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十一章:戰鼓擂

第五十一章:戰鼓擂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氣候進入十月,又接連下了場大雨,遼東的天有了些寒意。拜託這兩日的晴光,瀋陽渾河外的土地泥水漸去,恢復了平時的堅實。

這天,崇禎十六年十月十五的清晨,陽光如約劃破雲層到來,灑下一點暖意。

秋高氣爽,陽光晴好,一道微風吹來,河岸上的蒲公英被悄然吹散,如傘一樣的蒲公英緩緩高飛,落在空中,如同展示著蠻苗身子的少女一樣,一圈圈轉著,當它們飛到最高空的時候,又悄然飄落在內治門的城頭上。

這時,一道城牆磚縫裡微微一陣被一陣顫動波及,碎末落下。緊接著,更大的震動迎來了,蒲公英被輕輕震飛,緩緩下落。

城牆的東門外,一道城門伴隨著老舊繩索被死死揪起的聲音緩緩落下。渾河通往東岸的弔橋被放下了。

蒲公英落在了弔橋上,又被顫動的弔橋再度震起。一道急促的旋風襲來,讓蒲公英試圖再度高飛。

而這時,馬蹄聲傳來,重重踏下,將蒲公英碾落在木板上,被萬千重馬蹄聲踩碎。

馬蹄聲滾滾如波濤,整個瀋陽如同吞吐著蟲蟻一樣的母巢,將一個個士兵吐出,彷彿無窮無盡。

這是豪格所部的清軍。席捲了城內老弱的豪格搜刮出了兩萬本族人馬,他們慌亂地從家中走出,拿出了祖輩傳承的兵甲,擦拭了舊不曾出庫的刀兵,餵了胯下坐騎,在家門口集結準備著這一場戰爭。

他們感受到了恥辱,這是一場被複仇者堵上門的復仇。

這些復仇者就在他們不遠的河對岸里準備著。

臨時的營地草草駐紮,當豪格剛剛芳霞心中的僥倖以為明軍沒有埋伏以後,鼓聲響起。

明軍的營地里頓時爆發出了一陣陣的腳步聲。

「緊急集合!」

「頭盔、裙甲、半身鎧……檢查清楚,拿長槍不是火銃!出營列隊,第一團第七步兵營第三百戶第四旗的,列隊,列隊!」

「出營就列隊。不要慌亂!各部小旗、總旗,整頓隊伍!各百戶整頓自己的的部屬,重複,重複!列隊出營!」

……

啾……

一隻雄鷹高高飛起。在天空之中緩緩盤桓。鷹眼之中,地下左右兩方人群匯聚,西邊,是超過上萬騎兵不斷走出。他們緩緩前行,策馬其中。聲勢奔騰。弔橋之中,更是還有數不盡的人潮匯聚,不斷從城中走出。

右邊,一處土黃色的營盤之中,穿著硃紅色軍裝的明軍同樣列隊而出。當初始的慌亂過後,訓練有素的明軍恢復了往常的鎮定,他們按照次序出營,在營外排出一個又一個的方陣。

身材魁梧,大鼻粗眉的猛如虎提起小孩腦袋一般大的拳頭,緊握著手中的長槍。左右環視著身後的士兵們。

「兄弟們!聽聽,看著!發財的機會要來了,陞官出人頭地的日子到了!我猛如虎,今天恨不得蹦個三丈高啊!咱們第七營自打從海船上圖了七天七夜苦熬開始,忍了多久了,盼了幾回了,不就是盼著眼前這一回殺韃子嗎!」猛如虎大笑著,放著吼著。

「殺韃子!」同樣跟著發出怒吼的是李定國。

他走到了士兵之中,穿著一身渾然一體的全身板甲走了進來:「猛校尉,殺韃子的好時候怎麼能少了我李定國!」

深入遼東後。軍機處的事務反而稀少了。眼見計劃已經改變,威脅盛京變成了攻克盛京,李定國按捺不住要求下入營伍。倪元璐知曉李定國的前身,並沒有強留他。給了一個總旗進入了第七營,平時一邊處理軍機處的事務一邊熟悉營伍。

「好!李總旗,你歸隊!」猛如虎只是瞥了一眼緩緩頷首便不再多說,既沒有輕視,亦是沒有對這位從軍機處下放的天才高看。熟悉猛如虎的人都知道,對於一向勇武過人又御下極嚴的猛如虎而言。李定國能得這樣待遇已然不容易。顯然,這時斬殺滿清巴圖魯的戰功讓李定國獲得了這個機會。

「是!」李定國說著,回到了自己的隊伍之中。

看著一個個信賴的目光望來,李定國笑著,面目輕鬆:「兄弟們!校尉有句話說得好,在咱們大明皇家近衛軍團,不需要怕苦,不需要怕累。只怕沒機會!什麼機會?立功升遷的機會!」

「殿下已經傳下命令,斬殺韃虜一級,除了尋常的軍功獎賞以外,升兩級並且領遼土五十畝!世襲罔替的黑土地,黑黝黝肥沃得撒一把種子就能長出糧食的五十畝地!」李定國聲音低沉有力,如同巨錘一樣落在眾人的心中,不住地讓他們心跳猛地加速,好似心臟復甦變成了血液加速。

「總旗,殿下真這麼說了?五十畝?升一級?」

「升一級那可就少了苦等一年啊,兩級,那就是兩年!每年能多三十兩銀子!」

「五十畝地,那是傳家的寶貝啊!」

「殿下有令!此戰有進無退,斬殺韃虜一級,除尋常賞銀五十兩以外。一級戰功配升兩級,領遼土五十畝。再多一級,遼土與賞銀疊加更多!」一處處從軍機處里奔出來的傳令兵們拿起鐵皮喇叭,扯著嗓子高高呼喊。

這時,又有眼尖的人看到,朱慈烺策馬前行,身後,皇太子的金黃龍紋大旗高高舉起。

朱慈烺立在人群最中間,他的戰馬神駿無比,足足比旁人都高了一頭。盛裝而來的朱慈烺威武不凡,陽光之下,鎧甲耀耀生光。只見此刻的朱慈烺揮舞著雙手,上萬雙目光齊聚他的身上。

這時,朱慈烺笑了,他目光堅毅,燃燒著無可置疑的信心:「我,大明皇太子朱慈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