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章:兵圍漢城

第八章:兵圍漢城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西元1637年也就是崇禎十年,清朝要求朝鮮兵協助其攻擊明朝。`朝鮮遂派出了以林慶業為元帥的水軍。只不過,朝鮮人沒預料到的是,林慶業對丙子胡亂朝鮮的失敗耿耿於懷,秘密遣使前往明軍,將清軍的進攻計劃全部透露給了明軍。這使明軍獲得勝利,清軍傷亡慘重。

過了三年,崇禎十三年時,林慶業再次作為朝鮮支援軍的元帥支援清朝。此次,他派遣一名僧侶再次前往明軍,透露清軍的計劃。此戰之中,朝鮮軍沒有真正地與明軍衝突,基本都是清軍作戰。次年他回到漢城。雖然如此,此時滿清已經懷疑其身份,一番告狀,林慶業被罷官失去權力。不過沒多久林慶業就又獲得了新的官職繼續奮鬥在反清助明的事業上。

一直到去年,也就是崇禎十五年,林慶業的手下中出了一個叛徒投降滿清,透露了林慶業與明軍的關係。

為此,清人立即遣使赴朝鮮,強迫朝鮮交出林慶業並押赴北京,林慶業眼看就要步朝鮮三學士後塵。

萬分僥倖的是,在朝鮮中人親明一系義士的幫助之下,林慶業從黃海道逃脫進入了一座佛寺,削為僧作為化妝。眼見風頭稍過,便在今年再度逃亡明朝。

原定歷史上,林慶業到大明國內時已經是明年了,那時李自成剛攻陷北京,崇禎皇帝自殺殉國,吳三桂引清軍入關。

見此巨變的林慶業沒有頹喪,而是與明將馬騰高並肩作戰。後來兵敗,馬騰高被俘降清,林慶業再次失去了抗清的機會,計劃逃跑又被下屬出賣而遭清軍俘獲,解赴北京。雖然朝鮮將軍沈器遠得知後便動政變,迫使朝鮮國王李倧要求清朝釋放林慶業歸國。

清人為了朝鮮這個盟友,亦或者對於這位身為朝鮮官員卻異常忠誠於大明的將領有一份敬佩,一番周折後,林慶業又回到了朝鮮。

只可惜。洛黨領袖,朝鮮領相金自點在林慶業回國途中派出刺客刺殺。至此,林慶業身死,一直到五十餘年後朝鮮肅宗追贈林慶業忠愍的謚號才算肯定了林慶業的功績。

眼下才崇禎十六年。距離明年林慶業被刺殺還有一年。

於此,朱慈烺的改變下清軍似乎也再也沒有機會攻入大明關內。林慶業此刻也正打算綢繆逃亡明朝,一見明軍仁川登6,頓時喜得什麼似得,納頭便拜。

朱慈烺此刻也從張鎮的口中知曉了這位傳奇人物的過往。當即便送林慶業回漢城。

李倧雖然不是什麼英明睿智的國王,但林慶業本事如何,威望幾許卻十分清楚。此刻聽了林慶業出馬頓時感覺心中大定:「好,寡人知曉了,快行動吧!」

……

金慶徽站在景福宮外,默默地領著左右的士卒巡邏著宮廷。

他的身後,族侄金在勇輕輕喚了一聲:「啊著西,王上好像已經不喜歡我們金家了。那日明使倪元璐所言反正之事便似乎已經動搖了王上的信念,啊著西……我們……」

金慶徽頓住了腳步,轉過身。8小說`看著金在勇稚嫩關切的面龐,道:「放心吧。領相已經去見清人使者察哈喇了。滿清人不會坐視朝鮮不管的。」

「滿清人?察哈喇……那個一副吃人惡魔一般的滿人,啊著西,他們很難是我們朝鮮人的依靠!」金在勇滿腹不放心。

金慶徽卻沒有再回話,而是看著靜謐的王宮,道:「那些太遠的事情多慮無用,守好王宮把思密達。要不然……」

金在勇等了許久,金慶徽卻沒有再將餘下的話說出來。

見此,金在勇沉默良久,還是不由地低著頭。繼續領著宮中侍衛開始巡邏。這幾天,金慶徽明顯提高了巡邏的頻率與範圍。甚至,昨夜一整晚金慶徽都沒有休息下去,一大早便紅著眼睛視察防務。彷彿唯有這樣才能讓這個沉默的朝鮮男子安心一分。

「距離上次金相將消息傳來已經足足有十二個時辰了,為何到現在依舊沒有一份消息?」唯有心中,金慶徽才敢將心中不解自問。

又是轉悠了一圈,見李倧窩在景福宮裡就連政務也不熱心處理,金慶徽終於感覺到了反常,喊來金在勇道:「在勇。你脫了甲胄,去尋宮中太監李勇保換一身太監衣服立刻去找一趟金相,快去!」

金慶徽的表情焦慮不安,連帶著金在勇也緊張起來。只見他動作幹練地脫了衣甲跑了出去,進了一個不起眼的小柴房。隨後在一個太監的幫助之下換了衣服,偷偷衝出宮去。

一個時辰過去了,按照尋常步行也足夠金在勇往返傳話了。金慶徽按捺住焦慮,看向景福宮,果不其然,裡面什麼動靜都沒有。但相比這樣的安靜,他卻更加不能平靜。

又一個時辰過去了,金慶徽能夠感覺自己的心糾成了麻花。當他在等一刻鐘時,忽然,金慶徽神使鬼差地領了一隊人走向一處偏僻的宮門。

那裡,金在勇滿頭大汗,竭力亡命一般奔向金慶徽:「啊著西,危險!」

噗通……

猛地,金在勇猛地倒在地上,雙目大瞪。

金慶徽猛然拔出手中長刀,他的身後,一干侍衛紛紛拔刀持盾。

金在勇倒在了地上,顱後,一根長箭微微顫動。

當他倒下後,一個身材消瘦,光著腦袋留著一茬青的男子放下了長箭。只見他穿著一身硃色天鵝絨金銀裝甲胄,耀耀生光。讓人一眼便認出了來人。

「林慶業!」金慶徽怒吼出聲:「你來了!果然來了,叛亂者果然會來的!全體預備,清剿反賊!」

他的身後,幾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