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四十一章:大明需要勝利

第四十一章:大明需要勝利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京師的十月有些涼,一場暴雨襲來清洗大地,卻也將各處角落的污垢都清理了出來。位於城南的一處臨時營地里,陳永福背著雙手,站立於此,北望皇城,久久無言。

大明的十月一沒有什麼特殊的意義,日子尋常過,各人似乎也依舊是尋常的人生軌跡。但若是將這樣的尋常添上戰爭的恐怖,那就是尋常地祈求自己能熬過去這一段。

戰爭對於崇禎年紀的大明百姓而言實在是有些太多了,尤其是京師的百姓,更是覺得彷彿沒有哪年少過。建州的韃子替換了蒙古的韃子頻繁入寇,卻是比蒙古的韃子更加厲害,兵鋒突破遼東,無數次直指京師。而這一回,京師卻再也沒有雲集天下,強大無比的勤王之師了。

唯一被眾人添加多一些指望的勤王之師也只剩下了大明皇家近衛軍團第二團陳永福部,他一開始駐紮在城內,卻被指派了守門檢查難民防止細作的事情。結果沒多久,陳永福部就被移防到了城外。

來自京畿永平府的難民已經開始出現在京師周邊,有眼光有錢財的已經在通州換乘舟船南下逃難,還有些身後有豪奢背景的士紳則選擇逃入京師,逃入這個已經六次迎來兵鋒卻僥倖在崇禎年間都躲過去的地方。

但更多的難民,卻被以各種理由刁難著不準入城。除非有那眼皮子活絡的一咬牙將半輩子攢下來的家財都給那守城的吏目兵頭,不然想要入城是決計不可以的。

哦卻也不對。

若是僥倖遇上了皇家近衛軍團的將士輪值,只要不是那姦邪之輩,真有細作的模樣,不然都會放進城。

可這樣一來,那守門的吏目與兵頭自然無錢可賺。

於是陳永福部便收到了兵部的調令,駐防城外。

國之重器,卻落得這般境地。

陳永福看了一眼那些被堵在城門外只能依城搭起難民,心裡彷彿放著一顆巨石一般,讓它堵得久久說不出什麼話。

按說。往前的陳永福也是河南一地高官,除了與其他明軍將官相比更能打帶兵有方以外,也是沒什麼差的,這種亂世人命賤如狗的場景也不知見了多少。

但自從加入了皇家近衛軍團。陳永福卻彷彿發現了一個新的世界。

竟是真的有那等人,願意拋棄一身榮辱去做誰都知道艱難萬分難有善終的事情。比如革新戶部,比如在百萬流賊圍攻之中去救開封,比如舉國畏縮時在章丘圍殲了阿巴泰來犯之兵。

在這嶄新的皇家近衛軍團里,沒有剋扣。沒有扯皮,沒有讓人心力交瘁的內耗。所有人的力氣都用在了正事上面,用在一件件提正人心,讓人為之捨生忘死也無怨無悔的事情上。

於是陳永福再也不能忍受在京師這個沉暮的帝國里被人當作狗一樣使喚做那違心之事了。

「朗將,他們又來了。」第一團首席軍師胡文詠走了過來,面色凝重地看著陳永福。

陳永福眉頭一挑:「還不死心」

「聽聞宮中的情況有變」胡文詠面色一暗:「應該是建奴又傳來最新軍情了。」

陳永福聽罷倒是不說話了。京畿的防務壓力極大,遠不是陳永福麾下六千人就可以負擔起的。比如這一回清軍再顧薊鎮,陳永福部就作難了。首輔陳演指名道姓要陳永福領本部兵馬兩千人帶領來援的山東總兵李元亮部過去救援。

可李元亮此人從無勇名,慣會一跑了之,戰後大肆賄賂脫罪。根本不是個合格的隊友。最關鍵的是陳永福部麾下可是六千人,第二步兵營施展邦、第八步兵營張德昌以及第九步兵營劉世傑。三營兵馬合計六七千人的強軍竟然只讓陳永福領兩千人過去,如何不是打得分拆的主意

一行人沉默到了軍營,那裡,一個面白無須的男子含笑看著陳永福與胡文詠。

「敢問公公」胡文詠開口,想著怎麼拖延。

卻見那公公捏著嗓子,笑道:「兩位官人怕是想岔了,奴婢是兵仗局的,提前來一回,是奉了司恩公公的命令。特來傳個訊息。」

說完,他便將一封火漆未拆的密信遞給兩人,然後也不索賄也不多說,道了一聲再會就離開了。

胡文詠還在納悶。陳永福卻拆開了。

見此,胡文詠道:「我去送送那公公。」

說著,胡文詠追過去遞了個小包,剛剛重新進營,就見一人大刺刺走進來,斜睨著眼睛。左右看道:「誰是此間主事的本官來了,怎麼也沒見個長眼睛的」

胡文詠退入營門裡,看著營門外一乾衣衫襤褸的難民,不由皺眉道:「這廝莫不是將那群難民當作我皇家近衛軍團了罷」

來人一身五品白鷳文官常服,左右奴婢兵士跟隨,氣勢頗盛。

胡文詠皺著眉頭細想了一下,腦海中頓時冒出一個人的名字。兵部武選司郎中文殊。

主人威風減了,左右跟隨的家奴便大聲鬧道:「敢掃了我家主人的興緻,我便來為這些武夫治治眼睛。」

說著,一群家僕就衝進營門外的人堆里拳打腳踢,一陣哭喊聲後,連窩棚也拆了。

文殊一路走去,眼見窩棚沒了,這才看到被窩棚遮住的營門,臉色一紅:「這群丘八,還真忍了這些難民在軍營」

想到此處,文殊這才喊人罷手。

胡文詠見此,扯了一個小兵,低聲道:「去尋個能說會道的難民,說這官兒是來解決他們入城問題的,是個青天大老爺,讓他們去營門口堵著,別忘了,方才被打的冤屈也別漏了。」

文殊撇過難民,見了營門,徑直走過去,一旁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