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四章:大明內外(四千合并發

第二十四章:大明內外(四千合并發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章節內容開始--

崇禎十六年九月一,新的一月里,黃州迎來了新的一頁。

明國的大軍進入了黃州城,僅存不多的朝鮮人在道路上歡呼著天兵到來。朱慈烺終於得以在接連的戰日里稍事休息,軍機處的文職軍師們則陷入了疲憊又興奮的階段。

位於黃州城內的十六處軍倉需要連夜清點,困擾了明軍小半個月的問題終於得到解決。

「糧食啊!足足有十七萬石軍糧,這是漢城的金銀都換了海州的糧食嗎?真是萬幸,徐聞手快,沒有讓朝鮮人將這些糧食都燒了!」軍機處的徐煥武等著一雙熬紅了的兔子眼,露出了久違的笑容:「有了這十七萬石的糧食,後勤轉運的壓力可就輕鬆了,至少,能將炮兵營里喊了好些天的制式彈藥先給轉運過來。」

「還以為誰在後頭說我壞話呢,沒想到啊,是徐老弟在誇我呢。」這時,徐聞走了過來,笑著道。

見了徐聞,徐煥武也是笑著過去拍了拍肩,道:「今天是什麼風把徐大將軍給吹過來啦?竟然有心思來這裡打趣我了。」

兩人都是本家,雖然各自家鄉隔著幾百里,但有了這麼一次北上進兵的袍澤情誼再加上投緣,是以都是關係頗為親密。

徐聞道:「進城就知道軍機處要清點物資,人手不足。這不,這就將城裡頭那些識字的俘虜帶了過來,先幫襯幫襯。」

「那可真是輕鬆多了。」徐煥武不由地放鬆了一點:「這裡的事情早點清點完畢,也能騰出時間將軍資轉運的事情理一個頭尾出來。」

「這卻也是正理。不過有個好消息,卻是要告訴你。」徐聞拉著徐煥武出了軍倉,道:「南浦是快打下來了,這次四艘戰艦沖了過去將南浦的朝鮮水師盡數擊沉餵了海王八。猛如虎領著本部還有六千朝鮮兵,在水師的幫助下已經將南浦打下來了。進佔了南浦,修整了碼頭,等到回去報信的人到了漢城,沒多久就能有海船轉運到南浦了。到那時,補給的轉運可就輕鬆多了了。」

「南浦?」徐煥武有點撓頭。

「哦哦……」徐聞明白了過來:「是殿下新賜的名字。就和那仁川一樣。要不然,你說那南浦原本是哪兒,我也是記不得。」

「哦……」徐煥武頓時想起來了:「不管如何,能有海船轉運那真是太方便了。猛如虎打下了南浦。那算算時候,虎朗將也應該攻下平壤了。」

「平壤一下,這朝鮮北地也算是盡皆平靜了。聽聞水師的兄弟打下平壤後只是稍稍補給就朝著北邊去了,看樣子,目標就是鴨綠江的義州。」

「對面的九連城不打?」徐煥武雖然是軍機處的文職軍事。負責後勤輜重的事情,但能進入朱慈烺的隨軍軍機處名列,那亦是對軍略有所了解的。

徐聞聽了,卻是接連嘆息起來。

九連城是大明故土,北依鎮東山,地勢險要,是朝鮮通往大明重要的陸上通道,與朝鮮通商之處,駐有兵馬,歷來就是大明通往朝鮮的重要支點。當年朝鮮之役萬曆大軍出發就是從此開端。

可是,眼下的大明故土卻已經落到了敵國胡虜之手。

不過,徐聞嘆息的不是這個:「九連城啊連一個漢人都沒有了。遼民在那,死傷何止百萬?聽水師的袍澤們說,也就海外一些島上還有些漢民。話說回來,九連城上是沒有千石海船可以停靠的碼頭了,就連建奴互市也都是自己駕著小船去馬市台交易。反倒是義州是朝鮮人的地方,勉勉強強還能停靠大船。」

馬市台是在鴨綠江的中間,是一處小島。

「總歸兵鋒能直指建奴的地方了吧。清軍要進犯我大明,我們便將劍鋒頂在他們的腹背上!」徐煥武鼓了鼓勁。

兩人邊走邊說。也總算見到了那些朝鮮俘虜。這裡面不少都是些大家豪族的族長,靠著投靠建奴發家,一朝戰敗,都淪為俘虜。

有了這些人的幫助。軍機處清點倒是真的加快了。

……

「九連城……家鄉故土啊。」馬武下了馬,蹲在地上,以頭頂著地,忽然有些淚眼朦朧。

一旁金井半兵衛看著這一切,有些不解。這位日本浪人武士是一名出色的忍者,格外精通情報收集之事。日本的戰國時代已經過去。武士不再成為大名們所需要的存在。自然,忍者也難以有用武之地。故而,金井半兵衛跟著松井正雪進入朝鮮聽命於明國皇太子殿下的指揮也就順理成章。

皇太子殿下對日本武士雖然十分感興趣,但戰鬥之中發揮主要作用的依舊是明軍。松井正雪好歹帶著精銳武士加入到了海軍陸戰隊,作為偷襲黃州的先鋒。

但不同於松井正雪,金井半兵衛進入朝鮮後反而有些失措。他原本自傲於忍者的戰技,頗為自信,與一些另類日本人對明朝的複雜心緒相似。在他們看來,明國雖然是儒家正宗,但眼下也沒落了,日本有自己自傲的地方,肯定勝過明人。綜合國力不談,這忍術,潛伏刺殺的東西誰能勝過日本忍者?

故而,金井半兵衛進了漢城便每日誇耀著自己忍術,等著名揚天下被皇太子殿下重視的那一天。

可惜,朱慈烺根本沒時間和這麼一個忍者廢話。

皇家近衛軍團本來就是新銳之軍,不知多少人心氣頗高,那些被當作精英看待的斥候隊夜不收更是如此。

一天,馬武這隊斥候有了假期出去泡酒館,正巧遇到金井半兵衛帶著幾個忍者誇耀,馬武沒在意,但他的屬下梅律唐卻是見不得日本倭人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