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四十章:擊敗正黃旗

第四十章:擊敗正黃旗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米分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遇龍嶺的名字在後世有許多傳說,有人說這裡是來自神話故事中東北龍起之地,有人在這裡看到過真龍。也有人說這裡是太子河龍脈節點,故而是中興之主顯露天命之相的地方。於是更多的人堅信,這一切都是因為那一個威名傳揚千年,史學家與民間罕見統一態度崇敬的中興之主,一手開創了一個遠邁先賢百帝新時代的人。

遇龍嶺的名字,便是因為這裡,奠基了一場至關重要的勝利。

大明崇禎十六年九月二十九這天的下午未時,這個註定會載入史冊的時間裡。遇龍嶺上的眾人顯然沒有意識到這片土地會成為後世無數人憑弔的聖地。廝殺的血腥味充斥了所有人的味覺,消散硝煙讓視界清晰,東方壓過來的明軍的優勢也開始越發顯現,印刻在了戰場上所有人的心中。

從東面增援抵達兩個營成功配合鏖戰許久的飛熊營一舉重建了優勢,一個個戰鬥小方陣加發起衝鋒之後更加穩固了優勢局面,他們不斷衝鋒著,將騎兵引以為豪的衝鋒切割到了零碎細末的地步。

有些清軍騎士還想調轉碼頭集結舊部發起進攻,但現在,三個營伍五六千人的優勢兵力順理成章地將戰場上的空間壓縮佔據,失去了迴旋餘地的騎士只能淪落承諾給騎馬的步兵。他們的長刀無法藉助強勁的衝擊力輕易撕碎步兵的甲胄,步兵們在這一刻得以依仗足有一丈的長槍捅穿滿洲騎士們的胸膛。

前方還在戰鬥的清軍騎士越來越少,彷彿堤壩塌倒一樣,東面的明軍如同洪水一樣漫過還在繼續戰鬥的清軍,然後輕易將這些清軍穿插分割,一一殲滅。

眼見四面皆敵的清軍騎士有的瘋狂地發起了無畏的進攻,然後在一桿桿槍頭下被捅穿成了馬蜂窩,有的慌不擇路地丟下衣服甲胄和兵器,試圖逃出去。更多的哭喪著臉丟下了武器,看著用滿語高呼:「投降不殺」的明軍,眼神怯生生的,好像進入監獄的新人。就差沒捂住屁股了。

額爾德克與法富爾申比的增援才剛剛衝到中段就紛紛放棄化身成執法隊,將長刀長槍對象了自己的同族。

自相殘殺的清軍暫時穩固住了局面,各部牛錄與甲喇藉此時機聯繫自己的部下,靠著騎兵的動作迅速,他們暫時得到了一點喘息的時間。

法富爾申比不住地輕聲說著話。安撫著胯下的坐騎。但更需要安撫的似乎是他身邊的那位正黃旗固山額真譚泰。

額爾德克不願意去看不斷砍殺潰兵的部下,回過身來小聲勸道:「固山額真,不如先退回去吧,我們眼下還算不得大敗。還有兵馬立足,可以收拾殘局啊!」

「你要我認輸?」譚泰怒視著額爾德克比。

額爾德克比低下了頭。

「我不甘心……」譚泰恢復了理智沒有去看額爾德克,他看了一眼法富爾申比,發現法富爾申比此刻也是一副茫然毫無信心的模樣。

……

「殿下,殿下!情況有變!」明軍陣中,倪元璐大步跑來,氣喘吁吁。摸了摸額頭上的冷汗,憂心忡忡道:「天色不對啊。」

這時,海軍陸戰隊的徐聞以及朝鮮將軍林慶業、日本武士僱傭隊長松井正雪也跑了過來,目光期待地看著朱慈烺,又疑惑地看向倪元璐

朱慈烺看向倪元璐:「軍機處收到什麼消息了?」

「天候不對,恐有有大雨!」倪元璐湊到朱慈烺的身前,輕聲說著,神情凝重。

朱慈烺目光一凝,看向天上。

果不其然,此刻陰雲凝聚。風聲獵獵,的確是一即將大雨的模樣。

朱慈烺心中一沉,但面上卻很快放鬆了下來,道:「諸將。看看。這是什麼風向?」

倪元璐目光一亮:「殿下,這是東風!我軍從東而來,是順應我軍的天候!」

朱慈烺笑了。恰此時,東風大作,雷雲滾滾。一派暴雨將下的模樣。

「此乃天佑大明。全軍進攻,殺敗韃虜!」朱慈烺一聲令下。諸將齊齊高呼應命。

原本有些迷糊的林慶業與松井正雪此時一聽,紛紛都是面色激動,一股強烈的心緒打心底里升起,彷彿靈魂都變得有些顫慄了起來。

「願為大明效死!」

「願為大明效死!」

……

隨後,兩人紛紛各回本部,領兵跟隨著徐聞發起衝鋒。

至此,大明全軍發動了總攻,就連南路與明軍騎兵營作戰的那個甲喇也開始支撐不住,徐徐後退。

清軍潰敗之勢在整個戰場顯現。

這時,果新阿帶著殘兵退了回來,一臉苦澀地對著譚泰道:「北路支撐不住了,明軍伏兵兩倍,齊部火銃犀利,委實厲害啊。固山額真,剛安部在後斷後,我們快退吧。再猶豫就沒有機會了!」

譚泰頹然地看向了正藍旗漢軍,神情一陣變化,澀聲道:「收攏殘兵去中路。」

中路就是好不容易踏平了地雷戰的佟圖賴部那裡。明軍的主力都盯著北路清軍主力對陣廝殺,一時間倒是沒有多少人去看顧他們。

只可惜,此刻大明全軍進攻,原本虛弱的明軍中路又來了千餘兵馬。

這千餘兵馬有漢兵也有朝鮮兵,更有三百餘悍不畏死的日本武士。他們亡命衝殺,正藍旗的漢軍幾乎只抵擋了一陣就宣布崩潰,佟圖賴在親衛的擁簇之下尋了落單的馬匹,狂明撤退。

「固山額真?」佟圖賴神情驚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