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一章:遼東漢兒烈如鐵

第三十一章:遼東漢兒烈如鐵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古勒章阿把傳消息的任務交給了一個叫崔英賢的人。小說

崇禎十六年八月二十五的崔英賢大概四十歲了,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父親。雖然,兩個兒子都覺得他爹沒本事,有些不孝順,大的還好些,總說自己記得爹爹的生辰,要尋思著辦一個大壽。每次崔英賢聽了,都說記不得了,不辦了,好似二十多年前的人生都忘了。

這個年頭,人能活四十歲是了不得的事情。尤其是在遼東,尤其他大兒子私底下總說自己是個漢人,才不是老爹說的什麼朝鮮人呢。

可每次崔英賢聽了都賞了大兒子兩個耳刮子,打得很輕,說話的語氣卻很沉:「這話,往後不許在鳳凰城說。」

聽說過這情景的小兒子更加看不起老爹了,扯著大哥就跑去了朝鮮經商。他們是為鳳凰山的甲喇章京古勒章阿辦的買賣,倒也不在城裡。

於是崔英賢就一人呆在了鳳凰城,每日在古勒章阿的府里辦著閑差,古勒章阿說他是朝鮮人,還是久居遼東二十六年的老人,辦差二十六年沒死,一家給自己幹活,也算個體貼老人。

於是這任務就交給了崔英賢。

懷著古勒章阿信封的崔英賢也沒要馬,就尋了一條地道撤出了鳳凰城。沒人知道他怎麼會在定遼右衛的舊營房裡是怎麼找到一條地道。

進了地道的崔英賢出了城,然後就看到火光四起,鳳凰城都燒沒了,毫無防備的古勒章阿沒有組織起足夠的餘力就被明軍攻克。

「二十六年了,二十六年了啊!定遼右衛,又有大明的兵了!」崔英賢流著淚。歡暢地感覺這一刻自己好像一下子就恢復到了十四五歲的年紀。

那會兒的孩子精力充沛,又有著少年的夢想,長大了總覺得自己能做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扛著大明的槍。做那定遼衛國的大將軍。

可一場亂起,努爾哈赤領著女真人左屠右殺。整個遼地成了女真人的天下,多少親朋好友倒在了蠻夷的刀槍下。長著一張大餅臉的崔英賢反而被當成了朝鮮人活了下來。

看到鳳凰城升起的火光,崔英賢抹乾凈淚,緊握著手中的書信,一個念頭冒了出來,前所未有的強烈,讓他打心底里發出顫慄的渴望:我要干一票大的,我要干一票大的!

「我要干一票大得給我爹娘復仇啊!」崔英賢回了自己城外的莊子。他拿了鋤頭,挖了後院里的一個地坑,裡面,塗了油包裹著的袋子被粗暴撕開。

一身山文甲被掏了出來,旁邊,是一桿已經銹跡斑斑的長刀。

磨了刀,將甲貼在外衣里,崔英賢上了馬,遠望南邊的鳳凰城,打馬狂奔。疾馳往北。

風聲烈烈,刮在耳朵邊里,顯得格外孤寂。

但這一刻只感覺身邊金光萬丈。崔英賢告訴自己:我,就是那大將軍。

領著千萬無辜死難同胞英靈復仇的大將軍!

……

順著大明的官道由東南往西北走,出了定遼右衛就是斜烈站。這裡有幾片耕田,一處村莊,左右還有幾個牛錄住著。這裡地處草河主幹與主流的分叉,是上好的水澆地。

孤身而去的崔英賢卻小心翼翼地躲開了大道,仗著二十多年見多識廣,小道熟悉,繞開了斜烈站。尋了支流里淺淺的地方強渡衝去。

一路往北,在通遠堡找到了還不知曉鳳凰城之事的老相識尋了些吃食。換了馬,偏離大道。西北奔去,過連山關,經甜水站堡北行,一路過去數十里,渾身都快虛脫的時候終於見了遼東平地而起的一座大山。

這裡,便是安平山了。

安平山裡有一處處險峻的山頭,幾處關口擋住都稱得上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很是藏了一些狠角色的人物。

當年遼東大亂興起,倒是惹得一些拉杆子上山的強盜人丁壯大起來。只可惜,他們面對的不是不善戰鬥的明軍,而是漁獵為生的女真人。

幾番剿寇,安平山上的大杆子就紛紛消散。只剩下百十來戶學著武藝,鐵匠木匠農戶齊全的漢民躲到偏僻山疙瘩里平谷之處。

最重要的是他們又找到了一些夥伴。以至於沒有步入那些被剿滅乾淨的大山賊後塵。

這些夥伴就是被清人從東北深處捕獲來的生女真,生女真多是在東北漁獵處於原始狀態的赫哲人鄂倫春人之輩。不服王化,文明程度極低,用的大多還是骨箭,卻兇悍無比,敢於獵殺虎豹熊狼,戰鬥力極高。

被清國憑藉著刀兵厲害捕捉之後,有些人自然樂得被統領,也有些不服管教就跑了出去。

那些不服清國管教的生女真便落草為寇,倒也不做什麼剪徑劫商的買賣,只是在山裡獵熊刺虎賣給朝鮮商人,也算樂得自在。

這些生女真向來彪悍,有兩三百人窩在山溝溝里,境遇卻與從前變得不一樣。兇悍依舊,但戰鬥力卻大變,不再是建奴可以隨意魚肉捕捉的存在了。

因為安平山裡有了漢人。

這些漢人有鐵匠,有木匠,也有打造兵甲的本事。此處距離後世的本溪頗為相近,山溝溝里竟是也尋了少量鐵礦石煤礦可以煉鐵打造兵甲,武裝戰備。

於是,有了漢人修補打造的兵甲,這些本性還算樸實的生女真也就與漢人結盟,可以女真人說不了。

這個時候,清國若是派遣大軍殺過去少不得死傷數百一無所得。若是派遣小股兵力,那更是如同送菜給人練兵。建奴開國畢竟有二十六年了,也沒有那麼多強兵幹將可以浪費在一處沒甚麼危險的小杆子里。

安平山就這麼一直留到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