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四十七章:兵圍盛京(四千合并)

第四十七章:兵圍盛京(四千合并)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

崇禎十六年,位於通州城外的軍營里一片肅殺,一個個穿著破舊軍襖,提著長槍或者長刀的士兵緩緩走出營門。

一個金盔銀甲的漢子沉默地看著手底下的兵將出營,然後將視線前方被圍了個水泄不通的城市。

這是十月八的通州,城頭上的守軍們張著眼珠子,憤怒的叫罵聲響了起來。

「是關寧軍的那群漢奸!」誰起了一個頭以後,城頭上的叫罵聲就再也斷絕不了了。

「這群****的遼人,咱們大明這些年從通州轉運過去幾千萬兩的金銀,幾百萬石的糧食,到頭來,全都喂狗去了,反手就來打我們通州啊!」

「這麼多錢糧,就是喂狗也比養出一群白眼狼強啊!城下的漢奸,今日我王三殺不了你,來日下了地獄,也要到生死判官那告你一筆!」

「****的漢奸……」

……

轟……

轟隆一聲炮響轟開,地面上一群漢子光著膀子,動作微帶慌亂地將一門紅夷大炮裝葯入彈後點火。就此,十斤重的彈丸飛起越過城頭,狠狠砸在通州城內。

「攻城!」金盔銀甲的漢子聲音嘶啞,透著萬千重的怨氣。

伴隨著他一聲令下,漫山遍野幾乎將城外視界遮蔽的野地上緩緩響起鼓聲。隨後,一個個將官出列,率領各部將官發令。

此時天氣尚好,登高遠望,足可以看到方圓數里的情形。但站在通州城牆上看,卻能夠讓這種良好的視野變成了沉重的負擔。

被新家東閣大學士兼兵部尚書的陳新甲站在城牆之上,望著密密麻麻滿是人潮的關寧軍,一聲國罵不由丟出:「入你娘的賊配軍。這吳三桂,也忒是賣命!」

惱怒歸惱怒,陳新甲還是不得不收拾心情。大喝道:「各部謹守城門,帶管各城的隊正檢查好手頭的守城物資。軍法隊出刀。巡視四門,敢有潰逃者,殺無赦!」

相比通州城上的憤怒,在城下的吳三桂漸漸平復了心境。

最近滿清軍中都開始盛傳甚麼吳三桂暴露了機密軍情以至於惹得明人如此奮力,委實讓他日子有些難過。

這一回,多爾袞將吳三桂派到攻打通州城的任命上,頓時就逼得吳三桂不得不用命起來。

他仔細打量著這座在京畿防線之中至關重要的城市,心中的思路漸漸清晰。大明京師位於幽燕之地。每年糧米、棉麻絲帛等消耗都是一個恐怖的天文數字。而這些消耗,都賴於京師東面不遠的通州。這裡,是京杭大運河的北方終點,每年轉運著巨大的物資,供應著京師內百萬軍民的日用。

掐斷通州,便意味著將京師對外的補給掐斷。讓京師陷入到慘烈的消耗戰中,從而贏得戰略上的主動權以及優勢。

但這對於吳三桂兒一樣還不夠,他明白多爾袞對自己的期望。

封死通州通向京師的補給僅僅只是基本功,完不成,關寧軍也就失去了打手的價值。

吳三桂得到的命令是攻破通州。得到城內的海量物資以戰養戰,徹底擊潰明國長久堅守的希望。

沒錯,多爾袞的任務一樣清晰。

不斷威逼大明京師逼迫朱慈烺回援。然後以逸待勞以生力軍進攻千里回援的疲乏之軍。

若是朱慈烺不從,多爾袞也一樣做足了準備攻破京師實現歷代韃虜百年未有之盛事。

甚至,還有一個隱隱的念頭在多爾袞的心中不斷升騰。

「彼可取而代之……」多爾袞看著京師崇文門上巍峨的城牆以及門口,看著擴大的城門,想像著這裡人群往來如織,摩肩接踵的模樣,輕聲念著。

「傳令吳三桂,即日起,我要讓通州城與京師一人不通。粒米不得從城外輸入!」多爾袞說罷,調轉馬頭。看著身後如林一樣聳立著的十八萬大軍,放聲大笑:「有如此強軍在手。這大明國有何處我不可得?」

說罷,多爾袞再度看向京師,滿目之中唯有一種隨時取食之感,彷彿眼前不是大明的京師國都,而是一道隨時可以享用的大餐。

「大清兒郎,行動起來吧。今日起,我要讓這大明京師城內明白,他們這明國之中,唯有一個朱慈烺可以稍稍抵抗我大明強軍。而現在,他們最後一點指望也拋棄他們了。他們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那朱慈烺,將被我埋葬在遼東的原野之上!」

多爾袞看著身後一干滿清文官戰將,氣勢昂然:「我要讓恐懼在明國的京師之中滋生,讓卑鄙成為明國官員的信條,讓畏懼永遠刻在這漢家國度的脊樑里!勇敢強大的大清將士們,行動起來吧!」

「吼!」

「吼!」

「吼!」

……

萬眾齊齊高呼,震天的聲勢夾雜著多爾袞時不時響起的笑聲在京師城外的原野里散播。

京師城內。

金鑾殿上,大朝會再度被召開。朱由檢一聲不吭,他看著幾乎失去控制的大朝會,腦海里浮現著錦衣衛指揮使駱養性穿回來的情報。那裡,一條條一件件都是在京師里散播的謠言。

「聽見沒,這到處都在傳,咱大明也有強兵啊!也有能打韃子,殺建奴,立我大明威風的強兵啊!」

「是啊,可你就聽見了半截不成?這強兵不在京師,也不在京畿,更不在我大明域內。他都陷在了遼東失地之中,深陷暴雨重圍之下。遠在千里,遠水不解近渴啊!」

「這般算來,這京師是真沒救了不成?諸位,諸位大明公卿,就想不出個法子?」

「還能甚麼法子,就指著陳永福部真能如盛傳一樣,如擎天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