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三章:諜戰風雲

第三十三章:諜戰風雲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readx安平山上的兄弟們最終選了三四百號精壯漢子下山。這一行人不作別的打扮,紛紛都是正兒八經八旗軍隊的裝束。

馬武還愣著,崔英賢倒是驕傲地說起了朋友口中那一回威寧營附近一個滿編牛錄清剿安平山,結果兩百多號人被拔光了衣服的事情。

梁三山驕傲地挺了挺胸膛:「我這身衣服,就是那一戰的斬獲!」

聽此,馬武頓時笑了起來:「好!那我們就先去威寧營,用著崔兄弟的信符賺一筆建奴的補給,再渡河北上!」

下了安平山往西,一行人光明正大地在舊威寧營城中里取得了補給。果不其然,這裡沒人知道鳳凰城與九連城發生的事情,甚至,這裡的大部分牛錄也已經被徵集入伍,隨多爾袞西征。崔英賢只是拿出了鳳凰城甲喇章京古勒章阿的信物說這些是鳳凰城派遣來北上的軍隊就順利過關。

崔英賢一個「朝鮮人」,要是沒有古勒章阿的信物,他就是說破天女真人也先天帶一層歧視與不信任。有了信物,又有身後安平山裡那一兩百號生女真武士,威寧營上下就是有那心思去猜,也絕想不到會是這般結果。

若古勒章阿九泉有知,聽到自己的信物竟是落得這麼一個結果,恐怕也會氣得爬上地表大叫吧。

閑話不提,一行人隨後向北渡過太子河,經行官道,過鳳集堡經白塔鋪,星夜奔波過了渾河後,瀋陽也就出現在了崔英賢一行人的身前。

崇禎十六年九月二十七的瀋陽秋雨延綿,下得人心緒惆悵,又有種洗刷一切的清新與寧靜。

或許是朱慈烺一路上消息遮蔽都太好的緣故,瀋陽依舊一片安寧,無人知曉四天前五百里外的地方就已經進入了一支敵國的大軍,他們士氣昂揚,鬥志激烈,懷著樸素的正義為死難的同胞復仇。為遲到的正義奮戰。

眼下的瀋陽外表是平靜的,只是有些地方的人心變得格外地不平靜。

比如佟圖賴,這位漢軍旗的鐵杆漢奸在跟隨阿巴泰入關一戰中折損不輕,雖然最後處分很輕只是降職。仍舊總領其部,但佟圖賴卻格外鬧心。

因為,大清攝政王多爾袞西征竟然沒帶上他!

當然,一樣沒帶上的還有投降了清軍的祖大壽。

但在佟圖賴看來,那祖大壽能和他佟圖賴比么?

佟圖賴先祖佟養真為這大清拋頭顱灑熱血。子嗣部屬六十人都為清國做了烈士,是開國功臣。皇太極天聰五年選拔漢人少壯者組成漢軍旗,裝備新造紅衣大炮,也是由佟家的佟養性為昂邦章京,總理漢人軍民一切事務。

而今佟圖賴領漢軍正藍旗,一樣是八旗漢軍骨幹,哪裡是祖大壽這種拿著投降當騙局逃跑歸順大明的叛將能比的?

但他想不通,眼下的祖大壽兵權被奪,權威毫無,多爾袞卻依舊對祖大壽溫言有加。偏偏佟圖賴這個鐵杆漢奸反而冷漠以待,只是勉力幾句讓他配合守住盛京,說什麼擔心朝鮮的明國皇太子。

佟圖賴聽了,嘴上萬分誠懇,心中卻是格外不耐。甚至很是有些後悔聽信了那個商人的情報。雖然情報沒錯,朱慈烺的確登錄朝鮮,讓佟圖賴最終免於章丘一戰的重罰,可要是知道得困守盛京,不能跟隨攝政王出征,他才不幹呢。

在他看來。攝政王都親自出手遠征明國京師了,那明國皇太子但凡懂一點是事都會屁顛屁顛回去守衛京師。把他這個大清忠臣留在這裡,分明就是要錯過了此次征伐明國的機會,丟掉無數立下戰功翻身的前程啊!

每每想到。佟圖賴都是心中大恨,就連巡視城門的職司也沒了興緻。

上峰鬆了手,下面的人自然也是隨意自如,每日城門照例開關。

雖然這個時候還有鳳凰城與九連城的女真兵進盛京城,那幾個守門士兵也不會多想,只是照例收了。

尤其是那捧著古勒章阿信物的朝鮮人格外懂事會孝敬的時候。幾個守門兵更是大方地放行。

他們萬萬不會想到,這些人進入了盛京城以後,在密密麻麻如蜘蛛網的盛京小道之中消失,匯聚到了位於盛京南城各處屋舍院落之中。

若要窮究這些屋舍院落的主人,卻又能紛紛落到一個人的身上。

此人,便是盛京錦衣衛千戶:符禮譙。

位於盛京城東南角的一處小巷子里,符禮譙正在安撫著腦袋不住轉著的獵鷹,從桌案桌案上深紅色木盒裡拿出一根根牛肉絲喂著。

就這麼過了將近一盞茶的時間,獵鷹也不吃了,安安靜靜地站著。

到了這時,符禮譙這才鬆了一口氣。這獵鷹是錦衣衛盛京駐點與外界的聯絡通道,要是斷了消息,漏了消息,那可就真的罪過大了。

獵鷹平靜了下來,符禮譙也終於可以將獵鷹腳環上抓著的圓筒取出,看到了裡面的字跡,又拿出一部《史記》,符禮譙看懂了密報。

「大軍已入,誘清軍伏威寧營。」看到這幾個字,符禮譙胸口裡猛地炸開一陣歡喜,讓他久久不能平靜,好半天這才喘著粗氣平靜下來。

這時,那獵鷹見主人情況不對,也過來啄著符禮譙,關切地看著。

符禮譙見了,卻是大笑道:「我無礙,我無礙。我這是歡喜了,太歡喜了啊!」

「千戶,大喜事。大喜事啊!」這時,門外一個面目尋常,喜色滿臉的男子,大笑道:「大好事啊!」

「噤聲!」符禮譙扯住這男子,道:「冷靜些,到底什麼事,樂得你這般?」

那男子笑道:「他們果然來了!皇家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