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七章:最危險的關頭(四千合

第二十七章:最危險的關頭(四千合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鞠躬~】

山海關內的一處園林里,清晨的陽光剛剛升起,霧氣朦朧,正是九月下旬來酷暑未至的好時候。但這樣一個好時候里,後園的氣氛卻顯得格外壓抑。

吳三桂、吳襄這些天頻頻召見親信部將,密探進行了一場又一場,見的人走馬觀花不知換了幾茬,卻依舊沒有一個準信傳出來。

這一回,那個滿清使者沒有了耐心。他不問而入,走進了後園裡,坐在了吳三桂的身前。

吳三桂與吳襄的表情都是很沉重,他們明白,這個滿清使者來頭極大,可不是他們可以隨意拖延得起來的。

因為,這一次深入山海關關城內的就是七年前受封清國豫親王的多爾袞同母胞弟愛新覺羅—多鐸。

多鐸身份貴重,後來被譽為開國諸王戰功最高者。顯然不是來找吳三桂閑聊的。眼見吳三桂好幾日沒反應,多鐸忍不住了,跑進了總兵府內,神色陰沉。

氣氛由此壓抑。

見多鐸這麼大刺刺地跑了進來,彷彿如入無人之地,吳三桂惱了。這幾天來,他可算是幾乎供著這群大爺了,不僅伺候著這位大爺衣食住行,更得細細看著,唯恐旁人見了這位大清國的豫親王。

他倒是不怕誰暴起發難把這貨殺了,而是怕消息走漏,自己選擇機會大大被動。

可眼下倒好,這位豫親王一點都沒體恤吳三桂的心情,這才等了幾日功夫就耐不住神色跑過來逼宮,真當他吳三桂是泥捏的不成?

要知道,吳三桂少年成名,本就心中有幾分桀驁。這一刻鬧起了脾氣,頓時就有幾分不管不顧的渾人架勢。

可說什麼怕什麼就來什麼,吳三桂還沒想著如何,忽然就見多鐸望了過來,盯著吳三桂。神情玩味。

「唐通為何而來,不僅是移防山海關,用兵力震懾。看來,那明國皇太子朱慈烺其他的招兒你們也收到了。」多鐸輕哼了一聲。

吳襄心知肚明。明白多鐸說的是朱慈烺大勝朝鮮,唐通將捷報傳告邊關各處鼓舞軍心的事情。不過吳襄不明白為何多鐸要在這個時候提這一茬,難道不知道這是純粹有益於大明的事情嗎?

而事實上,這也是吳三桂這幾天憂心的地方。

大明強盛,兵多將廣不是虛言。背叛這麼一個大國投靠滿清這麼一個小國,換誰也不由要再三斟酌。

這個時候,多鐸提這一茬難道還是向勸慰吳三桂忠於大明不成?

如果沒有陳演開的五十萬兩價碼,吳襄還真是會極力反對投靠滿清。可一想到大明朝廷上下那般多的蠢蟲,吳襄就毫無力氣繼續開口。只是不由忌憚皇家近衛軍團的北上。

「要是沒有這皇家近衛軍團,我關寧諸將投降滿清還真是遲早的事情了……」吳襄默默地念著。他不知道,歷史上果然如此。

吳三桂此刻也忍住了心中脾氣,仔仔細細地打量著多鐸,猜測著。此刻,如果吳三桂能夠飛到半空之中可以發現。一個渾身沾著鮮血的男子正在打馬狂奔,朝著山海關城的西門衝來。

多鐸沒有繼續讓他們等,而是又道:「也不必費心繼續猜了。不錯,明國皇太子朱慈烺本事了得,是個人才。可明國的人才再如何厲害,也會被身後一大堆人扯著後腿,遲早敗亡。所以我大清從來沒有怕過,提這一茬,只是告訴你們。朱慈烺是有些本事,可我大清。能員幹將何其之多?朱慈烺在行動,我大清,一樣在行動!」

「攝政王殿下已經準備妥當,行軍不遠就要到錦州。而我……身為大清國的豫親王。親自來這裡。可不是為了陪幾位嘮嗑的!」多鐸面目不善,眼中玩味更深。

此時山海關西門關城門口,守門士兵看著渾身是血的來人,紛紛驚疑不定。

「快開城門啊!有緊急軍報,事關國運的緊急軍報啊!」那人大呼:「我乃密雲總兵麾下千戶潘武志!開門!」

……

「我聽不懂豫親王所說的……」吳三桂壓抑著心中的不耐。此刻的多鐸那模樣還真是有些欠揍。可一想到多爾袞數十萬大軍殺來,吳三桂就不敢有半點不理智。

「哈哈哈。吳將軍會明白的。」多鐸笑道:「就比如……我大清又如何會讓朝鮮之戰的捷報進入山海關呢?當然當然……最最關鍵的,是斬斷吳將軍一直以來游移不定的負面原因啊。比如擔憂唐通部鳩佔鵲巢,所以……乾脆就讓唐通部去死!」

「多鐸!」吳三桂騰地站起身來,猛地把劍而出,怒指多鐸:「你敢如此過分?以為這樣就能逼降我吳三桂去清國嗎?不要欺人太甚!」

吳三桂再是好脾氣也終於忍不住了。

要是真讓多鐸把唐通殺了,那吳三桂可就將大明朝廷給得罪死了,等於自絕於朝廷。那時候,不僅吳三桂徹底沒了選擇的餘地,到時候也得自降身段,拚命巴結多鐸才能找到容身之地。

這時,一旁的吳襄連忙過去拉住吳三桂,將那長劍按了下來,道:「不要激動!孩兒,聽為父的話!劍放下來好好說話!」

「老總兵,還是讓我來吧。我相信,吳將軍是識大體之人。」多鐸又有道:「尤其是在……唐通部已經被我大哥一舉殺潰的情況之下!」

「不可能!」吳三桂還真克制著自己的憤怒冷靜了下來,道:「唐通部兵馬上萬,山海關雄關如鐵!便是親王殿下有侍衛能進來,又如何有大軍可以埋伏唐通?」

「我大清幾番入寇,又何曾需要從山海關進來?本王堂堂大清和碩豫親王多鐸,還會與你戲言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