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十二章:迎敵、戰鬥

第五十二章:迎敵、戰鬥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網,無彈窗!

鼓聲擂動,大地輕輕顫動,彷彿畏懼於這一場數萬人的廝殺。

無數皮靴踏在地上發出的輕輕顫動掀起了一些煙塵,位於瀋陽東城渾河對岸的土地上,初秋的這場戰鬥在雙方預備衝鋒之中開場。

拜音圖大步掃視一眼左右,重重地踏在地上,節奏緩緩規律,萬千人猶如一體大步向前。

位於中路的清軍沒有騎馬,下馬專為步戰的拜音圖卻更加驕傲。這是他對自己戰鬥力的自信。

「上了馬,我們是勇敢的騎士。下了馬,我們是無堅不摧,攻城陷陣的無敵八旗!」拜音圖大笑著,雄壯的身體步調沉重,有節奏的腳步聲讓一個個清軍士卒彷彿融入到了一體。

東面,劉勝緩緩放下了面甲,環視著身後的虎賁營將士。

這一回,明軍沒有再拿起火銃,如豪格所言一樣,紛紛只是拿起了長槍刀盾。

第一排包括方陣的其餘三個邊都是林立的長槍,原先角落裡的火銃手紛紛換成了刀盾手。

從天空之中望下去,萬千的生命在即將得到抉擇。無數人頭匯聚,兵甲相對,煞氣衝天。

身處戰場的雙方士兵們長大著嘴巴,大口喘著粗氣,他們緊緊盯著眼前。

有的雙眼迷茫,不知如何行動,下意識地跟著前方的人潮走過去。

有的熱切地看著對面的一顆顆腦袋,想著割下去鑄就自己的功勛。

亦是有平靜得心底里掀不起一絲波瀾的人放鬆地呼吸著,檢查身上的兵甲,注意著上官的命令,等候即將到來的生死搏殺。

祁山就是這樣平靜的人,身為小旗。如同大多數明軍軍官一樣,祁山沒有靠後指揮。他就站在第一排的最右邊,注意著雙方默默接近的距離,尋找著敵軍的縫隙,留意著更前方總旗的舉動。

「只有五十餘步了!」祁山心中默默念著,平靜地下達了命令:「持槍。迎敵!」

嘩啦啦……

一根根足足有一丈長的長槍被高高舉起,精鋼打造的槍頭迎著陽光發出一個個閃爍的銀光。

氣息在這一刻變得沉默,到處都是粗重的喘息之中。虎賁營已經不再前進,各部開始進行著最後的整隊。祁山回望一眼,看到了今年新入伍的士兵胡集。

胡集面色有些發白,目光瞪大著,死死盯著眼前的快步衝來的滿清士兵,嘴巴有些哆嗦。

祁山眉頭一皺,低頭看了下去。發現胡集的雙腿微微發抖,一股騷氣傳來。

看到祁山的臉色,胡集原本煞白的臉龐頓時騰地一下紅了,整個人如同剛剛出爐的龍蝦一般。

「祁哥……我……」

「喊我小旗!胡集,你怕死了?是爺們,有一說一!」祁山的話語微微多了一點波瀾,手中的長槍卻握得紋絲不動。他不再看向祁山的雙腿,目光只是盯著眼前一個面目可憎的清軍士卒。然後忽然將手中的長槍換在左手腋下夾住。

「我不怕死……我只是……我……我怕了…」胡集喃喃著。

祁山右手伸過去,從跨上忽然抽出一柄短槍。竟是笑了:「看到那個滿嘴黃齙牙的建奴了嗎?他想殺你!這沒錯,只要你……」

祁山短促一聲助跑,手中長槍猛地擲出。三十步外,一聲鬼叫響起又戛然而止。

「殺掉任何要殺你的人,你就不會死!」

「衝鋒!」

「衝鋒!」

「衝鋒!」

……

幾乎同時,劉勝與拜音圖都發出了衝鋒的命令。

雙方的士兵們在這一刻猛地衝撞在一起。從天空之中看下去,人類如同野獸一般放開了所有的限制。法律、道德、公正以及良心任何的美德都在這一刻被隱藏,最原始的暴力展現得淋漓盡致。

飛灑的鮮血,斷裂的長槍,以及無數咧開嘴。將面目猙獰到如地獄裡掙扎出來修羅一般的士兵。

他們高呼著,大叫著,彼此發起衝鋒,巨大的衝擊力擊打在盾牌之上,發出沉悶而密集的聲音。叮叮噹噹的刀兵碰撞聲後,是讓人由內發出感覺滲人的撲哧撲哧聲。這是長槍刺入肉體的聲音。

兩千餘明軍結成了方陣頂了上去,凝實的方陣如同一隻堅rèn的刺蝟一樣吞噬著血肉,將一個個衝殺而來的滿洲士兵吞噬。

當這樣的廝殺進行了百餘息的時候,一陣劃破長空的聲音響起。

一團烏雲在滿洲士兵的身後升起,祁山心中一沉:「是建奴弓箭手的突襲!」

他們沒有選zé一開始就發起漫射,而是在殺戮興起的時候突然展開。

「後排升盾!」祁山說罷,就見一個黑影扛著巨大如有半個身子的木盾高高舉起,遮在半空之中。

咚咚咚沉悶的聲音響起,祁山來不及鬆一口氣就心頭一緊。後方,一陣慘叫響起。

稍待,劉勝的命令傳來:「擲彈兵何在?」

「預備投彈!打退這一波衝鋒的建奴!」

祁山心中猛地冒出一個疑問:「擲彈兵小隊怎麼這麼快就上了?」

他的疑問很快就不存在了。

「殺啊!」

「殺啊!」

「殺啊!」

……

「剛剛的建奴留手了,這一次才是殊死的搏殺,兄弟們注意!列隊,列陣!」祁山怒吼著。

他發現了,經過剛剛一輪突襲的箭雨,與他並肩作戰的隔壁小旗倒下兩人,都是脖頸中箭!而此刻最前方的方陣倒下的將士還未得到換隊,建奴方就爆發了更強大的衝鋒。

這些披甲執銳