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章:五十萬清軍

第十章:五十萬清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盛京。

崇政殿里,多爾袞看著台上的福臨,又將目光落到雍容艷麗的大玉兒身上,笑容不止,眸光流動:「皇上,太后,我看吶,可以開始朝會了吧。」

「都由攝政王做主。」大玉兒撫摸著福臨的腦袋,輕輕地笑著。

此刻才五歲的福臨眯著眼睛,泛著困,想要倒去聖母皇太后布木布泰,也就是大玉兒的懷裡,卻被大玉兒按在皇位上,不敢再動。

「召集群臣吧。」多爾袞神色一肅。

沒多久,禮親王代善、鄭親王濟爾哈朗、睿親王多爾袞、肅親王豪格、武英郡王阿濟格、豫親王多鐸、多羅郡王阿達禮以及一干滿清將官,投降漢臣等少數文官趕到。

一番見禮不提,多爾袞一步步踏上高台,只在福臨稍稍前方一點按下一直椅子落座,看向眾人。台下,不少人都將目光看向豪格的身上。

豪格心中一動,想要藉機發難爭一爭,只是還未開腔,就見多爾袞招了招手,將一封奏章發下傳閱給眾人。

奏章第一個給了豪格。

這下子豪格倒是不好發難,接手過去拿來細細看了起來。

只是一看,他便不由呆住:「竟是這般急切了!」

奏章很快就將滿清文武中傳閱了起來。在多爾袞並未壓抑的情況下,眾人紛紛議論起來。

「那朱慈烺真是個攪屎棍,怎麼哪兒都有他的動作?這下子,竟然一戰打到朝鮮去了!」代善很是感嘆。

濟爾哈朗也是開口道:「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啊。前些時候還只收到消息,說是明國皇太子真箇在江南立了一片地盤,本以為會安穩些,沒想到又傳他要渡海遠攻,而且將目標落到朝鮮身上去。這眼光,委實算得一流了。」

「朝鮮太重要了,不能輕易有失!」多爾袞開腔了:「本以為阿巴泰率軍南下征伐大明可以讓今年開春遼東的土地多些出產,能多些漢民奴隸耕地。沒成想。一戰卻將幾千國族兒郎丟了性命。讓朝中反而貼補了不止百萬的銀子,現在,光是今年的口糧都要指望從外邊能找補回來。我大清要糧,從山西那邊鼓搗畢竟少了些。沒了朝鮮這產糧通商之地,入了冬就不知道要餓死多少人了。」

「哼……」豪格心中冷哼了起來,阿巴泰是他旗下的人物,這次折損最慘重的也是豪格的實力。多爾袞提了這一點,卻讓他有些說不出話。感受著手底下人往來的目光。豪格終究忍不住反駁道:「也不至於,餓死的總歸是那些漢人。」

殿上,洪承疇、孔有德等漢官紛紛心中一顫。

多爾袞的頓時一拍岸,道:「都是我大清子民,肅親王這話不妥吧!況且,沒了漢民耕地,沒了漢工鑄炮,沒了漢臣綢繆,都讓你的旗人去種田鑄炮?若是可以,這禮部的差事肅親王便擔起來罷!」

「多爾袞!」豪格怒視過去。卻被堵得一點話都說不出了。這次倒是他真的理虧。可要是被趕到禮部去,那就沒他能幹活的權力了。

代善出場,幫腔:「好了好了。眼下還是先說起怎麼做事吧。這明國皇太子朱慈烺打到了朝鮮,我大清國總不能也學明國在丁卯年、丙子年那般。總歸要想個辦法破局。攝政王說朝鮮至關重要,此事總歸是對的。」

豪格感激地丟過去一個眼神。

多爾袞也不再提豪格這一茬,接話道:「朱慈烺炮強銃利,誰有妙計?」

崇政殿上不禁沉默了下來。朱慈烺可不是軟柿子可以隨意揉捏,清軍對明軍雖然一向看起來戰無不利,可努爾哈赤、皇太極都是怎麼死的滿清權貴亦是清楚。努爾哈赤被紅夷大炮一炮轟成重傷,舉國哀悼。雖說應是僥倖,卻誰也抹去事實。皇太極英明一生壓得明國喘不過氣來,可阿巴泰一戰身死,數千國族兒郎。數萬大軍為此煙消雲散,消息傳來,皇太極一命嗚呼。

眾人想到這裡,便是貪功,也不由要多斟酌幾分。

見此,豪格卻是目光一亮。大聲道:「朝鮮一戰,我去!」

「肅親王要出戰朝鮮?」多爾袞直視豪格。

「是又如何?」豪格昂首挺胸:「讓我發兵十萬,傾盡全力拿下朱慈烺,斷了這大明中興期望,這是定我大清國祚之事。若是殺不了朱慈烺,他明國大軍從朝鮮陸陸殺來,一路上,我大清國可沒寧遠、錦州、山海關這樣的堅城可以固守!」

「我大清強兵自然不會如漢人那樣守城!」濟爾哈朗幫腔道。

豪格冷哼一聲:「我要出戰朝鮮,誰有異議?」

多爾袞微微沉默。

阿濟格此刻亦是高聲道:「朝鮮一戰,我也去得!皇上、攝政王,我阿濟格請戰朝鮮!」

多爾袞卻是將目光落到了洪承疇的身上。

洪承疇作為降臣,身份不可謂不尷尬,更是被滿清大臣瞧不起。方才豪格的話語更是刺痛他的內心,讓他毫無發言慾望,低著頭不敢說話。

多爾袞此刻卻是注目良久,道:「洪學士以為如何?」

洪承疇抬起頭,目光抬起來時,微微漂到了簾後的倩影上。很快,洪承疇裝作未看見的模樣,輕聲道:「回稟攝政王,微臣以為若論開戰,則不得不窮究因果。」

「哦?」多爾袞目光一亮。

「漢人就是慣會故弄玄虛。」豪格卻輕輕笑了起來,一干滿臣也是紛紛輕笑。顯然不覺得洪承疇這話有什麼對的。

洪承疇神色不改。

多爾袞格外鄭重,道:「還請洪學士細說。」

說著,多爾袞站起身,湊近了細細聽了起來。

見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