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四章:盛京無間道

第三十四章:盛京無間道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盛京城內,佟府。l

黃昏已深,夜幕將近,馬武一步一步走到了佟圖賴的府邸門前。這是一座兩畝半的院落,門口石獅威嚴,顯出這家還未衰落的氣勢。

馬武不為所動,一步一步朝著內里走去,門子作勢要攔,馬武擠出一點笑容丟出去一個門包,又低聲說了幾句,頓時讓門子笑容一緩:「原來是藍海商會的。好,你的事兒我知道了,我先去給你問問。來人,奉茶。」

能從狗眼看人低的門子眼裡要到一杯茶,這結果算是不錯的了。

馬武神情拘謹地坐在門廳里,雙手接了茶,安安心心地等了起來,心頭卻是不住地算著時候。

讓他微微鬆一口氣的是,沒多久,那門子就回來了,一見馬武就笑:「老爺心情好,答應現在就見你,走吧」

馬武又是笑著送上一個門包,口中連道初來乍到,不識體統,終於讓那門子多給出了一句話:「老爺心情是不好,但你們那商會的符東主是個厚道人,這會你說有與符東主一般的東西。倒是讓老爺有了幾分興緻。那符東主可不是個好易於的人,你是怎麼攀上這來路的」

「卻是讓這位大哥見笑了,小人也就是個拿鑰匙的,如何攀得上符員外。只是東家一心問,疑惑符員外在商會裡面原本也算不得厲害人物,怎麼此番就乘勢而起了。故而。小人這才從福建跑了過來,得了命令。一心要打探打探。符員外得勢之緣,小人也是費了偌大的力氣。」馬武低眉順眼地說著。

「哦」門子拖長了音,倒也不說話了,只是淺淺笑著,心中想著什麼時候能拿這消息找那符禮譙換點銀子。

兩畝半的宅子說起來大,走一會兒也就到了。

推開門。送進人。門子退了過去,帶上門,入內的馬武也終於見到了這個讓他感觸複雜的大漢奸。

裡頭一排排書架立起,書冊堆疊其間分外眾多,一排排書架前,便是一處桌椅拜訪,一人躺卧椅上,俯視著來人,讓馬武不由地打量了起來。

佟圖賴生得頭圓而大。鼻直口方,腰細膀闊,一副武將粗壯的模樣,卻也分外不協調此間的文華氣息。

「好小子。敢進來我府直視我的,你也算得第一個了。」佟圖賴有了幾分興緻。

馬武回望一眼,門窗緊閉,心中也是悄悄鬆了口氣,漫步走上前,掃視一眼屋內書房,道:「只是感慨佟將軍書房內萬卷書。有些唏噓罷。」

「你不怕我」佟圖賴眯起了眼睛:「便是如那符禮譙,也沒敢對我這般。」

「畏懼生間隙,將軍想要富貴,肯定不是以恐嚇對我。」馬武在佟圖賴的身前站定,微微一欠身,算是行禮。

「好有膽子,坐。」佟圖賴盯著馬武,拿起了一柄玉如意,把玩在手上,道:「本將也沒多少功夫與你磨蹭,說罷。什麼富貴能值得讓我忍耐你無禮,若是說得差了,這城外填河的就有你一份當然,你要說得好,本將也有那氣度,分你一份榮華」

似乎是被佟圖賴的氣勢所震懾,馬武微微一呼吸,平靜了一下,注視著佟圖賴,聲音低沉有力:「這份大禮,便是明國大軍入遼的軍情密報」

哐當

嘩啦

佟圖賴手上的玉如意頓時刻在桌子上,手頭握力不住,磕落在地,摔碎得稀里嘩啦。但他毫不在意,只是雙目瞪大如牛眼一樣,粗聲道:「是真」

「自然是真。」馬武道:「吾為皇太子殿下先鋒死士,如何不是真」

嘭哐當

佟圖賴猛地後退數步,從書房一處暗格里猛地拿出一把彎刀,隨後這才粗氣更大地盯著佟圖賴:「你你說什麼你是明兵」

「是。」馬武笑道:「正是我大明皇家近衛軍團先鋒斥候隊隊正,馬武。今日,特來送佟將軍一場大富貴。怎麼,殺伐果斷的佟將軍今日卻沒了取這富貴的膽量了嗎」

佟圖賴腦海之中猛地想起了多爾袞對自己的囑咐:「我心憂那朱慈烺非易於之輩,你留盛京之中,為守城金湯之助,如此我才放心。」

心念於此,佟圖賴的心跳猛地加速了起來,一種散步在路上一腳踢到一大蛇皮袋黃金的喜悅充沛在胸中,讓心臟激烈跳動,直到他坐了下來這才稍稍安寧。

「馬隊正。」佟圖賴緩聲道:「這一場富貴,我有些不明白。」

他需要冷靜冷靜,更需要再多一些細微的觀察。此刻,他心中告訴自己,可千萬別弄錯了敵友。

馬武笑道:「我得皇太子殿下命令,特來招降佟將軍,反正大明,洗刷一身榮辱。」

「為何挑中我」佟圖賴漸漸冷靜下來,思維也清晰了,他心中集聚想著,第一個念頭是不信。不信明國會招降他。

馬武道:「漢軍八旗之中,個個都算得上能征耐戰,可為何唯有佟將軍留守瀋陽顯然,那多爾袞早已不信佟將軍。認為佟將軍已經在與我軍的戰鬥之中喪失了作戰的勇氣。但正所謂不打不相識,我馬武卻是明白,打不過,那就是打不過。戰力強弱,一戰能知,哪裡有那麼多建奴不忿的不甘心良禽擇木而棲,眼下大明皇家近衛軍團由朝鮮進軍瀋陽,這是一次真正的上佳機會。扭轉頹勢,再造榮華,就等著佟將軍親取了」

「馬隊正的膽量,真是一流。這口才,也更勝一流。」佟圖賴贊道:「但這一撞生死抉擇的大事,區區這些理由。還不夠。更何況,若是我一人就有顛覆瀋陽的力量。又哪裡會只是眼下境地這進軍瀋陽的話,閣下說過,袁崇煥說過,洪承疇也說過。但後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