底如何繁華,不親眼見了,未免就會有夜郎自大之心。當然,這一回倪大人所圖應該是為了讓更多人知曉大明的強大,這是謀萬世之舉。」

「不謀萬世者,何以謀一時?」這時,倪元璐笑著走了出來:「可是李先生與安先生?久仰了。」

兩人都是朝鮮官員,只不過倪元璐並不提大人,而是以先生稱呼兩人,顯然就是為了這一次邀請兩人作為私人關係,前來赴會了。

「不敢當。」

「不敢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