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五章:渡河,戰鬥!

第三十五章:渡河,戰鬥!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readx大明崇禎十六年九月二十八,位於瀋陽南方白塔鋪的廣闊原野上,一隊隊縱馬疾馳的騎士奔行南去。這一隊隊人馬動作幹練,行動有素,正是清國正黃旗的軍隊。

三百丁壯一牛錄,五個牛錄一甲喇,五個甲喇一固山,這就組成了清國滿洲最基本的建制。一個固山也就是一個旗,正黃、鑲黃、正白、正藍、鑲白、正紅、鑲紅、鑲藍八旗,四萬五千人的定額,就這麼構成了清國最核心的武力:滿洲八旗軍。

這其中,從建立之初開始就為清國皇帝親自掌握的正黃旗就是八旗之中最強大的。不僅從排序上可以看得出來,從數量上一樣如此。

哪怕最為精銳的一個甲喇已經被多爾袞調走,譚泰手底下正黃旗的大軍依舊超過一萬人。而且是馬步齊全,人人有馬,處處具甲的戰兵。

這一次,為了守住威寧營這個瀋陽的防禦節點,譚泰將其中調動最快的三個甲喇一共五千人統領出城。

除此外,跟隨而來的還有領了漢軍正藍旗不多八百騎兵的佟圖賴。通往威寧營雖然不遠,但上萬兵馬的動員卻不能慢騰騰地步行過去,自然只有奔馬疾行。漢軍正藍旗騎兵不少,戰馬卻因為章丘一戰折損眾多沒有多少補給。因為是戰敗,到了瀋陽以後自然也是沒有得到恢復。

但佟圖賴性質昂揚,精力充沛,充滿了熱情,心中滿懷著與最強八旗軍並肩作戰的榮耀之感。他相信只要憑藉著這一回套出到的情報就足以扭轉戰局,全軍來襲的明國皇家近衛軍團。打敗了這一支對清國威脅重大的精銳之師,如何還不能讓佟圖賴重歸攝政王的信賴?

譚泰沒有將注意力放在佟圖賴的身上,他瞪大著那雙看起來正氣昂揚的眼睛,仔細打量著軍隊行軍的速度。過了一會兒,譚泰露出了驕傲與放心的表情。

這是一支強大的軍隊!

這一點判斷毫無疑問,作為一直以來都直接統屬於清國皇帝的八旗第一強軍,無數漢人甚至旗人都渴望抬旗進入的軍政單元。正黃旗的榮耀歷史無須贅述。

他們的單兵戰鬥力一樣無可辯駁,最好的甲胄,最精良的訓練,最自信的士氣一切的一切都彷彿證明了接下來戰鬥的勝利將無限於傾斜於清軍。

念著天色。當正黃旗的軍隊過了白塔鋪的時候,譚泰轉而又為他自己所驕傲了起來。

這時,策馬而來的佟圖賴恰好地說出了譚泰心中所想:「固山額真真乃我大清名將也,從獲悉軍情到出兵馳援,這才短短過了一天半的時間。行動堪稱神速。如此,我軍也足以在九月三十抵達威寧營。倒那時,便是明國所謂皇家近衛軍團真有強兵幹將能奔襲至威寧營也絕難抵擋我大清強軍!」

「哈哈,你這漢將,嘴皮子功夫不錯啊。」譚泰想要矜持一下,左右還是沒想到話,也不謙遜,就這麼接受了。

「還是固山額真厲害……」見譚泰心情不錯,佟圖賴頓時心下一喜。

就這般,將近五千餘清軍疾馳東南而去。眼見再過一天半就能抵達威寧營了。

在一天前,清軍還未出城,只是剛剛在城內大肆搜捕姦細的時候,太子河邊,卻是一番浪濤拍響,驚奇的歡呼聲無數。

「下來了,下來了!」徐鴻大聲高呼,幾乎要高呼著跳了起來。

一旁,一個扁耳粗眉獅子鼻的老漢也將滿是繭子的拳頭輕輕鬆了下來,笑道:「有了太子河上游砍伐而來漂流入河的圓木。這浮橋的問題就大大解決了,而且,還都是在這河中間飄著啊,太省事。太省事了!」

此刻河流上,一根根粗壯的樹榦飄在河流之中,又被遍布河流上的漁網所束縛住。

看到這麼多圓木,徐鴻一直以來的心結悄悄釋放大半。那邊粗眉獅子鼻的老漢看起來年歲極大,其實卻只有三十來歲,正是輜重營百戶安木匠。

安木匠一見材料齊全。頓時吆喝著口號,率領著麾下幾百多號工匠開始浮橋搭建。

位於南岸的臨時營地上,奔行許久的皇家近衛軍團也終於得以稍事歇息,趁著輜重營搭橋過河的時候休整。

此時臨時營地的最中間地帶里,朱慈烺坐在一塊扁平的石頭上,看著被細細保管好平鋪在乾地中的地圖,輕聲道:「威寧營的情況探明清楚了?」

「留守的兵馬不少,約有千人。不同於鳳凰城與九連城的是,城內戰兵頗多。位於遼東朝鮮一側的清軍大多沒有跟隨建奴西去。」倪元璐介紹著軍情:「先遣團放棄了進攻計劃,只是暫且在太子河一側伏殺斥候,遮蔽視線。」

「恐怕遮蔽不久了,一路突襲六日,能遮蔽到現在已經不易了。渡河要些時間,威寧營怕是會有些反應了。」朱慈烺不看好。

朱慈烺提出了問題,一幹將官也就紛紛七嘴八舌議論起來。有人說要強渡強攻的,也有說讓先遣團化妝清軍騙城的,更有人提出要撒兵入鄉,搜羅人口與糧米。

前面幾處朱慈烺都是神遊天外,一點反應也無,倒是最後一句說出來的時候,朱慈烺表情一動,看著說話的徐彥琦道:「糧食是個永遠的問題啊,不過驅生口攻城太耗時間了,倒不是我有甚麼仁慈。」

徐彥琦輕嘆一聲,場面微微有些寂靜。

朱慈烺見了,笑容一緩,正色道:「我卻是另有一番想法。」

徐彥琦、虎大威以及倪元璐都不由一嘆,這顯然是說大家都沒猜到朱慈烺的想法了。

這時,一個晴朗的聲音響了起來,配著一雙耀耀生光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